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几方心思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几方心思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父子两个人的脸色就有些凝重。半响,严世番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戾气道:

    “没有想到这小子的命真硬,竟然能够从草原回来。父亲,这些日子圣上的态度你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如果让罗信就这么回来,而且有着这份战功,在圣上的面前哪里还有我等父子的位置?我们是不是再派人……”

    说到这里,严世番做出了一个割喉的动作。随后又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

    “那个阿拉坦汗真是一个废物,还下达什么草原必杀令,没有杀掉罗信,却被罗信给杀了。”

    严嵩略微思索了一下摇头道:“我们不能够这么做。不说这样的危险性太大,就说罗信如今已经不是那么好杀的了。他的周围如今整日有着东厂的人,我想圣上知道他回来之后,还会给他派更多东厂的人。而且……”

    严嵩将目光望向了对面的严世番道:“以罗信纵横草原的本事,就我们派出的那些人,恐怕只能够泄露我们的身份而杀不了罗信。”

    “难道就这么算了?”严世番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沮丧道:“就眼睁睁地看着罗信步入朝堂,眼睁睁地看着他把我们父子二人打翻在地?父亲,以他和陆庭芳的关系,我们和罗信完全没有缓和的机会。”

    “这我知道!”严嵩淡淡地说道:“只是想要把我们父子二人打翻在地也没有那么容易。”

    严世番的眼睛就是一亮:“父亲,你有办法了?”

    严嵩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咱们的那位圣上并不是一个厚道人,天性凉薄,喜怒无常,只不过他也有弱点,那就是刚愎自用。而且喜好凭自己的好恶来决断事情。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怎么让圣上对罗信产生恶感。”

    严世番紧锁着眉头半天,却最终沮丧地摇头。严嵩看着儿子的模样,便笑道:

    “世番。你还是太心急了,慢慢想。慢慢来!”

    “怎么能慢慢来?”严世番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焦虑:“恐怕很快锦衣卫和马芳的奏章就会送到圣上的面前。到那个时候,就是父亲还想把罗信挡在乡试之外都不可能。如此简在帝心的人,如果我们那么做了,一定会引来圣上的暴怒。”

    严嵩皱着眉头点点头道:“所以我们要破坏罗信在圣上心中的印象,哪怕暂时不能够完全破坏,也要在圣上的心中给罗信种下一根刺,如此就算罗信将来为官,我们也好整治他。”

    屋子里又寂静了下来。只闻两个人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徐府!

    徐阶的书房内。

    徐阶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张绢帛,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沾着鸡毛的竹筒,在他的对面坐着徐鲁卿,望着父亲轻声道:

    “父亲,是什么消息?”

    徐阶的脸色有些木然,看了对面的徐鲁卿一眼,将手中的绢帛递了过去,声音有些嘶哑道:

    “看看吧!”

    徐鲁卿接过了绢帛目光飞快地扫过,脸上现出一丝惊喜:

    “罗信回来了?”

    随后便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又变得凝重道:“这对我们似乎不是个好消息。”

    “唉……”徐阶的脸色变得十分复杂道:“罗信是我们大明的英雄,只是他为什么是陆庭芳的弟子?”

    “如果……如果我们当初没有那样对陆庭芳……”徐鲁卿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悔色。

    徐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父亲做错了?”

    “不!”徐鲁卿有些慌乱地说道:“是孩儿错了。”

    徐阶点点头道:“鲁卿,作为一个政客。即使是做错了,也要错下去,将这种错误产生的结果抹去,或者变成对我们有利的事情。”

    “那我们?”徐鲁卿迟疑地问道。

    “等!”徐阶淡淡地说道。

    徐鲁卿神色就是一滞,别说是别人了,就是徐鲁卿的心里对自己的父亲都有些意见。从小到大他只看到徐阶在忍,被士林看成一个胆小如鼠,忍气吞声之辈,让他这个做儿子的在心里都觉得自己有些抬不起头。

    徐阶淡淡地看了徐鲁卿一眼道:“忍不住了?”

    徐鲁卿低头却不言语。徐阶淡淡地说道:“严嵩比我还急,他不会看着罗信做大。所以我们要等待一个机会。一个一箭双雕的机会,将严嵩和罗信一起扳倒。”

    “那……如果扳不倒呢?”

    “呵呵……”徐阶淡淡地一笑道:“也许不能够扳倒两个。但是总能够扳倒一个。”

    “那……父亲想扳倒那个?”

    徐阶的目光闪过了一丝冷芒,这一刻他的脸上没有一丝忍气吞声的神色,更没有一个憨厚老头的模样,而是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刀。

    “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机会,看会落到了井里,我们就往井里再扔一块石头。当然,罗青还太嫩了,他只是一个棋子,如果运用好这颗棋子,便能够将严嵩扳倒。至于扳倒严嵩之后的罗信,呵呵……就算他进入到官场,也依旧是一个棋子。”

    陆府。

    陆炳拿着手中的绢帛,神色喜上眉梢。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嘉靖帝,只是和严嵩交好,那只不过是交易。一旦严嵩倒了,他不介意在他的身上踩上几脚。所以当他看到这份奏章的时候,心中激动之极。

    “至此北方无战事矣!陛下可以专心修道了!”

    陆炳腾地从椅子上站起,匆匆向着皇宫而去。

    严府。

    严嵩的书房内寂静一片,气氛十分压抑。严嵩父子的神色就十分凝重,紧锁着眉头在那里思索着。

    “陆炳如今应该进宫了吧?”严世番突然轻声说道。

    严嵩抬起眼皮看了严世番一眼,又耷拉下眼皮不再言语。严世番也不再言语,紧锁着眉头,半响,他的眼睛突然一亮,激动道:

    “有了!”

    他这一声因为激动声音很高,把正在沉思的严嵩吓了一跳,不由将眼睛一瞪道:

    “你想吓死我!”

    严嵩急忙道:“请父亲原谅,儿子只是太激动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