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赌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赌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京城。

    徐府书房。

    徐琨坐在了徐阶的对面,眉宇之间浮现出兴奋之色。他来之前已经得到了消息,父亲准备将他的女儿下嫁给当今风头正声的杨林候罗信。对于这个亲事他是极为满意的,徐阶通常只是和长子徐璠商议国事,而对他的其他两个儿子很是看不上。所以极少和他们谈论国事,特别是一些秘密的事情,所以徐琨并不知道罗信此时的局势并不像他心中所想的那么好。

    他对罗信可谓久闻大名,年纪轻轻,只有十四岁,便击败了强悍的蒙古,而且还是下三元,被圣上宠信封为侯爷。这样的人,他的未来还用说吗?

    如果当上罗信的岳父,这一辈子就算是老父亲死了,他也有依仗了。所以此时坐在徐阶的面前满心欢喜。只是心中也有着一些担心,因为他知道罗信已经定亲了。

    “父亲,听说那罗信已经定了亲事?”

    “这个你不要管,你明日去天牢见陆庭芳,告诉他圣上已经决定不允许罗信乡试,对他永不录用。而且正在考虑是不是把罗信也抓起来。然后在和他说,你想要将女儿嫁给罗信。”

    “是,父亲!”

    “去吧!”徐阶淡淡地说道。

    徐琨站起来退了出去,看着站在外面的大哥徐璠,含笑点点头便走了出去。徐璠走了进来,将房门关上。

    “父亲,您觉得罗信能够答应吗?”

    “他不能不答应!”徐阶看了一眼徐璠,见到他依旧是一副迷惑的模样,便道:

    “鲁卿,你要学会通过某个人举动来分析一个的心理。罗信小小年纪。就敢私自劝说他大哥,而且还劝说山贼和他一起去偷袭蒙古大营,后来更是私自深入草原。你难道真的以为他和蒙古人有比天高。比海深的大仇?

    没有!

    我调查过他,他的祖宗三代都是务农。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也从来没有见过蒙古人,更是没有被蒙古伤害过。

    在大明有太多的人和蒙古有着深仇大恨,被蒙古人伤害过,那些人为什么没有像他那么做,那就是因为罗信有着他自己的目的。他的目的就是要简在帝心,他的目的就是要入朝为官。为了这个目的,他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深入草原,你说他肯放弃为官吗?

    不会!

    他绝对不会!

    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实际上他和为父是同一类人。

    严嵩这次必定对罗信动手,他的落榜已成必然。没有心学对他的帮助,没有为父在朝堂上的帮忙,陛下有着很大的可能性顺水推舟,如此他便绝了为官之路。

    他会甘心吗?

    不!

    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会寻找一条出路,但是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答应为父的两个条件。没有心学门人的帮助,他那本《孔孟合璧》根本就不会在短时间内扩散出去。他没有那个实力和人脉,没有为父在朝堂上的帮忙,就算他的《孔孟合璧》扩散了出去。也未必会达到他期望的效果。

    他不敢赌!

    所以他只能够向为父投降,老老实实跟着为父。经此事之后,为父让他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呵呵……”

    阳林县。

    陆府门前。

    三匹骏马急停在门前,三个人翻身下马。这三个人正是从得到消息之后,立刻马不停蹄赶回来的罗信,鲁仲连和鲁大庆。

    罗信快步上前,手握门环叩门。很快,大门被打开。那个老苍头看到了罗信,泪水就流了下来。

    “侯爷!”

    罗信只是点点头。便大步向着里面走去。鲁仲连和鲁大庆却是将马牵入大门,随着老苍头进了门房。

    罗信还未到堂屋。便听到从堂屋内传来了哭泣声。脚步便更急,一步迈进了堂屋。便见到师母,陆庭江夫妇,还有黛儿正坐在那里垂泪,听到脚步声,堂屋内的众人便霍然抬头,紧接着一个娇小的身影便扑进了罗信的怀里,痛哭了起来。罗信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怀中黛儿的秀发,柔声道:

    “黛儿,没事,一切都会好的!”

    “不器!”

    陆庭江和师母等人立刻站了起来,仿佛心中一下子有了主心骨一般,目光期待地望着罗信。罗信拍了拍陆如黛的后背,然后牵着她的小手,将她送到椅子旁坐下,然后才对堂屋内一一施礼。那陆庭江早已经迫不及待地上前拉住罗信的手道:

    “不器,这个时候就不要讲这些虚礼了,我们应该这么办?”

    “二叔,不要着急!我们慢慢谈,很多事情我还不清楚。”

    看着罗信平静的神色,陆庭江的心中不知不觉中也平静了一些,招呼大家都坐了下来,这才思索着说道:

    “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是知道大哥突然就被抓走了。”

    罗信便将目光望向了师母,师母擦了擦泪水道:“那天下午,锦衣卫突然就来到了家里,然后就把老爷抓走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罗信便微微皱起了眉头问道:“只是抓走了老师,官府没有进一步的行为?”

    “没有!”

    罗信轻轻地松了一口气,陆庭江便望着罗信道:“不器,难道大哥没有事?”

    “也不能够说没有事,只不过应该没有严重到抄家的程度。这说明老师很可能没有什么大事。”

    “那……什么时候能够放回来?”陆夫人期待地望着罗信。

    罗信便摇头道:“不知道。”

    陆夫人的脸上便又现出了悲戚之色,陆如黛伸手牵着罗信的衣袖,泣声道:

    “罗家哥哥,你要救救父亲。”

    “我会的!”罗信拍了拍陆如黛的小手,然后将目光望向了陆庭江道:

    “二叔,一会儿我写一封信,你带着这封信和金银前往京城找刘守有。一方面将事情打听清楚,另一方面请刘守有多方打点,能够将老师救出来最好,如果暂时救不出来,也要请刘守有务必将此事拖下来。”

    陆庭江眼睛就是一亮,他可是知道罗信和刘守有的关系。立刻重重点头道:

    “不器,你放心。就算我倾家荡产,也会把大哥给救出来。”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