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劝南游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劝南游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的心中就是一阵气苦,心中暗道,你装什么装啊?好像没有见过我似的。此时陆庭芳的目光也是微微一缩,何心隐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却是让陆庭芳从亢奋中清醒了过来。

    之前罗信在知府府中遇到何心隐的事情可是和陆庭芳说过,在这一瞬间,他便明白了何心隐这次来的目的。

    罗信此时可谓炙手可热,凡是得到北方战事消息的人都知道罗信势必简在帝心。未来飞黄腾达可以预知,都想要将罗信拉进自己的阵营。

    但是陆庭芳却并不想罗信成为心学门人,便笑道:“正是他,今日我们三个相聚,不要管小辈,走走走!”

    话落,便拉着何心隐向着书房走去。这何心隐哪里肯,便顿住了脚步,挣脱出一只手,一把抓住罗信的手臂道:

    “今日一定要与罗小英雄相谈。”

    罗信的心中就浮现出一丝苦笑,和老师对视了一眼,便也只好跟着三个人来到了书房。作为晚辈,又分别给三个人斟茶之后,这才落座。

    何心隐待罗信坐下,便亟不可待地问道:“罗小英雄,可否将击败阿拉坦汗之事给老夫详细讲述一遍?老夫虽然从它处得知,但是都是一些粗枝大叶,甚至以讹传讹,传闻你可以撒豆成兵,击败阿拉坦汗。”

    “撒豆成兵?”罗信不由面露苦笑道:“我哪里有那个本事!”

    “那就详细说说!”何心隐目光灼灼地望着罗信。

    罗信没有办法,只好略微详细地将事情又讲述了一遍。虽然刚才已经给老师和沈炼讲述了一遍,但是此时的陆庭芳和沈炼依旧像是第一次听到一般,听得满脸通红,热血沸腾。期间何心隐还不时地发问,原本罗信只是准备粗略地讲一下。被何心隐不停的发问,结果讲得比给老师和沈炼讲的时候还详细。

    待罗信停下来,不时地发问的何心隐却陷入了沉默。足足过了十几息的时间。何心隐抬头望着罗信道:

    “罗小英雄……”

    罗信这次急忙站了起来,摆手道:“何先生。还请唤学生的名字,小英雄这三个字学生承受不起。”

    一旁的陆庭芳也不想何心隐捧杀罗信,便道:“虽然信儿还没有成年,但是我也给他取了字,唤作不器。不如我们就提前唤信儿为不器吧。”

    “也好!”何心隐从善如流:“不器,如今距离八月乡试还有近六个月的时间,不器有没有想过去南方游历?如果不器前往南方,老夫一定好好招待。”

    罗信闻听神色却是一愣。心中也是一动。说实话,罗信真的很想出去游学,一方面是增长一些自己的见闻。另一方面也想要好好看看这个时代的大明。

    但是,这也只是想想。六个月的时间看似很长,但是在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最快的也不过是骑马,南北两头一来一往,六个月的时间还真是不多,很是匆忙。而且到了三月初一,罗信就要进入府学学习,虽然罗信不觉得在府学能够学到什么。但是那里也是一个群英荟萃的地方,在哪里和同年相互切磋,结交好友也是必经的一条路。便摇摇头道:

    “何先生,初一府学就开了!”

    何心隐便道:“不器,如今你才只有十三岁,十三岁能够考中秀才已经是老天卷怜。你这个年纪正是四处游历,增加见闻和学识的时候,待下一次乡试,势必会高中,说不得还会夺得一个解元。何必非得这次就考?”

    罗信便含笑道:“学生想试试。再说学生也没有夺得解元的想法,只是想要熟悉一下乡试的考场。”

    “没有那个必要!”何心隐劝道:“游历三年。下次乡试你必定高中。陆兄,沈兄。你们两个不会也赞同不器今年就下场科考吧?”

    沈炼不由色动,在他看来。只有十三岁的罗信不如放弃这次乡试,虽然罗信高中案首,但是却未必能够考中举人。而且他认为考中举人的希望很小。十三岁的案首已经令人吃惊了,怎么可能还考中举人。所以他心中此时也十分赞同何心隐的想法,便望着罗信道:

    “不器,我觉得何兄的提议不错,南方为文昌之地,你去游历一番,对你有着很大的帮助。”

    “你看!沈兄也赞同我的观点,陆兄以为呢?”何心隐的脸上现出了笑容。

    陆庭芳的神色却没有半点儿变化,别人不知道罗信的水平,他可是知之甚详。罗信如今都能够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会考不中一个举人?

    所差者不过是是否能够考中解元罢了!

    所以他心中便不赞同何心隐的提议,便含笑道:“何兄,你为什么要让不器去南方游历?”

    “当然是因为南方是文昌之地了!”

    陆庭芳便含笑不语,罗信也望着何心隐含笑不语。一旁的沈炼也是聪慧之人,方才只是为了罗信着想,并没有深想,如今却是想起了何心隐心学门人的身份,毫无疑问何心隐这是想要借着罗信游历南方的过程中,劝说罗信加入心学。

    那沈炼却也正是心学门人,想到了关键之处,那更是要劝说罗信前往南方游历。但是还没有等到他开口,陆庭芳却已经不客气地说道:

    “何兄,你是想要不器进入心学吧?”

    “不错!”没有想到何心隐倒是干脆地承认:“陆兄以为心学如何?”

    “好!”

    陆庭芳这一声“好”,便让何心隐心喜,但是随后便又听到陆庭芳道:

    “但是不适合不器!”

    “为什么?”何心隐不解地问道。

    陆庭芳心中暗道,罗信将来是要有自己的思想体系,是要成为一代宗师的人,怎么可能进入心学,受到心学的束缚?但是罗信的思想体系还处于形成阶段,陆庭芳自然不会说,说了也会徒增笑尔,便摇头道:

    “何兄就不用问了,将来你一定知道。”

    何心隐的脸色就是一沉:“陆兄可是因为我们心学如今被朝廷打压?以避嫌疑?”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