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簪花宴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簪花宴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落榜的考生有的痛哭失声,有的举杯高呼,人生百态,莫不如是。

    张洵坐在罗信的身边,脸上带着醉笑道:“信弟,我父亲和你小叔当年也是如此吧?”

    罗信一直控制着自己,所以他此时也只有半醉,闻听到张洵所言,眼前便浮现出小叔罗智的过往。

    在他的印象中,罗智一直是骄傲的,就连作为长子的大伯罗野他都不放在眼里。就如同当初爷爷要斩去罗青一臂的时候,罗智便出言讥讽罗野,虽然他的心中并不是为了罗青,却显示出他在家中的地位。

    只是一个秀才,就让一家之主爷爷罗恒都高看一眼,可见在这个时代秀才的分量。再想想自己从县试,府试,一路到道试的经历,考场内的粪尿味道,所经受的压力,罗信突然觉得,一个读书人能够考中秀才已经是不易,已经可以算作是一种成功,怪不得小叔在家里和村子里会有如此地位。

    再想到自己考中童生之后,小叔脸上的神色和后来闭门读书的变化,和这次在晋阳见到小叔,发现小叔那跳脱的性子都发生了变化,整个人沉稳了许多,嘴角便浮现出一丝笑容。

    “看来小叔心中也感觉到了压力啊!明年将和自己这个作侄子的一起乡试,只要想一想,换位思考一下,就能够感受到小叔身上的压力。

    但愿小叔这次能够高中举人吧!”

    这两个月罗信不停地研究诸子百家,随着他的心境提升,眼界和心胸变得也不同。而且这两年来,爷爷也好,大伯和小叔也罢,对他的刻意善待。也让他心中的怨气消去大半。而罗青也常劝罗信不要过于计较,毕竟身体里都流着罗家的血液。

    所以,罗信虽然依旧和爷爷那边表现的疏离。但是心中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怨恨爷爷那边。而且以他此时的眼界和心胸已经明白,就算自己再疏离爷爷那边。也改变不了都是罗家人的事实。还不如将整个罗家团结起来,进而约束他们,让他们成为自己仕途上的助力,正如他之前所想的,要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才能够破开布满在他仕途上的荆棘。如果自己的家里都出现裂痕,那是给对手最佳的破绽。

    想到这里,罗信不由自嘲地一笑。心中暗道:“我什么时候变得控制欲这么强了,在前世的时候我可不是这样啊!”

    第二天。

    已经开始有各县的考生离去,那些离去的考生没有一起结伴,也没有雇佣大车和护卫,只是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只有阳林县的考生没有一个离去,因为他们再等罗信。

    罗信干什么去了?

    参加簪花宴去了。

    这是道试的规矩,在道试放榜之后的第二天,知府和提举要摆宴邀请当地名流和前三十名夺得廪生资格的考生以示庆贺。

    这就是一场贺宴,又是文人的贺宴,所以席间大家都挑好听的话讲。又有着清官儿抚琴唱歌,在这一刻,你根本看不出来北方边关局势的紧张。一派鼓舞生平。

    罗信的话很少,席间自然避免不了吟诗作对,而且往往是晋阳名士对这三十个廪生的考校。罗信回答得中规中矩,既没有太出彩的地方,也没有跌份儿的地方,严守中庸思想,这这番作为倒是让晋阳名士和那些廪生对罗信感觉亲切的许多。

    席间罗信难免去向知府孙继先敬酒,孙继先便笑言:“罗信,你今年只有十二岁吧?”

    “是!”罗信双手捧着酒杯恭敬地说道。只是心里却有着一丝不妙的感觉。

    “如此说来你还没有取字……”

    罗信心中就是一紧,他瞬间就明白了。孙继先这是还没有死心,还是想着将自己拉入心学集团。他这是借着这次簪花宴的机会。当众要给自己取字。在大明有着一个潜规则,一旦有某个人给你取字,你也就和这个人确定了某种连带关系。

    更何况……

    罗信如今是什么身份?

    不过才是一个刚刚考中的廪生,就算他是小三元,那也只是一个秀才。

    孙继先是什么身份?

    一府之主,当朝四品。这样的身份一旦给罗信取了字,那就再也和孙继先脱不去关系,大家都会把罗信归到孙继先的门生党派,所以罗信绝对不能够让孙继先将话说完,一旦孙继先说出要给罗信取字,到那时候再拒绝,那就是撕破了脸皮,大家都不好看。

    再看看周围的那些官员和名流,此时都是一脸笑容望着孙继先和罗信,就等着孙继先给罗信取字之后,他们好将此事传为一段佳话。所以罗信立刻开口道:

    “大人,学生的老师已经为学生取字,只等着成年之后,便可使用。”

    “哦?”

    孙继先的脸色微楞,不过却没有什么气恼,因为他也搞不准罗信说的是真是假。陆庭芳提前给罗信取字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心中却充满了遗憾,多好的一个机会啊,就这样溜走了。便略微尴尬地一笑道:

    “陆兄为你取了何字?”

    陆庭芳根本就没有给罗信取字,罗信此时哪里知道自己的字是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却绝对不能够停顿,便立刻开口道:

    “老师给学生取字为不器。”

    “不器!君子不器!好!”孙继先赞道,然后饱含深意地看着罗信道:“不器,以后你可随时前来拜访老夫。”

    在罗信身后的那二十九个廪生脸上都露出了羡慕之色,但是罗信却只能够在心中苦笑,拜谢了孙继先。

    总算将簪花宴熬了过去,罗信回到了周府,自然又是一番欢宴,直到回到自己的书房,黛儿还缠着罗信问这问那,问一些考场中的事情,当听说考场内都是粪尿的味道之时,不由将一只白嫩地小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罗信便笑道:

    “这里又没有味道,你捂着鼻子做什么?”

    鲁大庆在一旁也跟着笑,黛儿也反应了过来,也跟着笑,两只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