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再往晋阳府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再往晋阳府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腾宽同学的打赏!

    *

    这一日。

    罗信坐在那里,眼睛虽然看着书,但是却已经神游天外,遨游在心学和理学思想体系的碰撞之中。

    “老爷来了。”

    书房外间传来了鲁大庆的声音,但是书房内的罗信却完全没有听到。门被轻轻地推开,罗平走了进来,看到罗信神游天外的模样,脸上不由现出了担心,紧走两步来到了罗信的跟前唤道:

    “信儿,信儿……”

    罗信那无神的眼神生动了起来,但是依旧有些茫然地望着罗平,半响才反应了过来。

    “爹!”

    “信儿,你怎么了?”罗平的脸上充满了担心。

    “我没怎么啊?怎么了?”罗信的脸上充满了茫然。

    “你刚才好像失了魂一般。”罗平见到此时的罗信已经恢复了平常,紧张的神色放松了下来。

    “哦……”罗信闻言哑然失笑:“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东西。爹,我没事。”

    “没事就好!”罗平的脸上变成了讪讪的笑容道:“信儿,那酒已经在地下埋了几个月了,是不是可以喝了?”

    罗信这才知道老爹来这里是为了要酒喝,老爹这一提起酒,他才想起来自己酿酒的目的,这些日子完全沉浸在学问之中,竟然把拜访知府孙继先的事情给忘记了。

    琢磨着如今已经是五月了,距离六月的道试也不远了,也应该去拜访一下知府大人了。该试探的终归要试探,赶早不赶晚。

    而且……

    历史上北方战事虽然是在八月,但是谁知道现在安不安全,阿拉坦汗会不会提前开启战事。毕竟自己都能够穿越过来,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够改变?

    “还是搬到县城去住吧。”

    罗信心中有了主意,便道:“爹。我们回县城,把那些酒也挖出来带到县城埋起来。”

    “好。给我一大坛。”

    “行,爹想喝,到时候我们再酿就是了。”

    “这样好,呵呵……”罗平开心地笑了起来。

    第二日。

    罗信一家便回到了县城的宅子,当天晚上罗信带着三小坛酒来到了老师陆庭芳家,送给了陆庭芳和陆庭江兄弟二人各自一坛,将第三坛酒当晚就喝掉了,喝得陆庭芳兄弟二人大呼过瘾。一直逼问罗信这酒从哪里来的。罗信对自己的老师自然也没有隐瞒,陆庭芳和陆庭江听完,相互对视了一眼,默然不语,那陆庭江更是叹息了一声,满脸的遗憾。

    “怎么了?”罗信不解地望着两个人,陆庭江再次叹息了一声道:“这是一个暴富的好生意啊,可惜做不了,也不敢做。”

    罗信也默然,这件事情他早就想到了。不过他的心中却没有什么遗憾,一方面他志不在此,另一方面他认为以后有的是机会。

    “信儿。”陆庭芳突然开口道:“如果孙继先问起你这酒的来历。你如何说?”

    “偶然从一个陌生老道那里得到的。”罗信眨着眼睛笑道。

    “哈哈哈……”陆庭芳和陆庭江放声大笑。待笑声落尽,陆庭江神色认真地说道:“信儿,二叔也不问你这酿酒的秘方。但是这秘方一定要好好保存,不能够让他人得到。将来你在仕途上有所建树,到那个时候我们自己做,你只管好好为官,这些事情二叔保证给你打理得妥妥当当。”

    听到陆庭江的话,罗信却是陷入了沉默。陆庭江见到罗信沉默不语,便以为罗信不想让他为罗信打理生意。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低声开口道:

    “二叔。这些日子锦衣卫有没有再找过你?”

    一听到锦衣卫,陆庭江的脸就是一白。摇头道:“没有。信儿你?”

    “二叔,如果锦衣卫邀请你加入,让你做锦衣卫的暗线,你一定要尽量拖延,不要轻易答应他们。最好能够拖到信儿在仕途上有所成就,那个时候也许锦衣卫便会有些顾忌。”

    “信儿,你是说……”陆庭芳神色一变:“锦衣卫会逼迫庭江做暗线?”

    “很有这个可能!”罗信点头道。

    陆庭芳神色凝重地沉思了起来,脸色便越来越难看,有着罗信的提醒,他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而且越想这件事情越是有可能。

    “怎么办?”一旁的陆庭江急了。

    陆庭芳也紧锁着眉头,脸色充满了忧虑。罗信不想要让老师过分担心,便开口相劝道:

    “这只是我们自己的猜测,未必是真的。信儿争取尽早踏进官场,为二叔解困。二叔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还等着让二叔给我打理生意呢。”

    陆庭芳深深地望着罗信,脑海中回想起初次见到罗信的模样,不由感叹了一声道:

    “信儿,辛苦你了。”

    休息了一夜之后,罗信便骑着马带着两小坛酒向着晋阳府行去。靠中午的时分到达了晋阳府,考虑到自己和孙继先并不熟,总不能够赶着饭点儿去,便直接去了周玉的家里。

    “信弟,来我这里怎么还带着礼物?这是酒吗?”周玉看到罗信手中拎着两个小坛子,便开着玩笑说道。

    “这可不是给你的,是给义父的。而且还只是一坛,另一坛是送给知府大人的。”

    周玉便撇了撇嘴道:“知府大人会稀罕你一坛酒?而且还这么小?”

    “义父呢?”

    “刚回来,走,一起去吃饭。”

    “好!”

    罗信先去拜见了周庭玉,然后爷三个这才来到堂屋,此时丫鬟已经将饭菜摆好,周庭玉便拿起了一个酒坛子道:

    “尝尝信儿带来的酒。”

    古代的文人没有不好酒的,他听到罗信说其中的一坛是给知府的,便料定不错。果然,喝了一口之后,周庭玉张口吐出了一口酒气,道了一声“妙”,神色便亢奋了起来。

    “信儿,这就够劲儿啊,正是我们北方人喜欢的。你这是从哪里淘换到的?”

    罗信也没有想过隐瞒周庭玉,否则将来自己有了机会开设酿酒作坊的时候,让周庭玉知道,反而心中有了芥蒂,便道:

    “义父,这酒是我自己酿的。”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