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心学门人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心学门人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妙!”孙继先鼓掌而喝。

    “大善!”

    夫山先生眼中也现出了激赏之色,同时也现出了怜才之意。刚想要再度开口,却被孙继先轻轻摇头阻止,夫山的眼中便现出了一丝不解,不过却闭紧了嘴巴。孙继先目光落在罗信的身上温和地问道:

    “陆翁可好?”

    面对着孙继先温和的笑容,却锐利的眼神,罗信神色平静地回到:

    “家师很好。”

    “你来老夫这里,陆翁可知道?”

    罗信的心中迅速地转动了起来,孙继先这是什么意思?在他的面前提起老师,这是要提醒罗信,他孙继先和陆庭芳之间可是有着仇恨的,不管当初逼迫陆庭芳的人是谁,最起码站在第一线动手的是他孙继先。

    这是在拒绝罗信释放的善意吗?

    而且在罗信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之后,紧接着又问第二个问题,他这究竟是想要向自己释放善意,还是羞辱自己?

    这都是一瞬间在脑子里闪过的思维,罗信还是准备老实回答。

    “家师知道。”

    罗信的这个回答令孙继先心中闪过了一丝诧异,他原本以为罗信来到自己这里,陆庭芳应该不知道,自己毕竟当初是逼迫陆庭芳的执行者,罗信应该是背着陆庭芳拜见自己。却没有想到陆庭芳竟然知道。难道陆庭芳的胸怀已经宽大到如此地步?

    神色间犹豫了一瞬,心中浮现出愧疚,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道:“你老师没有怪我?”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说责怪吧,那就是给陆庭芳和自己树敌。说不责怪吧,没有缘由的不责怪。那岂不是在说自己的老师窝囊?就是一团面,谁都可以揉两下?

    就在这一瞬间,罗信心中灵光一现。他想起来这个夫山先生是谁。

    何心隐,中国明代思想家。王阳明‘心学‘之泰州学派弟子。原名梁汝元,字柱乾,号夫山。江西吉安永丰人。早年放弃科举,致力社会改革,曾被捕入狱。与徐阶合作弹劾严嵩,因嘉靖信奉道教,让道士(泰州学派同门弟子)假借‘奸臣如严嵩‘之名,使皇帝疏远严嵩。后在湖北孝感讲学。因反对当权者张居正再遭通缉。万历七年被捕,死于湖广巡抚王之垣的乱棒之下。他认为人为天地之心,心是太极,心即是理。

    这夫山一定就是何心隐。

    罗信的心中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纵观何心隐的一生,他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而奋斗,并不属于哪个党派。他是坚定的倒严派,却又只是和徐阶合作,并不属于徐党,最后还因为反对徐阶的弟子张居正而死。

    实际上徐阶也是心学门人。只不过他的做法已经偏离了心学的根本,虽然后世历史将徐阶列为心学代表人物,但是徐阶已经和很多心学门人离心离德。

    更何况……

    在王明阳死后。心学已经分裂成七派分别为:

    江右学派

    代表人物:聂豹,徐阶。

    南中王门学派

    代表人物:查铎、唐顺之、徐阶

    粤闽王门学派

    代表人物:方献夫、薛侃、杨骥、周坦

    北方王门学派

    代表人物:孟秋

    楚中王门学派

    代表人物:蒋信、冀元亨

    左派(浙中王门学派)

    代表人物:钱德洪、王畿

    泰州学派(左派王学)

    代表人物:王艮,朱恕、颜钧、王襞、罗汝芳、何心隐、李贽、焦竑、周汝登

    这七派虽然相互扶持,但是也多有争斗,这也是心学一直没有重振的重要原因之一。

    罗信的心中恍然,这孙继先和何心隐呆在一起,而且一副多年好友的模样,这就只有一个可能,孙继先也是心学门徒。而心学门徒在嘉靖年间正被打压。所以很多心学门徒都隐瞒着身份潜伏在朝堂之中,以待有机会东山再起。这孙继先就一定是潜伏份子。所以他没有把何心隐介绍给自己,而且当着自己的面称呼何心隐夫山。认定自己小小年纪不会知道夫山曾经是何心隐的号。

    真狠啊!

    为了心学能够东山再起,重进朝堂,竟然帮着严党逼迫自己的老师。罗信知道在他们这些心学门徒的眼中,陆庭芳一个人荣辱完全不能够和他们振兴心学相比。为了陆庭芳一个不是很重要的人暴露了孙继先的心学门徒身份完全不值得。

    这就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吗?

    罗信的心中不敢苟同。至此对心学门徒也有了看法。不过既然推测出孙继先是心学门徒,那么自然不是严党,也不是徐阶一党,他们如今就是一群潜伏的集团,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党派,一心想着重振他们心学集团。如此他明白了孙继先为什么对他态度温和,原本他就不是心甘情愿逼迫陆庭芳,或者还有着招揽自己的心思。

    心中大定,便有了说辞,抬起头直视着孙继先,眼中露出十分坦诚之色。

    “大人,家师说过大人也是不得不为之。”

    “嗯?”

    孙继先神色微楞,然后和何心隐交流了一下目光,眼中俱是露出了一丝惊讶。迅速地隐去了眼中的惊讶,望着罗信似笑非笑地说道:

    “令师为何如此说?”

    罗信的嘴角便浮现出一丝笑容,从他们两个那一瞬间的反应上,罗信就更加认定自己的推测都是正确的。

    “家师说……”罗信一字一顿地说道:“心学门人,讲究的就是良知,讲究的就是知行合一。这样的人不会去害人,如果做了,那就是不得已而为之。”

    孙继先和何心隐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孙继先,他的身份一直隐藏得很好,就是心学门人之中也少有知道。如今却被陆庭芳知道,这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但是看到罗信神色减低而坦诚,又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不可能说谎,也就是说陆庭芳是真的知道他孙继先是心学门人。

    但是……

    陆庭芳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不由将这个疑问问了出来,如果不弄清楚,他的心都不安。却没有想到从罗信那里只得到了两个字。

    观察!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