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争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争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rabit2011同学,腾宽同学的打赏!

    *

    罗信从陆庭芳家里出来,罗平看到罗信双手空空地出来,不由奇怪道:

    “信儿……”

    “边走边说吧!”

    罗信有些无精打采,跳上了牛车。罗平脸色也变得阴沉,一边赶着牛车往城外走,一边寻思着,难道是陆家不给银子了?

    “信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信便坐到了父亲的身边,低声地开始讲述陆府发生的事情,说着说着,罗信的目光就是一愣,他看到了陆庭芳口中说的那个肖先生,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青年文士,那个青年文士眉宇之间有些郁郁,那个肖先生正在低声劝解着什么。只是几息的时间,双方相对而过,那两个人并没有看到罗信。

    “信儿,你怎么了?”罗平看到罗信不说话了,不由出声问道。

    罗信此时双眼发直。脑海中如同电闪雷鸣。肖先生怎么来了?既然已经来到了阳林县,为什么不去见老师?

    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

    熟读后世历史的他可是知道徐阶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是一个为目的不折手段的人。他的女儿被严世番暴打之后,站在他的面前,他都能够说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严家人这样的话,还有什么事情他做不出来?

    “不好。危险!”

    “信儿,什么危险了?”罗平神色就是一惊。

    “爹,我去老师家。”

    罗信跳下牛车。发足狂奔。

    “信儿!”

    罗平喊了一声,见到罗信头也不回地跑没有影了,心中也是焦急,急忙调转牛车向着陆府行去。罗信此时对阳林县已经十分熟悉,穿着小道向着陆庭芳家里跑去。

    “当当当……”

    罗信飞快地敲着门,当陆府院门打开之后,罗信便“嗖”地一声从老苍头的身边窜了过去。向着陆府深处跑去,老苍头就是一惊。刚想要发声喊,却认出是罗信,便嘟囔着:

    “这是怎么了?被谁追的?”

    向着门外看看,没有他人。这才把院门关上,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再说罗信发足狂奔,很快就跑到了堂屋,见到堂屋内没有人,便又向着书房跑去,半路上遇到了一个下人,便拦住道:

    “老师呢?”

    “回罗公子,老爷在书房。”

    那人话音未落。罗信便匆匆地向着书房跑去,来到了书房门口,罗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上前轻轻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陆庭芳低沉的声音。

    罗信推门走了进去,陆庭芳便是一愣:“信儿,你怎么又回来了?”

    “老师,二伯父危险。”

    “你说什么?”陆庭芳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罗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了一些道:“老师。我看到肖先生了。”

    “肖先生来了?”陆庭芳喜形于色:“太好了。徐大人一定是派他来帮助我的。”

    “老师,您为什么会如此想?”

    “为什么不如此想?”陆庭芳轻松地一笑道:“徐大人需要我去京城帮他。想必他已经知道了严党的举动,这才派肖先生前来帮我,这有什么奇怪的?”

    “老师!”罗信神色认真地说道:“如果肖先生早已经来到了阳林县,而没有前来见您呢?”

    “怎么会?”陆庭芳神色诧异。

    “如果是真的呢?”罗信追问。

    “你想说什么?”陆庭芳神色阴沉了下来,凝视着罗信。

    “老师!”罗信感觉到了陆庭芳的愤怒,但是他却不能不说,否则他会后悔终生:“是徐大人请你出仕,如果徐大人早早地派那位肖先生前来帮您,为什么他们不来见您?如果不是来帮你,那他们来阳林县做什么?君子坦荡荡,他们为什么要避着您,连见您一面都不见?这是君子之道吗?”

    “如你所说,既然他们不是来帮我,那么他们还来阳林县做什么?”

    “当然是达成徐大人的目的。”

    “什么目的?”

    “让您出仕!”

    “信儿你糊涂了吧?”陆庭芳道:“如果像你所说的,他们既然不来见我,又如何让我出仕?”

    罗信眼中的精芒一闪:“如果他们在晋阳府大牢内收买了狱卒,将二伯父杀了呢?”

    “什么?”陆庭芳呆呆地站在那里,双手都微微颤抖。罗信双目紧盯着陆庭芳继续说道:

    “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老师一定会认为是严党所谓,势必出仕,破釜沉舟地针对严党,这就是肖先生前来这里的目的。如果您能够不顾亲情而出仕,他们就不会采取行动。如果您为了亲情永不出仕,他们就会杀了二伯父,帮您出仕。”

    “啪!”陆庭芳猛然一拍桌子,狰狞地望着罗信道:“胡说八道!徐大人是坦荡君子,如何会做出如此卑鄙龌龊之事?如何会相害志同道合之人?你这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性,是为师看错你了,你走吧。”

    “老师!”罗信也提高了声音:“您又怎知他徐阶就是坦荡的君子?您又怎知他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会不折手段?”

    “你给我滚!”陆庭芳气得浑身颤抖,手指着门外大声吼道:“我辈同道身具浩然之气,那徐大人更是我辈翘楚,你竟敢如此亵渎徐大人,你给我滚!”

    “老师!”罗信也声嘶力竭地喊道:“您就是徐阶的炮灰!”

    “吱呀……”房门被推开,陆忠出现在了门口:“老爷……”

    “陆忠,把这竖子给我轰出去!”

    陆庭芳对于陆忠擅自进来倒没有生气,他可以说是陆忠看着长大的,是他最相信的人。心中也知道自己和罗信的声音太大了,让陆忠不放心,这才擅自进入。

    “陆叔,你立刻去县里几家大客栈秘密打听一下,是不是有一个肖……”罗信的目光望向了陆庭芳,陆庭芳愤愤地别过脸去,不搭理罗信。

    “老师!”罗信再次提高了嗓门,声音并不比陆庭芳小:“那徐阶如果坦荡荡,为什么不在朝堂之上直面严党?反而躲在幕后?为什么还要将他的女儿嫁给严世蕃?”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