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236.刘邦封雍齿

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236.刘邦封雍齿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rabit2011同学,腾宽同学,bs3358同学的打赏!

    *

    罗信便陷入了沉思,屋子里再次寂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微微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时间在寂静中流逝,炭火盆内的炭渐渐地燃成了灰烬,屋子里的温度渐渐地冰寒了起来。罗平和罗信是习武之人,还没有觉得什么,但是陆庭芳兄弟二人却是打了一个哆嗦。陆庭江急忙站了起来,来到门口推开门让鲁大庆加炭,然后再次回到桌边坐下,将目光望向了罗信。

    “老师,最近边关可是有了什么变动?”

    陆庭芳神色一怔,继而有些沮丧地摇了摇头道:“为师最近深居浅出,消息已经闭塞了。”

    “假如……”罗信目光扫过三人道:“假如是边关出了事情,那么这次锦衣卫便不是冲着老师和二叔来的,而是为了边关之事。只是了解到二叔和守关的将领,或者关外的人有联系,想要把二叔的人发展成锦衣卫的一条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二叔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这以后是被锦衣卫给粘上了。”

    陆庭芳和陆庭江的神色就一松,虽然会被锦衣卫给粘上,但是最起码眼前无事,这也是不幸之中之大幸。

    “信儿,你觉得会是边关发生了事情吗?”

    “应该是!”罗信点头轻声道:“否则锦衣卫不会放过二叔,看来他们只是想利用二叔,却并不是想要害二叔。”

    陆庭芳兄弟二人的脸色虽然从苍白缓了过来,却依旧难看,谁也不想和锦衣卫搭上关系,特别是像陆庭芳这样的书香门第。眼下看是没有危险。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锦衣卫吃得连渣都剩不下。而且一旦和锦衣卫搭上关系,这在士林中的名声也就臭了。

    “我们一定要弄清楚边关究竟有没有出事。”罗信凝声道:“今日休考,我一会儿去县衙。去问问周知县。如果没有准确的消息,我就派鲁仲连前往边关打听一下。”

    陆庭芳便摆手道:“信儿。这件事情你不要牵扯太深。你负责去向周知县打听,我会另外派人去边关。”

    “好!”罗信也没有推辞,点头应是。

    “那……如果不是边关有事呢?”陆庭江忧虑地说道。

    “那个陆方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被锦衣卫抓去?”罗信凝声问道。

    “他就是一个白眼狼!”陆庭江的脸上登时愤怒了起来。

    罗信不动声色地看着他,那平静的目光令陆庭江冷静了下来,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思绪道:

    “陆方和陆元兄弟二人是我们陆家出五代的亲戚,按辈分应该管我叫叔。当初他们家过得可怜,便送到了我的府上。这几十年我可是没有亏待过他们兄弟二人。而这兄弟二人也确实争气,一个替我管理外面的生意,一个替我管理家里的诸事。

    织造的生意割让给严党之后,外面便几乎没有了生意,但是在北方还是有着几个铺子。我便将那几个铺子交给他去搭理,而让陆元专心管理府中之事。前些日子派陆方去几个铺子走走,随后他便失踪了。然后昨日他就带着沈炼和陈宝来见我和大哥。”

    “陆元也来了?”罗信不由开口道。

    “来了!”陆庭江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道:“他已经加入了锦衣卫。”

    “加入了锦衣卫?”

    “是!”

    “他……没有和你说什么?”

    陆庭江摇了摇头道:“他一言不发。”

    罗信便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道:“二叔,你冷静地想一想,陆方会是因为陆家失势而主动投奔锦衣卫举报二叔图个进身,还是被锦衣卫抓住熬不住?”

    陆庭江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慢慢地冷静了下来道:“我觉得应该是锦衣卫知道了我和关外有联系,将陆方抓了起来,他熬不住才说出来的。他跟了我几十年。不会因为我家道中落,就主动去举报我图个进身。况且,就算他加入锦衣卫也就是一个芝麻大小的职位,哪里及得上在我府上逍遥自在?”

    “锦衣卫为什么会知道你和关外有联系?”

    “严党夺我家产的事情瞒不过锦衣卫,而且……我向关外走私的事情也未必瞒得过锦衣卫。”

    罗信闻听便悚然而惊,至此他才意识到大明锦衣卫的可怕,以前只是读史,如今身临其境,感受绝对不同。

    “还有……”陆庭江脸色有些犹豫。

    “什么?”

    “陆方的事情已经被陆元知道。我看到陆元的神色也不对,而且感觉到府中家丁都有些不对。”

    陆庭芳心中就是一惊:“怎么不会?”

    “他们的目光有些游离。而且……我偶然发现陆元的房间里聚集着几个家丁,他们都是府中的老人。”

    陆庭芳的脸色就变了。凝视着陆庭江道:“你是不是还有着一些陆方不知道,而陆元知道的龌蹉事?”

    罗信的心也悬了起来,陆元常年在外,联系关内关外之事。而陆元常年在内,处理陆府逐项事宜,恐怕还真是会有些陆方不知道,而陆元知道的秘事。

    “这个……”陆庭江神色犹豫道:“总是有些事情……”

    “不要说了!”陆庭芳一摆手,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道:“陆元留不得。”

    “不行!”

    还未等陆庭江开口,罗信便断然否决道:“老师,如今陆方身在锦衣卫,如果将他的弟弟陆元除掉,你们想过陆方的感受吗?还有,我不知道二叔这几十年来是如何经营的,但是既然那陆元能够召集几个府中老人聚会,二叔便已经有着被架空的趋势。一旦除掉陆元,二叔能够保证那些府中老人没有反应?不会激化矛盾?”

    “那如何是好?”陆庭江脸上现出焦急之色。

    罗信沉思了一下,心中灵光一现道:“刘邦封雍齿。”

    陆庭芳和陆庭江两个人闻听陷入了沉思,罗平在一旁没有听懂,便轻声问道:

    “信儿,什么意思?”

    罗信便轻声解释道:“这是一个典故,说的是刘邦坐了皇帝之后,却一直迟迟没有封赏功臣,便让那些重臣心中恐惧,他们恐惧狡兔死,走狗烹,便聚在一起商议改怎么办?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