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锦衣卫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锦衣卫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但是……

    这实话还真是有些丢人啊!

    目光不由望向了那两个陌生人,但是那两个陌生人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而且老师和老爹也完全没有让他们离开的意思,便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轻声道:

    “今天科考,交卷之后,堂尊亲口定信儿为案首……”

    “这我们都知道了!”罗平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喜色道:“爹问的不是这件事。”

    罗信吞咽了一口口水道:“后来我和浩德兄,子玉兄去喝酒,碰到了同年考生,便坐在了一起,喝得……有点儿多……”

    罗平见到罗信啰里啰嗦地就是不提那个“鬼”的事情,便皱起了眉头道:

    “说那个鬼的事!”

    “咣当……”

    门外大风吹得关上的房门猛然响了一下,吓得堂屋内的女子脸色苍白地惊叫出声。这让罗信更加地尴尬。连忙道:

    “那个鬼不是鬼……”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次连陆庭芳都忍不住道:“把事情说清楚。”

    罗信的脸就胀红了起来:“我……喝得多了点儿,看到一条人影飘了过来,便……便喊了一声‘鬼’,然后踹了……一脚……”

    堂屋内就是一静,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黛儿的身上。黛儿初始一愣,然后一张小脸瞬间胀得通红,微微低着头,两根手指在身前对着,弱弱地说道:

    “我……我听到了敲门声,便想着是小哥哥回来了,出去迎小哥哥……然后……然后……路滑,我就……我就滑了过去……”

    屋子里的气氛立刻变得怪异了起来,罗信偷偷地向着堂屋内的人望去。便见到一个个人满脸都憋得通红,像是便秘一般。罗平强自忍住笑意道:

    “都散了吧。”

    大家便都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张芸娘牵着黛儿的小手也向着门外走去。黛儿转过头。狠狠地瞪了罗信一眼,罗信便缩了一下脖子。很快。堂屋内就剩下了罗平,陆庭芳,罗信和那两个陌生人。

    罗信此时在偷偷打量着那两个陌生人,这两个陌生人的气质完全不同。坐在老爹身旁的那个陌生人生得一副阴测测的模样,让人望之不寒而栗。而坐在老师身旁的那个人却是一脸正气,这两个人气质完全相反,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在了一起。就在罗信心中思索着两个人身份之时,便见到那个阴测测的陌生人干笑了两声道:

    “罗兄。刚才你我切磋一半,不如再去切磋一番如何?”

    “好!”

    罗平眉宇之间也洋溢着亢奋,看到老爹的模样,罗信就知道老爹碰到了很过瘾的对手。两个人在罗信古怪的目光中大步离去,那陌生人在走过罗信的时候,还朝着罗信一笑,那阴测测的笑令罗信尾椎发凉。

    而这个时候,陆庭芳也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罗信一眼道:

    “跟我来!”

    然后大袖一甩,便向着外面走去。罗信便缩了缩脖子。自己踹了老师的宝贝女儿一脚,说不心虚那是假的。

    随后那个一脸正气的陌生人也走到了罗信的跟前,眼中现出一丝笑意。默然不语地随着陆庭芳走了出去,罗信便只好老老实实地跟在了身后。

    走出大门,陆庭芳便向着罗信的书房走去。这两个人好像是走进自己的书房一般,完全不知道客气,然后便大马金刀地坐了下去,而罗信这个真正的主人却老老实实地站在两个人面前。

    微微低着头,看到桌子上还摆放着酒菜,看来这两个人一直在自己的书房内喝酒。陆庭芳又瞪了罗信一眼,神色才缓和下来道:

    “信儿。这位是青霞先生,还不过来拜见!”

    “青霞先生!”

    罗信心中就是一惊。青霞先生在士林可是名声显赫,他名声显赫的原因有二。一个自然是他的学问。沈炼,字纯甫,号青霞。浙江会稽人,嘉靖十七年进士,除溧阳知县。因事左迁为锦衣卫经历。

    罗信脑海中迅速翻阅着沈炼的生平,心中就是一惊,这个时候沈炼应该已经是锦衣卫经历了,锦衣卫来自己家干什么?

    怪不得另一个陌生人给他一种阴测测的感觉,原来出身锦衣卫。不过,罗信心中只是一惊之后,便又平静了下来。这就是因为沈炼名声显赫的另一个原因。

    沈炼为人刚直,嫉恶如仇,每饮酒辄箕踞笑傲。以‘十罪疏‘弹劾严嵩,被处以杖刑,谪居保安州为民。沈炼在塞外,却仍以詈骂严嵩父子为乐,严嵩得知大怒。嘉靖三十六年,严世蕃遣巡按御史路楷和宣大总督杨顺设计诛除沈炼。恰逢白莲教教徒阎浩等人被捕,招供多名嫌犯,于是列上沈炼的名字。沈炼终因被诬为谋反而遭到杀害。

    像这样刚直不阿的人,虽然此时身在锦衣卫,却也不会像其他锦衣卫那样做出恶行。这才是罗信略微放心的原因。对于沈炼这样的人,罗信还是十分敬重的,恭恭敬敬地行礼拜见。那沈炼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道:

    “坐吧。”

    罗信便望向了老师,陆庭芳便轻轻点头,罗信便规规矩矩地坐下。沈炼望着罗信道:

    “听你书童说,周庭玉亲口定你为案首?”

    “是!”罗信轻声道。

    “把你的文章背给我听听。”沈炼坐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

    “是!”

    罗信便朗声将自己的文章背诵了一遍,沈炼的眼睛越听越亮,待罗信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沈炼不由拍案道:

    “妙!”话落转向陆庭芳道:“陆兄,你得一佳徒啊!真是令人羡煞!”

    这是时候的陆庭芳已经完全忘记了罗信踹他女儿的那一脚,以手揽须,脸上尽是笑容。只是口中还心口不一地谦逊道:

    “纯甫莫要虚夸他,这只是在北方才显出来他,若是放在纯甫的家乡,别说是案首,就是童生试都未必能过。”

    陆庭芳虽然谦虚得过分,但是浙江会稽也却是文风鼎盛,历朝历代出现无数大家高官。如果现在让罗信在浙江会稽科考,虽然罗信自信过童生试没有丝毫问题,但是却还真是没有把握拿到案首。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