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酒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酒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merpig同学(588),腾宽同学,rabit2011同学,左左周同学的打赏!

    *

    离开了铁匠铺,看了看天色便知道今天来不及赶回上林村了,便索性回到了县城的宅子。他没有去找周玉和张洵,临近科考,他也不想去打扰他们。在县城宅子内住了一宿,便于次日回到了上林村,回到家便让鲁仲连将家里的一个仓库收拾了出来,然后又在里面砌了炉子,还让鲁仲连用木头打了一些架子。

    两天后。

    梁大柱赶着一辆车来到罗信上林村的庄子,罗平夫妇看到梁大柱送来了一车酒,便问罗信这是要做什么,罗信只是含笑摇头,只是吩咐梁大柱和鲁仲连将酒和坛子都搬到已经准备好的那个仓库里面。然后独自一人进入到仓库,将门关上,便在里面忙乎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罗平夫妇非常奇怪,而且心中还有些担心,这罗信马上就要科考了,不仅不去读书,反而买了一车酒,这是要做什么?

    但是,很快罗信就走了出来,然后将仓库给锁上。看着老爹老妈还有鲁仲连和梁大柱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便笑道:

    “我研究一些东西,这里不允许进入。”

    “信儿,这就要科考了……”罗氏担心地看着罗信。

    “我这就回去读书!”

    罗信大步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罗平夫妇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离去。

    第五天。

    罗信一早便骑着马离开了上林村前往县城,如今已经十二岁的罗信也没有人管他,就是他父母也只是叮咛他一声路上小心。

    进入到县城,便直奔铁匠铺。看到已经打造出来的那些提纯酒的工具,罗信的脸上就现出了笑容。逐个检查之后,便高兴地付了钱。将那些工具绑在了马身上,翻身上马。向着上林村飞奔而去。

    回到了庄子,来不及休息,便一头钻进了仓库,从里面将门插上,开始组装那些工具。

    “当当当……”

    仓库外传来了敲门声,传来了蝶儿的声音:“公子,老夫人唤您去吃饭。”

    “哦,来了!”

    仓库内传来了罗信的声音。然后便见到罗信打开门走了出来,蝶儿就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捂住了小嘴。看到蝶儿的模样,罗信低头看看自己,不由哑然失笑,此时他身上的衣服很脏,便笑道:

    “去告诉我娘,让他们先吃吧,我去洗个澡。”

    “是!”

    蝶儿强忍着笑意,转头跑了。罗信还能够听到她吭哧吭哧的笑声,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春花。给我烧洗澡水。”一进入到院子,罗信便唤道。

    “呀……”从屋子里出来看到罗信模样的春花不由惊讶出声。

    “快去!”罗信脸一板道。

    “是!”

    春花蹲身一礼之后,便匆匆地进屋开始烧水,伴随着吭哧吭哧的笑声,让罗信无奈地摇头。

    吃完晚饭,罗信便匆匆而去,让罗平夫妇面面相觑,目光中不由现出忧虑之色。而罗信则是又钻进了仓库。

    第二天清晨。

    罗平来到了院子里,刚刚拉开了架势准备习武。却猛然抽了抽鼻子,一股浓郁的酒香便吸入了心肺。罗平的双眼猛然就放出了光芒。将关刀扔到了架子上,一边抽着鼻子一边顺着酒香走去。很快他就站在了仓库的门前。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门,发现门在里面被插上了,不知道罗信在里面干什么,又不好打扰罗信,便抓耳挠腮地在门外来回走去。

    “吱呀……”

    门打开了,罗信一张小脸红扑扑地从里面走了出来,从门内喷涌出浓郁的酒香。罗平一个健步就跨到了罗信是身前道:

    “信儿,你偷偷喝酒。”

    “没啊!”

    “没喝?”罗平脸色一沉道:“看你脸红的都成了什么样子?”

    “哦!”罗信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到发烫,便道:“是被酒气熏的。”

    “熏的?你在做什么?”罗平向着仓库内探头探脑。

    “酿酒!”罗信也没有瞒老爹道:“别和其他人说啊!”

    罗平没有搭理罗信,一步就从罗信的身旁迈了进去,他可不相信罗信在酿酒,老罗家祖祖辈辈就没有人酿过酒。但是他一进入到仓库就傻眼了,一些他看不懂的铁管子组装在那里,一头在锅那边,一头伸在一个坛子口上,正在滴滴答答地往坛子里滴落亮晶晶的酒液。罗平吸了吸鼻子,一脸的不可置信道:

    “真是在酿酒?”

    罗信将门关上,走过来道:“当然是在酿酒。”

    “可是……可是……这不像是酿酒啊!”

    “这不是真正的酿酒!”罗信点头道:“我只是通过蒸馏将酒的度数提高,实际上除了提高度数之外,口感未必就好。”

    “我尝尝!”

    话落,罗平便取过一个舀子伸进坛子里舀了一勺。

    “爹!”

    罗信还未来得及阻止,罗平便一大口喝了进去。

    “噗!”

    罗平直接喷出了半口,但是依旧有半口酒顺喉而下,罗平的脸腾的一声就红了,半响打出了一个酒嗝,眼睛发亮的盯着罗信道:

    “太过瘾了!”

    罗信却是摇头道:“这还不够,昨夜只是第一遍蒸馏,等三遍蒸馏之后,度数会更高。”

    “还会更高?”罗平的眼睛更亮了。

    “嗯!”罗信点头道:“到时候埋在地下一段时间,口感会柔和一些,会更好喝。”

    “哦!”罗平上下打量着那些工具,然后回头看看眼睛充血的罗信道:“你昨天忙乎了一夜?”

    “嗯!”罗信点头道。

    “你怎么想起酿酒了?”罗平皱了一下眉头道:“我们家里现在也不缺钱,而且你马上就要科考了。”

    “只酿这一次,我有用。”罗信轻声道。

    “送人?”

    “嗯!”

    “谁?”

    “孙知府。”

    “嘶……”罗平就倒吸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和孙知府结交上了?”

    “就是上次文斗争水的时候,他给了我一张名刺。如果我考中童生,府试的时候就要去晋阳府,总得去拜见一下。”

    “嗯!”罗平点点头,看了看那些工具,又看了看罗信道:“信儿,你忙了一夜,把怎么蒸……”

    “蒸馏。”

    “对,蒸馏。把怎么蒸馏教给我,我来酿,你去睡觉。”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