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言而为天下师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言而为天下师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腾宽同学,布衣小僧同学的打赏!

    *

    这个小书生究竟是谁?

    竟然拥有知府大人的名刺?

    罗信站住了脚步,退到道路的一边,朝着那个官员微微施礼,那个官员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微微点头,从罗信的身边走过,不过他的心里却牢牢记住了罗信的模样。

    过了不一会儿,罗信便在那个家丁的引领下来到了客厅大门,那个家丁便施礼退下,罗信拎着那个小酒坛子走了进来。孙继先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那个小酒坛子上,眼中就现出了笑意。他还真是没有想到罗信会拎着一小坛酒来拜会他。不过心中也有着一丝欣赏,看来罗信还是打听过他的喜好,而且送一坛酒也是一件雅事。但是对那一坛酒心中却已经没有了什么兴趣,他什么酒没有喝过?

    “见过知府大人!”罗信施礼道。

    “罗信,坐。”孙继先含笑道,却没有给他介绍那位夫山先生。罗信便只好朝着那位稳稳坐在那里的人施了一礼,然后这才将手中的那坛酒递给了孙继先道:

    “大人,学生也没有什么相送,又不好空手而来,唯有一坛美酒送大人品尝。”

    “美酒?”孙继先的脸上便现出了戏虐的笑容:“是何等美酒?”

    “这是学生在踏青之时,偶遇了一个白眉道士,他与学生相谈甚欢,临别之时送给了学生这样的两坛酒,一坛已经被学生喝了,顿觉从未喝过此等美酒,便想着将这一坛送给大人。”

    “哦?”

    这一下孙继先有了兴趣,就是那一直沉默不语的夫山先生眉毛也是一挑。这爱酒之人闻听到美酒,很少有人能够忍耐得住。不过毕竟此时没有闻到酒香,再说他们两个也不是很相信这坛酒会有什么稀奇。所以心中虽然感兴趣,却也能够四平八稳地坐在那里。

    孙继先接过了酒坛。将蜡封剥开,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就从酒坛内散溢了出来。孙继先和那位夫山立刻眼中现出惊奇之色。那位夫山更是毫不客气地说道:

    “尝尝!”

    孙继先便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扬声道:“取杯来。”

    门外立刻便又丫鬟应了一声是,不一会儿便取了三个杯子进来,将杯子放在了桌子上。孙继先便摆摆手让丫鬟出去,见到孙继先要亲自倒酒,罗信便急忙站起来道:

    “学生来。”

    “来者是客。你坐着。”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倒了一杯。见到孙继先已经开始倒酒,罗信自然不好再去抢,便站在那里,不好坐下。桌子上放着三个酒杯,很明显也有他一杯。

    孙继先将三个酒杯斟满之后,那夫山便已经端起了酒杯,孙继先无奈而笑道:

    “罗信,过来陪老夫和夫山先生喝一杯。”

    “是,大人。”

    罗信上前。端起了酒杯道:“学生敬二位大人。”

    三个人同时举杯一饮而尽。罗信不是第一次喝这个酒,自然没有什么。但是,他没有想到眼前两个竟然也没有被烈酒烧到失态。反而眼中现出亢奋之色。

    “好酒!”两个人同时吐气开声,那夫山先生更是将手伸向了酒坛,却被孙继先挡住道:“贤弟你急什么,总归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将这一坛酒喝掉。”

    那位夫山先生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罗信,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尴尬,随后便又坐回了椅子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罗信。孙继先也将目光望向了罗信,温和地说道:

    “坐!”

    “谢大人!”

    罗信坐回了椅子上,脑海中一直在搜寻着大明有那位叫做夫山。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罗信,今日来寻老夫。可是有事?”

    “学生原本在上次府试之时就应该来拜访大人,只是那个时候来的匆忙。考完之后,又身心疲惫,这次道试学生便提前来到晋阳,拜见大人。”

    孙继先心中便明白了,罗信这只是礼貌拜访,并没有什么事情找他。一旁的那位夫山脸上却是现出了讥讽之色道:

    “是因为道试吧?”

    这句话就有些毒了,这分明就是在讥讽罗信是因为道试的主考官是知府,是前来走关卡的。孙继先的眉毛一扬,他害怕罗信年轻沉不住气,说出什么不响应的话,如此他的脸上也不好看。不由微微瞪了那位夫山一眼,心道:

    “这老小子的脾气怎么就改不了?”

    两个人发现罗信脸上的神色是变了,但是却不是变得激愤,而是流露出自信。考前一定要自信,科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不管在什么场合,面对什么人,一定要自信,这个时候不需要谦虚,考后才要谦虚。

    “这位先生,学生虽然不敢说夺得道试案首,但是中个廪生还是没有问题。”

    “哦?”

    孙继先和那个夫山的神色都楞了一瞬,他们也都是一路考出来的,自然了解考生的心理,考前自信这是在仕途走向成功的第一步。但是他们两个却也没有想到罗信竟然敢在他们两个面前如此自信。

    楞过了一瞬之后,孙继先眼中现出了一丝赞赏,那夫山的眼中却是现出好奇,笑道:

    “如此我来出一题,你来破题。”

    罗信当仁不让道:“请先生出题。”

    “子曰。”夫山先生口中吐出两个字,然后就闭上了嘴巴。

    罗信还在那里等着呢,这子曰究竟曰了什么?

    孙继先便是无语地望着夫山先生,而夫山先生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罗信看到了他眼中的那一丝狡黠,猛然反应了过来,原来他出的题目就是“子曰”。

    罗信的心中不由浮现出苦笑,你还不能够说对方出题跑出了四书五经,那论语上每篇都有“子曰”这两个字,但是这根本就不是文章中的内容啊,这要怎么破题?

    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了起来,孙继先和夫山先生看到罗信并没有退却,虽然微微皱起了眉头,脸上的自信却没有减少分毫,对罗信的兴趣便大增。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大约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罗信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自信地望向了夫山先生凝声道:

    “匹夫而为天下法,一言而为天下师。”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