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顿悟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顿悟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rabit2011同学,腾宽同学的打赏!

    *

    一旁的沈炼却是摇头道:“陆兄过谦了,此等文章已经可以过府试了,恭喜陆兄。”

    “呵呵……”这次陆庭芳倒是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接下来,两个人便似乎是将罗信给忘了,推杯换盏随意闲聊了起来,而罗信则是负责斟酒。只是聆听着两个人闲谈,却让罗信心中越来越震惊。

    原本罗信以为自己的学问不说是炉火纯青,那也是距离大家不远。而且认为陆庭芳的学问已经被他吃透,但是如今听到陆庭芳和沈炼两个人相谈,却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这两个人谈话如天马行空,跳跃的十分厉害,一会儿是纵谈历史,一会儿有是品鉴文章,一会儿评品名人,一会儿论道求索。

    罗信渐渐地已经忘记了给两个人斟酒,坐在那里完全沉浸在了两个人的论道之中。即使是这样,罗信也感觉自己只能够听得懂八成。如此心中才知道,很多东西已经沉浸在陆庭芳的骨子里,之前不与他谈论,是因为罗信的学问和他不在一个层次上,谈起来索然无味。而如今遇到沈炼,便如同一个高手遇到了同层次的高手,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这两个人一直坐而论道至黎明时分,才意犹未尽的终止了论道,因为那个阴测测的锦衣卫走了进来。沈炼脸上现出了遗憾,朝着陆庭芳拱手道:

    “陆兄,纯甫多年未有如此爽快过,盼来日再有机会与陆兄坐而论道。”

    “这也正是为兄所盼之事!”陆庭芳的脸上也现出了不舍。

    沈炼转头看了一眼此时依旧沉浸在顿悟之中的罗信,轻声道:

    “陆兄,告辞了!”

    “我送你!”

    两个人都是心胸广阔之人。虽然意犹未尽,但是却也事情轻重。沈炼突然来到北方,一定是有重要事情。而且陆庭芳在心中也能够隐隐猜测到。所以根本就没有相留沈炼。将沈炼两个人送到了大门外,沈炼突然低声道:

    “陆兄。我来之事,你知我知!”

    陆庭芳凝重点头,沈炼便转头大袖飘飘离去。那个锦衣卫也朝着陆庭芳阴测测一笑,掉头离去。

    望着沈炼和那个锦衣卫离去的背影,陆庭芳的神色变得凝重,冰冷的晨雾将沈炼和那个锦衣卫的背影笼罩得迷离,陆庭芳的双眸也变得迷离。

    “唉……”

    陆庭芳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热气从口中喷射而出。融入了晨雾之中,分不清哪个是热气,哪个是晨雾。

    陆庭芳转身走进大门,将大门落栓,然后顺着青石路向着罗信的书房走去。半路上看到已经开始晨练的梁大柱和鲁仲连便道:

    “大柱,你立刻去二老爷家,把二老爷请到这里来。”

    “是!”

    梁大柱立刻向着门外走去,前往陆庭江的家里。陆庭芳进入到罗信的外间,便见到罗平正坐在外间,而鲁大庆也是一夜未睡。两眼熬得通红,正在给罗平泡茶。

    “信儿呢?”

    “在里面发呆,我没有打扰他。”罗平轻声道。

    陆庭芳便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里间门口。见到罗信还坐在那里微微皱着眉头一副思索装,他的脸上现出了喜色,知道罗信从他和沈炼的论道中得到了启发,思索得越久得到的越多。便又悄悄地反了回来,坐在了罗平的对面。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的兴致,鲁大庆轻手轻脚地给两个人倒上茶,然后退到了角落里。

    屋子里的气氛变得滞重,罗平和陆庭芳的脸上都写着凝重。角落里的鲁大庆脸大气都不敢喘。

    在里间。

    此时罗信已经清醒了过来,脸上充满了感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日闻听陆庭芳和沈炼坐而论道,让他获益匪浅。在意识到自己不足的同时。也得到了丰厚的收获。同时也让他获得案首之后有些骄傲的心沉静了下来。

    这一沉静下来,罗信的心便悚然而惊。不管沈炼的学问如何高。也不管沈炼的为人如何刚直不阿,他如今毕竟是锦衣卫。他来自己家做什么?

    就算是虚惊一场,沈炼终被严党所杀。和沈炼搭上关系,也不知道是祸是福?

    想到这里,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苦涩,自己的仕途原本就已经足够艰辛了,没有想到此时沈炼又出现在自己的家里。

    摇了摇头,向着窗外望去,见到外面已经微亮,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向着外面走去。

    挑开门帘,脚步就是一顿,看到了相对默然而坐的老爹和老师,还有站在角落里面的鲁大庆。

    “信儿!”听到脚步声,罗平和陆庭芳的目光便都望了过来:“过来坐。”

    看到老爹和老师严肃的神色,罗信的心也悬了起来,默默地坐了下来,望着老爹和老师,他也想要知道锦衣卫为什么会来到自己的家。

    罗平转头看了一眼鲁大庆道:“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鲁大庆急忙向着外面走去。

    “一会儿我二弟会来!”陆庭芳对着鲁大庆道:“让他直接进来。”

    “是!”鲁大庆恭敬地应了一声,退到了外面,将房门轻轻关上。

    罗信看到老爹和老师如此严肃谨慎,一颗心也紧张了起来,站起来给老爹和老师斟上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通过这些举动缓解了一下心中的紧张,再次坐下,一颗心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没有言语,只是等待着。

    “罗贤弟,陈宝和你在一起都做了什么?”陆庭芳终于开口道。

    “没做什么。”罗平有些闷闷地说道:“他就拉着我和他比武。”

    陆庭芳便微微皱起了眉头沉思了起来,罗信却是有了兴趣问道:“爹,你们两个胜负如何?”

    罗平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傲然道:“虽然没有分出胜负,但是爹占据着优势。而且爹也没有完全拿出真本事。”

    罗信点点头,他相信老爹的本事,罗家的武艺原本就不弱,属于顶尖一级的。不过罗信关心的却是锦衣卫为什么登门,便问道:

    “爹,锦衣卫来我家做什么?”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