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陈洪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陈洪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自有人招待各路客人,陈洪进入了专门为其准备的房间。稍作休息,同时换上常服。而罗信则是捧着朝堂发放的衣服,信印等物进入到自己的房间。

    内室之中,蝶儿和春花早就等在了那里。服侍罗信脱下秀才服,然后开始服侍着罗信穿上伯爵服。

    绯袍之上绣着麒麟,青领缘白纱中单,青缘赤罗裳,赤罗蔽膝,赤白二色绢大带,革带,佩绶,白袜黑履。以梁冠上的梁数区别品位高低。伯为七梁,都加笼巾貂蝉,这一番穿戴让罗信更加显得英武。再将腰带玉佩挂好,站在铜镜之前细细观赏。

    “公子!公子……”蝶儿和春花两个人如同梦呓一般地呼道,眼神迷离。

    罗信便摇摇头,伸出手在两个人的头上各自拍了一掌,笑骂道:

    “发什么呆!”

    蝶儿和春花猛然惊醒,脸羞得通红,低下头口中呢喃道:

    “公子!公子……”

    “你们两个唤本公子做什么?”

    蝶儿和春花依旧梦游般呢喃道:“不知道,就想唤公子……”

    罗信索性不理会这两个花痴,推门走了出去,便看到房门外站着一群人。爷爷奶奶,大伯大伯母,小叔小婶,父母,还有亲朋好友,一个个都目光直直地望着罗信,每一双眼睛都释放着小太阳一般的光芒,将罗信看得发毛。

    “你们……在干嘛?”

    众人这才清醒了过来,除了罗信的爷爷大伯等那些长辈,一个个便朝着罗信施礼道:

    “恭贺罗伯爷!”

    罗信两世为人,还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如此拜见,便急忙拱手道:

    “大家都是好友。不要折煞不器。”

    此时陆元上前一步道:“伯爷,钦差大人还在房间内。”

    罗信点头,朝着周围施礼道:“各位。不器先去拜见钦差大人!”

    “快去!快去!”众人便齐声笑道。

    罗信摆脱了人群,向着钦差所居住的房间走去。低声相问跟在身后的陆元:

    “金子送过去了?”

    “回伯爷。已经送过去了。”

    “嗯!”罗信点点头,此时已经来到了门前,便抬手轻叩,门内便传来了略微尖锐的声音:

    “请进!”

    罗信推门走了进去,便见到陈洪已经换了常服坐在椅子上。见到罗信走了进来,便站了起来。这一下可是把罗信吓了够呛。罗信不是不知道陈洪在嘉靖帝心中的地位,就是严嵩和徐阶见到陈洪也得客客气气,他只是一个小小伯爵。而且还是四等。陈洪根本就不用对他客气。可是如今那陈洪却偏偏站了起来,这如何不让罗信心惊?急忙抢前一步施礼道:

    “不器见过陈大人。”

    陈洪伸手轻扶,脸上露出亲热的笑容:“不器,坐。不用和老朽客气。”

    陈洪之所以对罗信如此客气,也是看中了罗信的未来。他不是不知道严嵩和罗信老师陆庭芳的事情,但是他同时也知道严嵩已经老了,如今看圣上对罗信的封赏,而且派自己亲自前来宣旨,可见罗信在嘉靖帝心中的地位,说不定这就是一个未来的阁老。所以他才对罗信客气。

    “谢大人!”罗信待陈洪落座之后,这才落座。陈洪望着罗信道:“不器,你可知圣上为何只封你爵位。而没有封你官位?”

    “还请大人指点!”罗信谦逊地说道。

    “圣上认为你是一个读书人,读书人还是走科考,堂堂正正地为官最佳。不器,圣上十分看重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圣上的期望。”

    “不器明白,一定为圣上鞠躬尽瘁。”

    “好!”陈洪眼中的笑意更浓:“外面我给你留下了四个人,这四个人隶属东厂。”

    罗信的目光就是一缩,这是嘉靖帝留下监视自己的人吗?陈洪是何等人物,自然是看出了罗信眼中的惊惧。便笑道:

    “不器你不要多想。这四个人留给你,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你。这四个人都有武艺傍身,你虽然文武双全。但是多个人保护也是安全。另一方面,这四个人也另有用途,你可以随时上书给圣上,你的折子交给这四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会通过东厂在最快的时间内呈现在圣上的面前。”

    罗信的心中就是一振,这可是莫大的恩典,甚至要比一个伯爵的爵位还重要。这可是直达天听。当下朝着北京的方向拱手道:

    “不器谢圣上恩典!”

    然后又朝着陈洪拱手道:“多谢大人回护。”

    陈洪达到了目的,含笑点头道:“我们出去吧!”

    罗信急忙站起来,躬身道:“大人请!”

    推门出去,就是见多识广的陈洪也不由一愣。外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便转头轻声问道:

    “不器,你这是来了多少人?”

    罗信略微寻思了一下,加上晋阳学府那些人,恐怕人数已经过千,便道:

    “大概一千多人吧!”

    陈洪便点点头笑道:“不器在晋阳很有名望嘛!”

    罗信便谦逊地笑道:“这都是奔着大人来的!”

    “哈哈哈……”

    受到了罗信的奉承,陈洪大笑着走入宴席,司礼分别请陈洪和孙继先讲过话之后,宴席才真正开始。

    罗信的苦难开始了,作为东道主,作为新晋伯爵,自然要逐桌敬酒,一百多桌,就算是酒的度数低,罗信也还没有敬到一半,便醉昏了过去。

    罗信躺下去,罗平自然要站出来,罗平倒是海量,坚持着将就敬完,这才身子一晃,醉昏了过去。

    直到第二日午时,这父子二人才从宿醉中先后醒来。罗信躺在床上摇了摇脑袋,依旧感觉有些胀痛。又从被窝里将双臂伸了出来,舒展了一下,发出的声音虽然很小,却已经被外间的蝶儿和春花听到,便听到一阵脚步声,蝶儿端着一碗蜂蜜水走了进来,而春花已经开始忙乎洗漱的器具。

    罗信将蜂蜜水喝下,又眯着眼睛躺了一会儿,见到春花已经将洗漱器具准备好,便从床上下来,在蝶儿和春花的服侍下穿戴整齐,洗漱完毕。来到了院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初春的空气,脑子便清醒了许多。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