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担心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担心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腾宽同学的打赏!

    *

    很多考生因为在一个狭小的地方久坐,走路之时,下盘都不稳了,摇摇晃晃,仿佛会随时摔倒,再加上三天的时间不仅仅是耗费精力和体力,耗费的还有心神,所以一个个考生的眼神都有些涣散,此时别说是读书人的风度了,完全不是正常人的样子。

    也就是像罗信这样自由习武的人还能够强一些,最起码走路还稳健,目光还不算分散。此时众考生也没有心思交流,一个个都默默地一边向着外面走去,一边寻找着自己的家人。

    周玉和张洵两个人站在马车上,看着鲁大庆接过书箱,引领着罗信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罗信一番道:

    “精神状态不错啊!看来再在里面关你三天也没有问题啊!”

    罗信便苦笑摇头道:“快别说了,里面的味道真是受不了。浩德兄,你闻闻,我衣服都是臭的。”

    “去!”周玉便推了一把凑到跟前的罗信道:“我又不是没有尝过那个滋味?赶紧上车回家,洗个澡,喝碗参汤。”

    “好,我太想洗澡了!”

    罗信跳上了车,马车掉头向着周府行去。周玉希翼地望着罗信问道:

    “信弟,您考的怎么样?”

    “过关应该没有问题,名次也应该靠前。是否能够夺得案首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不了解晋阳府各县考生的实力。”

    张洵在一旁大乐:“是否是案首不要紧,要紧的是下一场就是你我兄弟二人一起参加道试了。”

    “是啊!”周玉也眼露向往道:“我在乡试等着你们,到时候我们三兄弟一起高中举人。”

    “不说考试行不?”罗信无奈地说道。

    “哈哈哈……”周玉和张洵放声大笑,就是一旁的鲁大庆也露出了牙齿。

    回到了周家,罗信沐浴之后,喝了一杯参汤便回到自己的房间沉沉睡去。周玉和张洵没有拉着他喝酒。他们知道此时的罗信身心疲惫。

    罗信的饿醒的,在床上吸了一口气,再也没有茅厕的味道。这才睁开了眼睛。翻身起床简单地洗漱了一边,罗信便拿着大折扇来到了院子里。三天没有习武。让罗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仿佛生锈了一般,浑身不得劲。

    此时已经是四月,地面上已经见绿,树枝上也吐出了嫩芽,空气中散发着一种令人舒服的气味。

    一套太极拳和扇功答完,身上出了一层细汗,罗信神清气爽。

    月亮门处传来的谈笑声,便见到周玉和张洵联袂走了进来。见到神清气爽的罗信,张洵便笑道:

    “精力恢复了?”

    “嗯,神清气爽。”罗信笑道。

    “走,我们去城外踏青。”周玉含笑道。

    “也好,这几日真的不想读书。”罗信也笑道,三个人便吃了早饭结伴而去。

    接下来的几日,罗信每日与周玉和张洵游玩,抽空便会看周庭玉带回来的邸报,了解当下的局势。

    三日后。

    罗信坐在周庭玉的书房内,面沉似水。在他的面前放着一张邸报。虽然罗信的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上面的消息还是令他心中一沉。

    上面的内容简单地说就是嘉靖四月十一日,南赣叶槐、岑冈李文彪各率众万余人。分别围攻安远县和龙南县。

    历史果然没有改变它的脚步,依旧以固有的方向前进着,局势更加地糜烂。

    此时屋子里还坐着周庭玉父子和张洵三个人,他们三个的脸色同样不好。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越多,朝廷越不可能在北方发生战事的时候,及时派兵增援。到阿拉坦汗开启战争的时候,北方局势堪忧。

    看到三个晚辈神色沉重,周庭玉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只是万余人的骚乱。乌合之众,只要朝廷出兵围剿。必定在段时间内将其剿灭。”

    罗信点点头道:“义父说的是,李文彪之流不会牵扯到朝廷多少精力。所虑者还是东南的局势。”

    “啪!”周庭玉拍了一巴掌桌子,眼中露出怒火道:“我看那俞大猷就是养寇自重,那胡宗宪更是严嵩的走狗。”

    罗信默然,历史上俞大猷还真是有养寇自重的嫌疑,而胡宗宪也确实属于严党一脉。有这两个人在东南,倭寇只会越来越猖獗,局势只会越来越糜烂,虽然后来出现了戚继光,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轮到戚继光大展神威还要数年之后,北方等不及。

    “父亲,我大明疆域出现了这么多事情,想必那阿拉坦汗也会收到消息,这是不是会更加坚定他出兵的决心?”

    周庭玉沉默点头。周玉的脸色就是一变道:“这北方是一定要发生战事了?”

    周庭玉依旧没有言语,而是将目光望向了罗信,罗信轻声说道:

    “按照蒙古出兵的习惯,他们都是在草长马肥的时候出兵,如此算来,想必他们应该在八月份左右开启战事。”

    周庭玉便点头,目光中露出了赞许之色:“信儿你认为战局会如何?”

    罗信便摇头苦笑道:“义父认为北方守军能够抵挡得住阿拉坦汗吗?”

    “抵挡不住!”周庭玉叹息着说道。

    罗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信儿却能够料到北方有一处必定是安全的。最起码在战事初期,北方没有全县溃败,一发不可收拾之前,那处地方是安全的。”

    周庭玉目光一闪道:“宣府?”

    “是,若说阿拉坦汗对大明北方还有一个忌惮的人,那就是宣府的马芳马大人。蒙古人管他叫作马疯子。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打起仗来疯,是他手下所有的兵都疯。所以信儿认为不管阿拉坦汗想要朝那个方向出兵,唯独不会去和马大人死磕。”

    周庭玉便愣愣出神,半响却是长叹了一声道:“可惜只有一个马芳,而且还不能够统领整个北方。”

    书房内一片默然,罗信将目光望向了窗外,心中浮现出一个声音。

    “历史依旧会按照固有的脚步前行吗?马芳依旧会走出自己的管辖之地,不顾违反朝廷规矩突袭阿拉坦汗吗?自己托徐先生传给马芳的话,他会传吗?”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