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陆庭江被抓了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陆庭江被抓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野和罗胜都惊讶地望向了罗恒,罗恒举动对于罗野父子来说简直就是不可置信。罗恒是最遵守祖训的人,如今怎么变了?

    罗青的心中也是一动,目光闪亮地望着爷爷道:“爷爷,你是要教我回马枪吗?”

    罗恒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尴尬道:“青儿,回马枪不能够教给你,你也知道这是家规。”

    罗青心中虽然失落,但是心中也浮动着温暖,最起码爷爷给他解释了一句,这在之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罗青却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站在那里思索着。说实话,如今罗平都跟罗信说没有什么可教他的了,而且罗平还说,就以武艺上讲,罗青已经不弱于他大伯罗野,相差的不过是力气。等到罗青再年长几岁,就是罗野也不是罗青的对手,而且罗平曾经放言,就是爷爷罗恒也教不了他们什么了。罗青如今差的只是两点,一点是力气,这没有人能够帮他。第二点是战场上的经验,这更没有人能够帮他,就是爷爷也不行,因为爷爷也没有上过战场。

    罗平曾经也搞不懂罗青为什么进步如此快,以前罗青虽然是武痴,但是领悟力也没有如此高。后来罗青和罗信哥两个给老爹解释这是因为罗青读兵书战策的缘故,罗平才恍然。若不是年龄大了,罗平都想要习字。

    罗野和罗胜呆呆地看着思索中的罗青。两个人的脸上更加吃惊了。

    这不对啊!

    罗青听到爷爷肯指点他武艺不应该是乐得嘴都合不上吗?不是应该激动得眼泪汪汪吗?

    他以前最盼望的事情不就是想要爷爷指点他武艺吗?

    怎么现在却是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就是罗恒的脸上也现出了迷惑之色。

    而此时罗青已经想明白了,他根本就不需要爷爷的指点,而且罗信有些想法也没有隐瞒大哥。所以他知道罗信的想法,罗信并不想和爷爷他们家走得太近。而且爷爷还不教他回马枪,那他还去学个什么劲儿?

    便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了,爷爷,爹说我如今差的只是力气和战场上的经验。”

    罗恒祖孙三人脸色就是一变,罗青这句话说得可是有些傲了。话中的意思十分明显,那就是你已经教不了我了。罗恒当即沉下了脸道:

    “下午到家里来。我倒要看看你练到了什么程度!”

    “是,爷爷!”

    阳林县。

    罗平赶着牛车进入到县城。向着陆府行去。待距离陆府还有百米远,罗信将牛车停在了一个茶棚前道:

    “信儿,你去吧,爹在这里喝碗茶。”

    罗信知道老爹的性子。便也不勉强老爹,跳下了牛车道:“爹,我很快回来。”

    来到了陆府门前,上前握住门环轻轻地敲击三下,门内便响起了脚步声,“吱呀”一声,门内露出了老苍头的身影,只是今日老苍头的脸色很不好看,看到罗信嘴唇动了一下。最终却是轻轻叹息了一声道:

    “老爷在堂屋。”

    罗信的神色就是一愣:“可是来了客人?”

    老苍头便摇了摇头,不再言语。罗信见到问不出什么,便举步向着里面走去。顺着青石路向着深处行去。虽然还没有看到人,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一种凝重的气氛。心中不由暗道: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阳林县谁还敢招惹陆家?别说是在阳林县,就是在北方还有谁能够招惹陆家?”

    “呜呜呜……”

    罗信的耳边突然听到了哭泣声,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在哭,罗信的脚步就是一顿,他在考虑是不是进去。如果是在罗信没有拜师之前。罗信会毫不犹豫地退出去,但是如今已经拜陆庭芳为师。就不能够这样退出去了。只是他在考虑陆庭芳是否愿意将事情说给他听?

    一旦这是属于陆家的私密事情呢?

    最终罗信还是向着堂屋走去,堂屋的大门的开着的,还没有走进去,便看到了屋子里坐着几个人。有陆庭芳夫妇,还有着一个青年男子和两个女子,一个是妇人,一个是女孩儿。此时正是这两个人在哭,那个青年男子也在默默垂泪,而陆庭芳的妇人也在默默地擦着眼泪,陆庭芳则是阴沉着一张脸坐在了那里。

    罗信便又顿住了脚步,此时他已经站在了大门口,陆庭芳自然能够看到他。如果陆庭芳让他进去,他就进去,如果不让,他也就回去,至于取银子的事情那就算了。

    “信儿?”

    陆庭芳看到了罗信,神色就是一愣,今日并不是罗信前来学习的日子,所以陆庭芳才会露出诧异神色,随后脸上便现出迟疑之色,最终还是说道:

    “进来吧!”

    陆庭芳有三子一女,两个儿子在外地做官,当然都是七品小官。小儿子在京城读书,家中如今只有黛儿这个七岁的小女儿。如今家里出了事情,三个儿子却不在身边,而罗信作为他的弟子,便如同他的儿子一般,而且在他的心里知道罗信很有些急智,便想要和罗信商议一下。

    罗信进入到堂屋之中,先是给陆庭芳夫妇施礼,然后便望向了陆庭芳。陆庭芳便指着那个妇人道:

    “信儿,这是你二伯母。”

    罗信心中立刻便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个正在哭泣的妇人便是陆庭江的妻子。难道是陆庭江出事了?立刻上前给那妇人行礼道:

    “信儿见过二伯母!”

    “哎,信儿,不用客气!”二伯母一边用丝巾擦着眼泪一边带着哭腔说道。

    陆庭芳又指着那个青年道:“这是你二伯父的儿子,陆备。”

    “见过陆兄!”罗信便又上前施礼。

    “见过信弟!”陆备挤出了一丝笑容。

    “这是你二伯父的小女儿。”

    罗信看了一眼那个女孩,见到对方已经有十四岁的模样,便再次施礼道:

    “见过陆姐姐。”

    那女子也扶了扶道:“见过信弟。”

    “坐吧!”陆庭芳轻声道。

    罗信便坐了下来,然后将询问的目光望向了陆庭芳。既然老师将他给叫进来,那就是一定有事情和他说。果然,陆庭芳叹息了一声道:

    “信儿,你还记得上次那个肖先生吧。”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