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原由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原由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平便向着陆庭芳一努嘴道:“是来找陆兄的。”

    罗信便将目光望向了老师,他不明白既然锦衣卫来找老师,为什么会来到了自己的家,而且老师还不把锦衣卫带到自己的家,而是留在了这里?

    看到罗信询问的目光,阅历丰富的陆庭芳自然是知道罗信的心思,便轻叹了一声道:

    “我来这里是想要问问你考的如何,沈炼先是去了为师的家,听说来了你家,便寻到了这里。锦衣卫恶名满朝野,原本为师是准备带他们离开,没有想到那沈炼却也知道你,便说要见你一面,为师也只好留下。”

    “锦衣卫找老师何事?”

    陆庭芳便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他们的目的为师也不清楚,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便询问当初为何出关的时候,货物中夹带铁器。”

    说到这里,陆庭芳的脸上现出愤怒之色:“这原本就是栽赃,所以为师也没有客气。便将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罗信闻听心中就是一跳:“老师,难道那严党还不放过你?”

    陆庭芳的脸色就变得苍白:“这正是为师所担心的。信儿,你还不知道,锦衣卫总指挥使陆炳和严嵩交好,为师就是怕这次锦衣卫的行动是严嵩授意。”

    罗信的心中也是一凛,他自然是知道陆炳和严嵩交好。如果这件事情真是严嵩授意,老师真就危险了。这件事情并非不可能,严嵩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沈炼不就是被严嵩诬陷之死吗?

    不对!

    严嵩诬陷沈炼那是因为他一直以谩骂严嵩为乐,从没有停止过谩骂严嵩。而老师一家已经割让了家财,而且老师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中谩骂严嵩,最起码从陆庭江出事之后。再也没有公开谩骂过严嵩,按理说这已经相当于服软,严嵩不会再针对老师。

    但是……

    锦衣卫为什么又要前来找陆庭芳询问之前原本是栽赃的事情呢?

    “老师。后来呢?”

    “后来又把你二叔叫了过来,当着我的面问了一遍。不过不允许我说话。”

    “那二叔?”

    陆庭芳的脸色登上就是铁青一片:“你二叔虽然没有向关外贩卖铁器,但是却贩卖私盐。若不是昨日沈炼和陈宝逼问,为师都不知道。”

    “那陈宝是?”

    “锦衣卫千户。”

    “之后没有为难老师和二叔?”

    陆庭芳摇摇头道:“没有,只是让你二叔将他和关外联系的那些人的名字和方式要走了。而且说,以后如果需要你二叔去关外,会再来找你二叔。”

    “嘶……”

    罗信便倒吸了一口冷气,陆庭江这是被锦衣卫给沾上了了啊!一旦被锦衣卫粘上,那可是嘚瑟不掉。

    “吱呀”门响。陆庭江满脸灰败地走了进来,怯怯地看了一眼陆庭芳,低着头坐了下来。陆庭芳冷哼了一声,阴沉着脸也不说话。罗信的心却是焦急了起来。

    “二叔,你怎么把贩卖私盐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能不说啊!”陆庭江的脸色更加地灰败道:“陆方都说了。”

    “陆方?他是谁?”罗信目光就是一缩。

    “我有两个管家,一个是陆方,一个是陆元。陆方是外管家,进出关的生意都由他搭理,陆元是内管家,织造的事情都由他搭理。他们两个是兄弟,也是陆家的远房亲戚。”

    “啪!”陆庭芳一拍桌子喝道:“好好的织造生意不去做,谁让你走私私盐的?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没了。大哥,我就是贩卖了一些私盐……”

    “这件事还小?”陆庭芳怒瞪着陆庭江吼道:“我们家缺钱吗?你为什么要走这条险路?那么大的一个织造不够你赚的吗?你掉钱眼里面了吗?还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

    “这不是进出关的人都熟了,关系都理顺了。关外的人有这个请求,便顺便……钱多了又不烧手……”

    “不烧手?现在烧不烧手?”陆庭芳站起来,抡起巴掌就要扇陆庭江,一旁的罗平急忙站起来,拦住陆庭芳道:

    “陆兄,息怒。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还是想想如何解决吧。信儿!”罗平望向了罗信呼道。

    “老师!”罗信也站了起来:“我们还是来分析一下吧。”

    “啪!”陆庭芳有罗平拦着,打不到陆庭江。气得一拍桌子吼道:“为什么瞒着我?”

    “不是怕你不让嘛!”陆庭江低着头说道。

    “你这是在招祸!”陆庭芳气得又是一拍桌子:“被锦衣卫盯上,到死你也甩不掉。而且连带着信儿也说不定被盯上。”

    “不会把!”陆庭江霍然抬头:“这完全和信儿没有关系。”

    “唉!”陆庭芳叹息了一声。脸上满是疲惫:“锦衣卫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信儿我……”陆庭江脸色苍白地望向了信儿。

    罗信望着陆庭江轻声道:“二叔,先不要慌,把事情从头至尾详细地说一遍,包括沈炼和陈宝的神色,语气。”

    “好!”

    陆庭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又坐在那里思索了有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这才娓娓道来。

    屋子里除了陆庭江低沉的声音再也没有其它的声音,陆庭江说得断断续续,往往说一段就会停下来仔细思索一会儿,间或还会描述一下沈炼和陈宝当时询问他的神色和语气。足足讲述了大半个时辰才停了下来,将期待的目光望向了罗信。

    屋子里没有人把罗信当做孩子,这几年罗信的行为已经让他们将罗信完全当成一个大人看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成年人,是那种有着急智的成年人。所以陆庭芳和罗平此时也将目光望了过来。

    罗信将目光望向了陆庭芳,陆庭芳便开口对刚才陆庭江所说的内容进行了一些补充,还有一些沈炼和陈宝的语气,神色的补充。

    罗信又将目光望向了老爹,罗平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补充的,该说的两位陆兄也都说得很详细了。后来我被陈宝拉着就是比武,没有说什么。”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