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破题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破题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祝朋友们元旦幸福愉快!

    *

    这是来科考的,还是来野游的?

    这家把什也太齐全了吧?

    其他的考生也就是拎着一个篮子,里面装着笔,墨,砚和一些干粮,县试哪里有罗信准备的这么齐全?

    罗信坐回了座位上,一边烤着火,一边思考着破题。那些考生看看罗信,不由一个个摇头,又开始盯着桌子上的纸冥思苦想了起来。

    “咕噜咕噜……”

    手炉的水开了,罗信将手炉抱在了怀里,又将那个小铜茶壶放在了炉子上,在里面放了一些茶叶,这才抬头望去,见到已经有那么三两个考生开始动笔了。还有一些考生脸上现出了一丝喜色,看模样是想到了破题的途径,但是大部分考生还在那里紧锁着眉头冥思苦索。

    罗信此时也有了一些思路,这四句话合在一起想要将这四句话串在一起来破题实在是太难,稍有丝毫差异,便会谬之千里。所以这道考题的破题的关键就在概况,高度概况。罗信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中。

    “咕噜咕噜……”

    茶水开了,罗信取出茶杯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茶香在寒风中飘散,轻轻饮一口,从体内传出来一股暖意,他的思路渐渐打开。

    罗信和大明的书生有一个质上的优势,那就是他的思维没有僵化,来自后世的他处于一个信息大爆炸的年代,立体思维,发散思维已经成为寻常。所以在他的思维中没有大明书生的桎梏,再加上他的底蕴非常强,既然想到了高度概况这条路,也就推开了破题的大门。

    但是大明这些读书人则是不同。别说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都没有读全四书五经,有的原因是贫穷,根本就买不起全套的四书五经。有的是因为懒,有的是因为精力不够。如此在底蕴方面就已经不如罗信。

    更何况……

    他们的思维僵化,只知道读死书,历史背景让他们的思维有着历史的桎梏。

    罗信在砚台内滴了几滴水,一手揽袖,一手掐起墨条细细研磨,脑海中却是在急速地思索,脸上渐渐地绽放出静静地笑容。

    放下墨条,提笔蘸墨。在草纸上迅速地写道:“道本乎天,家修而庭献也。”

    破题之后,罗信便文如泉涌,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与之前的破题合成八股,一篇花团锦簇的时文就落下了最后一笔。

    从罗信点火烧水开始到他这篇文章结束总共没有用上一个时辰的时间,算算写文章的时间也就半个多时辰。此时距离中午还早,罗信便也不着急。这只是草稿,还需要检查,有没有不工整的地方,有没有词不达意的地方。有没有空洞无意义,只是华丽的词句,如果有需要删掉。有没有意义深刻。但是词句却略显粗鄙的地方,如果有便需要改进,让其华丽一些,有没有犯禁的地方等等。

    删删改改又花去了半个多时辰的时间,最后罗信便又默读了三遍,最终确定文章通顺,辞藻华丽,解题透彻,读起来朗朗上口。这才心满意足地将文章放在了桌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充满了欣喜。

    因为这篇文章可是罗信自己写出来的,并没有抄袭明清大家的文章。心中在欣喜之余也不由暗自思量:

    “这篇文章就算没有义父照顾。也应该是案首吧?有这个案首在手,就有了中秀才的基础。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成为童生,就能够进入县学。进入县学就有了一块垫脚石,哪怕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考中秀才,也可以在县学潜下心来总结失败的原因。”

    抬头看看天光已经过午,有的考生已经开始啃着冷硬的干粮,还有的考生根本就没有食欲,桌子上的纸上没有一个字,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副要崩溃的模样。也有考生还在那里删删改改,看来也是写完了草稿,有的考生却是还在草纸上写,一看就是刚刚动笔不久。

    摸了摸手炉已经冷了,茶水也凉了,如今罗信只剩下将草稿上的文字抄写一遍,所以也不着急。刚才专注地写时文还没有感觉出来,如今却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冻僵了。低头看了看那个小炉子,炭火早已经成了灰烬。

    罗信便开始再次生炉子,然后从书箱内取出了一个小锅,取了水,下了米,开始熬粥。周庭玉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本想出来看看罗信文章写的怎么样了,却是看到罗信在做饭,脸上便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摇了摇头,干脆也不靠前了,反身回屋,他还没有吃饭呢。

    周围的考生望向罗信的目光都有些审视,从进考场罗信就在那里烧水泡茶,如今又生火做饭,他总共有多少时间答题?

    他有没有答题?

    不会是根本就破不了题,破罐子破摔了吧?

    别说罗信虽然有阳林县神童之称,但还真是没有看过他写时文制艺,他不会真的不会写时文吧?

    更何况……

    这次的题目这么难?

    这罗信要是落榜了,笑话可就大了。阳林县一代神童却没有通过童生试……

    一众考生俱都摇了摇头,不再关心罗信,开始聚精会神地答卷。罗信也没有看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的表情,他正一脸喜悦的将小锅端到了地上,又从书箱内取出了一只小碗,盛了一碗粥放在了桌子上,又取出了一碟切好的咸菜放在桌子上,然后将茶壶放在了炉子上,这才喝起了热乎乎的米粥。

    吃完饭,捧着暖乎乎的手炉,喝着热茶,身上的寒冷僵硬退去,身体感觉到热乎乎的。这才将一切都收拾进书箱内,再次将草稿拿了过来,从头至尾地再看了一遍。

    此时距离天黑已经只有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了,二月天光天黑的早,县试是不会掌灯的,所以天一黑便是结束考试的时间,而这个时候已经有考生交卷了,有的是真正写完的,不管破题是否正确,反正是写的满满当当。有的是根本就放弃了,随便写了三言两语,便交了卷,因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实在是太冷了。这些交卷的考生被带到了前院,一个个不住地跺脚取暖,这总比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强。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