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府试案首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府试案首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就在他们四个人在书房内思虑北方局势的时候,主考官带着几名副考官已经将所有的考卷全部评判完毕。所差者只是确定府试案首这最后一环。

    府试也并非正规考试,只有到了院试的时候才会实行糊名制。所以此时五份筛选出来的,有资格竞争案首资格的考卷就放在几位考官的面前。

    这几位考官此时神色都有些纠结,因为不是糊名制,五份考卷的名字都显露在他们的面前。如果只是凭着文章的优劣,毫无疑问应该是罗信夺得案首。罗信的文章绝对符合阳林县神童之名。

    但是,如果不把罗信定为案首也属正常,也没有人能够挑出大毛病,毕竟剩下的四张考卷水平也不弱。虽有所差距,但是又不是将罗信落榜,想必罗信也不会闹事。

    那么,他们在纠结什么?

    因为他们都知道罗信和周庭玉的关系,更是知道周庭玉和严党的关系。考官总共有五人,严嵩的势力绝大部分都分布在南方,北方这种苦寒之地,严嵩的党羽愿意来的并不多,所以这五人之中只有一个是严党。

    其余的四个人却有两个是徐阶的人,徐阶是个隐忍之人,所以在朝堂之内表面上就如同严嵩的一个跟屁虫,一切几乎都是圣上和严嵩商定,所以徐阶便只好争取严党不愿来的北方安插自己的人。

    如此还剩下两个人,这两个人就有意思了,一个是所谓的清流,他才不管什么严党和徐党,在清流看来,他们都是一路货色。只有他们清流才是大明的中流砥柱。最后一个却是王学传人。

    王学的创始人就是影响了中国数百年的心学鼻祖王守仁,王明阳。他的理论中心就是知行合一。这种思想与当时统一大明思想的理学有着严重的冲突,因为朱熹提出的理论是知难行易。所以在王守仁横空出世之前。大明的读书人便只是读书,其余的事情什么也不干。理学老祖都说了。知难行易,只要我悟道之后,岂不是治国平天下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但是理学却如同已经腐朽的枯木,那心学却如同吐绿的新芽朝气蓬勃。竟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大明刮起了狂潮。大量的读书人拜在了心学的门下,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如此一来理学门徒便对心学忌惮了起来,纵观历史,这信仰的信徒疯狂起来,比强盗还要凶残心狠。

    嘉靖初年。掌握朝堂的杨一清和桂萼等人拉开了打压心学的序幕。而嘉靖帝在一番权衡之下,也觉得理学更适合皇家统治,便毅然选择支持理学。

    于是朝野上下开始了对心学的清洗,在朝堂为官的心学门人纷纷罢官,心学建立的学院纷纷被勒令关闭,心学进入到低谷。

    但是,心学并没有消失,心学门人也没有消沉,只不过他们从明处转入暗处,隐瞒了自己的身份。重新在争取朝堂的权利。而此时这最后一个考官就是心学门人。

    所以,这五个人当中只有那一个严党门人是决心不让罗信夺得案首之人,但是他人单势孤。这也是他纠结的原因。

    而徐党中的那两个人并不知道陆庭芳已经得罪了徐阶,但是他们却知道陆庭芳拒绝了徐阶的好意没有出世,只是他们两个都在前些日子接到了徐阶的幕僚肖无谋的信,心中说如果能够将罗信落榜那是最好,如果阻止不了,那也不能够让罗信夺得案首。

    这两个人也在心中分析过,他们没有往徐阶怨恨陆庭芳那方面想,只是认为陆庭芳得罪了肖无谋。这才是他们两个纠结的原因。而且其中的一个人还是北方人,北方在大明历来没有出现过才子。而罗信的文章表明他很可能会成为和南方士子一争高地的才子,这更是让他心中纠结。

    而那个心学门人此时心中所想的却是能否将罗信纳入心学门下。唯有那个清流认为罗信当得案首。一方面是罗信的文章确实写的好,这是清流最爱。另一方面也是知道罗信在文斗争水中的表现。更是为罗信赢得了印象分。当然他的心中也在考虑找个机会将罗信拉入清流阵营之中。只是罗信从师陆庭芳,而在他和心学门人的心中将陆庭芳视为徐党,所以心中也在纠结。

    最终作为主考官,心学门人的杨颜清开口说道:“各位,这次晋阳府府试成绩最好的五份答卷就放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还是判定一个先后,定下名次吧。”

    看到四个副考官都不言语,杨颜清再次开口道:“无论从书法上,还是从文章的内容上,我认为罗信都应当定为案首,各位同僚如何看?”

    “我反对!”那个严党副考官立刻开口道:“我觉得这张朱记的文章并不比罗信的差。”

    “我同意定罗信为案首。”那个清流考官蒋睿开口道。

    “我也不同意定罗信为案首。”两个徐党之一的考官开口,他还是给了肖无谋一个面子。

    这个时候大家的目光便都望向了另一个徐党考官,就是那个是北方人的考官毛德。毛德的眼中闪过犹豫之色,最终对北方的感情战胜了和肖无谋的关系,开口说道:

    “我同意定罗信为案首。”

    府衙张榜,罗信等人便早早地来到了学宫前等候着张榜。这只是一个童试,过了之后也只是童生,属于读书人中的最底层,朝廷不会给童生任何福利,所以这还不算是有功名在身,自然也就没有报信恭贺的人,大家都是自己前往学宫前看榜。

    罗信心中并不紧张,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够考中,所差者只是名次罢了。是否能够夺得案首那得看运气,更何况他的情况还要复杂一些。

    这个时候还没有开始张榜,学宫前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距离张榜还有两刻钟的时候,学宫之前已经人山人海,要知道来看榜的可不是只有考生,还有考生的亲朋好友,这加起来近两万人,来得稍晚一些,根本就挤不到前面。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