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圣怒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 圣怒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的屁股痛,知道是屁股上的箭伤因为骑马又崩裂了,但是看到此时那么多人都在看他的屁股,便不由脸一红道:

    “只是屁股被射了一箭……”

    见到只是屁股中了箭,众人不由都放下悬起来的心,看到罗信尴尬的模样,一个个俱都不由想笑,却有觉得不适合,不由眼中含着笑意,憋得满脸通红。陆庭芳看到陆如黛身上毫发无损,不由将感激的目光望向了罗信,又想到陆如黛和罗信独自呆了三天,眼中不由现出思索之色。

    罗信自是去重新收拾伤口,当天罗家大摆筵席,罗信高中小三元,又保得性命回来,这是双喜临门,只是罗信因为屁股上有箭伤而不能够喝酒,让一众考生觉得遗憾。

    第二天。

    众考生便纷纷告辞,他们也都是离家日久,归心似箭。罗青也带着手下回到了阳林县,只是在他回去之前,罗信将他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叮嘱他如果有着可能,一定要争取在县城之外巡视各地,而且能够带出来的兵越多越好。

    罗青不明白,但是见到罗信不想说,他便也不问,只是点头答应。

    这些人都走了之后,罗信便如同木偶一般被安排着祭祖,随后罗家又摆了三天的流水席。同时张洵考中廪生,张家也同样大摆筵席,一时之间,整个上林村变得十分喜庆热闹。之后便一起回到了阳林县城,因为晋阳周围已经出现了蒙古骑兵,所以罗恒一家也跟着罗信一家前往阳林县,同行的还有张树一家。

    令罗信奇怪的是沈炼和那个锦衣卫也没有离开。而是跟着罗信一起返回了阳林县,而且两个人还是分开住的,沈炼住进了陆庭芳的家里。而那个锦衣卫这是住进了罗信的家里。

    随着时间过去了几天,罗信的心中便有些明白了。沈炼和这个锦衣卫留在北方一定是为了统领北方锦衣卫。收集各种消息报回京城。而沈炼和陆庭芳都是文士,自然聚在了一起,至于那个锦衣卫为什么住在罗信家里,只要看看他一有空就和罗平对练就知道原因了。

    罗信此时有着大把的时间,乡试是明年八月份,距离现在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对于乡试罗信并没有什么担心,因为他就是担心也没有用,他自信在学问上考中一个举人没有问题。所虑者只是严党和徐党动什么手脚,所以今年八月的战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变得十分重要。

    想要把握住这次机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只是罗信刚刚回到阳林县还不过三天,还没有梳理出一个详细的计划,周玉便派人送来的消息。

    嘉靖四十年六月十四日,宁夏、固原、庄浪等处地震。山崩河决,城垣墩台倒塌,地裂涌出黑黄沙水,压死军民甚多。固原压死诸苑监牧军千余户,牧马五百余匹。广武寺庙倾颓。佛像损坏,城池馆舍倒者十之*,压死人口大半。红寺堡城亦坏。养正书院、清宁观、鸣沙安庆寺皆倒塌,永寿塔颓其半,游击署亦敝漏不可居。

    罗信看着这些连续地灾祸,心中不由叹息,嘉靖四十年还真是一个灾年啊!各种天祸,*,兵祸不断,怪不得历史上把嘉靖四十年记载为灾年。也怪不得当马芳获得大胜之时,便会立刻简在帝心。

    不知道如今京城的皇宫。那位嘉靖帝,还有那严阁老和徐阁老会不会已经焦头烂额。

    京城。

    皇宫御书房。

    嘉靖帝穿着一身道袍。脸色极为苍白,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肤色。脸上带着疲惫,只是那一双眼睛却极为冰寒,目光在严嵩和徐阶的身上来回扫视,清冷的声音在御书房内响起。

    “巴蜀,广东,云南各地都爆发战乱,东南倭寇更是猖獗,北方阿拉坦汗扬言入侵大明,这大明还是朕的大明吗?

    宁夏、固原、庄浪等处地震。山崩河决,城垣墩台倒塌,地裂涌出黑黄沙水,压死军民甚多。朕是不是又要被指责失德?”

    “臣等不敢!”严嵩和徐阶立刻跪倒在地。

    嘉靖帝呼哧呼哧喘了几口气,此时的嘉靖帝已经老了,精力再也不似从前,又每日服用所谓的仙丹,体内丹毒已经很重,坐在软榻之上,只感觉脑子一阵阵眩晕,半响才缓过来一口气,冷冷地说道:

    “朕将朝中事物尽托付于你二人,你们就是这么给朕效力的?”

    “圣上!”严嵩颤颤巍巍地说道:“那巴蜀和云南土司桀骜难驯,我大明已经数代优渥于他们,但是他们却依旧犯上作乱,只是那些土司俱都居住在山高林密之处,大军难以清剿。但是圣上却无需为此忧虑,我大明军队虽然很难清剿他们,但是他们也很难从山林中杀出来。他们所做的不过是侵扰。

    至于广东等地的那些暴民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朝廷大军一至,他们势必土崩瓦解。如今所虑者只有东南倭寇和北方鞑子。对于东南倭寇圣上已有决断,想必用不了多久,俞大猷,胡宗宪和戚继光便会为圣上荡平倭寇之乱。北方的阿拉坦汗,他们就是一群强盗,入侵大明不过就是为了劫掠一番,然后便会退去。

    宁夏、固原、庄浪等处地震,老臣自会调拨灾款赈灾,只是这钱……”

    “朕不管!”嘉靖帝一挥袍袖道:“你来想办法。”

    “老臣遵旨!”

    “退下吧!”

    待严嵩和徐阶退下,嘉靖帝才缓缓地将紧握在大袖之内的双手放开,脸上现出了一层不正常的红晕,呢喃出声道:

    “阿拉坦汗只是劫掠?难道朕就应该被他劫掠吗?还有那东南倭寇……噗……”

    嘉靖帝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立于一旁的黄锦脸色巨变。

    “来人啊……”

    *

    阳林县。

    罗府。

    罗信坐在书房内,手中捧着一杯茶拧着眉头,他的心中已经将事情谋划大半,但是却有着最后一件事情茫无头绪。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