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开考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开考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接过考卷先是逐一看了一遍。

    首先是经义,这有些类似后世的填空题,考的就是考生对四书五经的熟悉程度。这对于罗信来说没有丝毫的难度。只是匆匆地扫了一遍,罗信便经义这一块胸有成竹。将经义放在了一边,然后拿起了策论题,脸上便现出了一丝笑容,这要比县试第一场周庭玉出的题简单了许多。

    放下考卷,罗信伸手拽了一下隔间内的铜铃。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兵丁走到了罗信的隔间门前。此时罗信已经将茶壶拿了出来,示意那个兵丁自己需要水。那个兵丁示意他稍等,便转身离去。

    很快那个兵丁便回来,手中拎着一个大水壶轻轻放到了罗信脚下,同时压低着声音说道:

    “罗公子,我是罗校尉的兵,这壶水你先用着,用完了我再给你打。”

    “谢谢!”罗信也低声说道。

    那个兵丁直起腰默默离去。罗信取出茶叶放进小铜茶壶,然后将小炉子取出来,放上几根炭点燃,开始煮茶。趁着煮茶的功夫,又把经义的考卷从头至尾认真地看了一遍,在心中把答案都过了一遍。

    这个时候茶水已开,罗信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饮了两口,挤了一大早致使干燥的喉咙才湿润了起来,口齿留香,精神一振。

    耳边已经听到毛笔落在纸张上的沙沙声,知道考生都已经开始答卷了。罗信却并没有着急,再次将经义的考卷拿了起来,再次从头至尾默答了一遍,这才研磨提笔开始打了起来。

    心中有答案,下笔如有神。

    距离中午休息还有两刻钟多一点儿的时间。罗信便已经将经义考卷答完。刚才答卷的时候,罗信是全神贯注,此时放松了下来。耳边便不时地传来了叹息声,可见这经义题也难住了不少人。

    只要想一想也就不奇怪。经义题就是从四书五经中随意抽取出来一些文章,这里有太多的考生别说不能够将四书五经全部背诵下来,甚至有很多考生根本都没有读全四书五经。

    穷书生,穷书生。

    有太多的寒门书生根本就没有钱去购买整套的四书五经,他们不可能读全四书五经,这就是寒门和豪门的区别。也是为什么历朝历代寒门考中进士的人数量稀少的原因。

    当然还有豪门弟子懒惰的,还有智商不行,笨的。这些人七七八八地一去掉。也就去掉了大半。

    轻轻摇了摇头,罗信开始检查考卷。检查考卷比起答卷就轻松了很多,但是罗信只是检查了几行字,脸就绿了。

    三天考试的时间,所有的考生都要留在此处。考场的大门已经落锁,没有人能够出去。如此在这三天内吃喝拉撒都要在考场内解决。数千人在一个封闭的考场内如厕,可以想象那种味道。就算距离茅房远,每一次呼吸都能够吸进粪尿的味道。

    之前罗信是因为专注地答卷,没有闻到这种粪尿的味道,如今精神放松之下。那种味道便如同蔓延在他的周围,挥之不去。

    就是这样,罗信的心中也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坐在茅房旁边的隔间,否则那和在茅房内答卷没有什么区别。

    揉了揉双腿,感觉到坐了一上午的双腿都麻木了。伸了伸推,罗信喝了一口茶,平静了一下情绪,再次开始检查答卷。

    双腿的麻木,粪尿的味道,一个人独自坐在一个隔间内带来的心理压力,竟然让罗信渐渐地很难将注意力集中起来。

    “唉……”

    罗信叹息了一声。坐直了身子将头探出隔间的上方向着四周望去,便见到周围的很多考生都是紧锁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甚至看到有人团了两个纸团塞在了鼻孔中。

    罗信眼睛一亮。也团了两个纸团塞在了鼻孔内,但是没过三息的时间,罗信便又把那两团纸掏了出来,扔在在地上。

    这实在是……塞得喘不过气啊!

    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努力集中精神让自己忘记粪尿的味道和双腿的麻木,再次开始检查答卷,只是这注意力怎么也达不到之前的效果。

    好在他现在答的是经义题,考的只是记忆力,而且他已经答完,现在需要做的只是检查。如果以他目前的状态却写策论,估计自己的实力能够发挥出八成就不错了。

    正如他的两位老师林昌和陆庭芳和他所说的,考试充满了变数,状态就是变数之一。

    勉强集中精力将答卷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疏漏之处,罗信这才放心的将答卷放在了一边。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午休的时间,开始有兵丁给考生送水,并不允许考生离开隔间。罗信感觉有些尿意,便拉了铜铃,便有一个兵丁带着罗信去茅房。还没有到茅房前,罗信便看到了排了长长队伍的考生,一个个双腿紧紧地像中间夹着,一看就是和罗信一样,只顾着答卷而忘记了如厕,待午休时分,精神放松了下来,才感觉到憋不住了。

    原本罗信还没有憋到那种程度,但是一看到那些考生紧紧地夹着双腿,还不时地扭来扭去,罗信便也感觉到自己有些憋不住,真是痛苦不堪。

    好不容易如厕完毕,洗了手回到自己的隔间,便开始烧水做饭。这一顿饭吃得难以下咽,实在是考场内的味道不好。

    罗信拿起了策论的考题,是两道题,都要求用八股来写。一个大题,一个小题。

    大题是“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

    这句话出自于《论语.述而十一》,大白话的意思就是孔子对颜渊说:有能任用我的,我就把治国平天下的大道推行于世;不能任用我时,就将这些治国平天下的大道,藏之于身。只有我与你能做到这样啊!

    这个题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简单的是不是截搭题,不用费心思去坡头,题意一目了然。

    难的地方是正因为题意一目了然,所有的考生几乎都能够明白题意,想要写出一篇出类拔萃的文章就变得十分艰难,这就需要出新意。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