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志

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心志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腾宽同学,风沙嚎同学的打赏!

    *

    另一道题是小题,题目是“以仗叩其胫,阙党童子。”

    这是一个截搭题,出自《论语.宪问》中的一句话的末句和《阙党童子将命》中的一句话的前半句。

    截搭题也有很多格式,有分长搭、短搭、有情搭、无情搭、隔章搭诸体。而这道题属于无情搭,罗信闭上了眼睛开始思索这道小题,当初刚刚发卷的时候,罗信并不觉得这道小题有多难,因为那个时候他刚刚进入考场,体力充沛,而且考场内也没有粪尿的味道,所以那个时候的罗信思维是敏捷的。但是,如今他被粪尿的味道熏得头昏脑涨,两条腿也发麻,精力和体力也下降,这思维似乎都变得迟钝了,脑子里面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罗信不由感叹古人的不易,在这种环境下想要考出成绩,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学问,还有心志。

    只有心志坚强之人,才能够有临茅厕而不闻,坐腿麻而不知的境界。

    罗信却发现自己还真是有些做不到这个境界,越是思考思绪越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口齿中散发着草木的清香,似乎茅厕的味道淡了一些。他的眼睛猛然一亮,一把将茶壶拿了过来,打开了茶壶盖,从里面捞出了一些茶叶,然后贴在鼻子的下端,上嘴唇处。立刻那粪尿的味道就不见了,一股草木清香钻入鼻孔当中。

    罗信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脑子都清醒了很多。他又将两条腿搬了起来,开始做一些拉伸的动作,舒缓着双腿的麻木。足足折腾了两刻钟左右的时间,罗信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和体力恢复了一些。将鼻子下面已经干的茶叶抹去,又从茶壶内取出一些泡开的茶叶站在鼻子下端,开始再次思索那道小题。

    脑子比刚才清晰了许多。渐渐地思路被打开,只是依旧不如刚进入考场时候的状态。渐渐地脑子有开始乱了起来。状态正在渐渐下降。罗信索性将考卷放下,不再去思索,而是开始将中午做的饭热了一遍,提前将晚饭吃了,然后便躺在了躺椅上,将铺盖一盖,会周公去了。

    科考的第一场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清晨,罗信从睡梦中醒来。发现精神不错。一方面是睡了一夜,精力和体力都有所恢复,另一方面似乎是经过了一天一夜之后,已经有些适应了考场内的味道。虽然考场内的粪尿味道更浓,但是人类的适应性还是非常强的。

    吃完早饭,喝了一杯茶。罗信一边思索着一边开始书写,但是大约写了两刻钟之后,罗信把笔放下,微微皱起了眉头。

    今天是比昨天下午清醒了不少,但是始终回不到昨天上午的那种状态。罗信尝试着想要忘却周围的环境。如同第一天上午那样专注起来,发现却无法做到。答卷他根本就懒得去看,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就更不用说是超水平发挥了。

    “这样肯定不行!我和其他的考生不同,在我的周围环绕着严党和徐党,而且还有着目的不明的锦衣卫,所以我的文章必须要出类拔萃,否则就会有落榜的可能。”

    他仿佛看到自己落榜后父母失落的眼神,老师失落的神色,陆庭江被迫加入锦衣卫,罗信只能够看着却毫无办法。之后罗信便又是连续的落榜,他再也没有神童的名声。成为了嘲笑的对象,而家里置办的五百亩地也被巧取豪夺。陆庭江惨死在关外,陆庭芳悲痛而死。

    不知不觉中。罗信紧闭的眼缝中留下了两行清泪。此时一个监考官路过了罗信的隔间,见到罗信紧闭着双目,脸上有泪痕,便摇了摇头,心中暗道:

    “这又是一个心理崩溃的考生!”

    那个监考官轻轻地敲击了一下罗信的桌子,罗信便从仿佛一场梦境中惊醒。睁开了眼睛,伸手轻轻地擦去脸上的泪痕,双眸已经变得极为平静,没有丝毫的焦躁。朝着那个监考官点点头,那个监考官见到罗信神色平静,这才放心地离去。

    “我不能让那些事情发生!我要保护我的家人,我的老师!”

    这一刻,罗信在压力之下再次进入到那种忘我的状态中,心境如同古井一般无波,脑海中思维敏捷,真正的实力体现了出来。

    “一仗而原壤痛,再仗而原壤哭,三仗而原壤死矣,三魂渺渺,七魂沉沉,一阵清风化为阙党童子矣……”

    小题一旦破题,便写得极快。罗信很快写完,又检查了一遍,这才工整地用馆阁体将这篇文章抄了下来。

    答完了这道小题,时间才近中午。罗信去上了一趟茅房,回来吃了午饭,倒头睡了一个午觉,然后起来给自己煮了一壶热茶,这才开始思考那道大题。

    大题才能够看出一个考生真正的水平,所以罗信一边思考,一边提笔在纸上写几个字,这些都是他突然想到了灵感。想想写写,天光便暗了下来。罗信放下笔,目光落在纸上的记载,眼中渐渐地露出了兴奋之色。

    一片锦绣文章几乎已经在心中形成。

    带着这种愉悦的心情吃完了晚饭,罗信便踏踏实实地睡觉了。

    到了第三天早晨起来,罗信明显地能够感觉到整个考场内充斥这一种焦躁的气氛。罗信则是沉静如水,按部就班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距离中午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罗信便已经将草稿答好。放下笔拿起了草稿开始认真地检查起来。

    一连检查了三遍,每一次检查的过程中都会删删改改,到了第三遍才完全定稿。这个时候的罗信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精神放松的他还睡了一个午觉,下午才开始将文章誊写在考卷之上。

    “圣人行藏之宜,俟能者而始微示之也。

    盖圣人之行藏,正不易规,自颜子几之,而始可与之言矣……”

    考场的大门终于打开了,罗信此时和其他考生没有什么区别,脸上都写着疲惫,身上的衣服也都是折子,而且还散发着一股臭味,形象狼狈地从考场大门内出来。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