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罗青习字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罗青习字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iu_同学(100),海老倌同学(100),书友141202005703591同学(100)的打赏!

    *

    这一路上碰到了六个人,罗平被夸了六次,满面红光地走进了祖宅,进入到堂屋,便见到爷爷奶奶都坐在椅子上,堂屋内倒是再没有别人。罗平不待罗恒开口,便将那一袋粮放在了桌子上道:

    “爹,娘,我给你们送些粮过来。这年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就算今年年景好,也要挨到秋收。爹,娘,二老也知道我只买了五百斤粮。只是我们家也只能够刚刚挨到今年秋收,我先送来十斤粮,爹娘先吃着,我们家勒勒裤腰带,把今年顶过去。粮食吃完了,再让大哥和小叔去我那里拿。就算我们饿着,也不能够让爹娘饿着。”

    罗恒的脸色就是一缓,不管怎么说,二儿子没有让自己开口就送来了十斤粮,给他留足了脸面,心中不由生出了一阵感激。至于只送来了十斤粮,二儿子不是说了吗?以后还可以去拿啊!

    对于二儿子一次只给十斤粮,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一旦冷静下来怎么会不明白?这是害怕送多了,自己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一家放开肚皮吃啊!二儿子家里也只有五百斤粮,这要是放开肚皮吃,两三个月就给吃光了。这家里可是一堆能吃的男人。

    奶奶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招呼着罗平和罗信坐下,又亲自给倒了两碗水,坐下叹息了一声道:

    “唉。老二啊,当初你要是多买些粮多好!”

    罗平便抓了抓脑袋道:“当初被爹一骂败家玩意儿,就少买了些。”

    罗恒的脸就是一红,吧嗒抽了一口烟没有出声。将目光望向了罗信道:

    “信儿,学业如何?”

    “还可以!”罗信恭敬地回答:“后年准备下场科考试试。”

    “后年啊!后年你才十二岁啊!不急,再多学几年再考也不迟。”这个时候一直躲在门口的小叔走了进来道。

    “小叔,我只是想要去见见世面。”罗信不淡不咸地说道。

    “也是!”罗智点点头坐了下来道:“见些世面。下次再考的时候心里不慌。信儿,你从明天开始到我这里来。我给你讲讲时文制艺。”

    “不必了!”罗信神色间毫不掩饰着自己的疏离:“陆伯伯留的作业太多,侄儿没有时间。”

    “陆翁?”罗智的眼里现出了震惊之色

    “是!”

    “陆翁教你时文制艺?”罗智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是,我已经拜陆伯伯为师。”

    “你老师不是林昌吗?”

    “老师劝侄儿去拜陆伯伯为师!”

    罗智的眼中便现出了羡慕之色道:“信儿,你下次去见陆翁。带小叔去好不好?”

    “你真是好大的脸!”

    罗信心中真是对罗智这种不见外的感觉有些无语,陆庭芳是你想见就能够见到的吗?连周玉这个知县公子都不是想见就能够见到的。把你带你去见陆庭芳?让陆庭芳知道我还有你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叔叔?我吃错药了?

    “小叔,没有老师的允许我是不能够随便带人去的。”

    “那……你下次去帮我说一下?”

    罗信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淡淡地说道:“我会和老师说!”

    “谢谢你,信儿!”罗智便有些激动。

    “不用!我只是和老师说一下,老师是否肯见你,不是我说了算。”

    “是,是!”罗智连连点头。

    “爹!”罗信将目光望向了罗平。罗平便站了起来道:“爹,娘。我回了。”

    “留下吃饭吧!”罗恒终于开口道。

    “不了!”罗平的脸上就现出一丝激动:“回去还有些活干。”

    罗信和老爹离开了爷爷家,一路上罗平都握紧了拳头,脸上激动的潮红。罗信便无语地摇了摇头。至于这么激动吗?

    “信儿,你知道吗?你爷爷第一次对我们这么和蔼。”

    罗信便无言地伸出手拍了拍老爹的肩膀,罗平却是挥了一下拳头道:

    “这种感觉真……”然后他就忘词儿了,便将目光望向了罗信,罗信便一张嘴吐出了一个字:

    “爽!”

    “对,就是爽!”罗平又挥了一下拳头道:“这种感觉真爽!”

    罗恒的家里。此时堂屋内已经聚满了人,大伯和小叔一家都坐在那里。罗恒目光扫过大儿子一家和小儿子一家。沉声道:

    “老二家已经同意给我们送粮了。不过,你们也都知道,当初老二家也就买了五百斤粮,加上老二一家,我们总共有十三口,如果我们敞开肚皮吃,根本就熬不到秋收,所以从今天开始喝粥。”

    “爹!”罗野迟疑着说道:“就是喝粥,每天半饱,也熬不到秋收啊!而且还不知道今年的年景怎么样?说不定还要继续熬下去。”

    “今年的年景要比去年强,这两天已经下雨了。只要我们熬到秋收就能够活下来。”

    “可是熬不到秋收啊!”罗智也哭丧着一张脸道。

    “那到时候再说!熬一天算一天吧!唉……”罗恒一声长长地叹息。

    屋子里寂静了下来,最终罗恒站了起来,脸上现出了疲惫道:“你们记住,如果我们家这次能够活下来,这都是老二一家的恩德。”

    夜!

    西厢房。

    罗信在研读着自己誊写的文章,罗青则是站在了桌子前,手拿着毛笔在练字。如今他《三十六计》已经读完了,开始读《孙子兵法》。同时罗信也开始教他练字。此时罗青对于习字已经没有任何抵触,自从他从学习兵书战策中领悟到武学之后,便喜欢上了读书。虽然他对于习文的悟性不高,但是却极有韧性,一年的习字,已经让他的字有了一些模样。

    最令他充满动力的是,自从张芸娘偶然知道罗青也会写字之后,看着罗青的目光就释放出崇拜的小星星,这让他在虚荣心爆棚的同时,练字的决心就更大了。

    罗信放下书,伸了一个懒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目光落在了大哥的身上,见到大哥练字的专注神色,脸上便露出了笑容,从椅子上站起身形,悄悄地来到了大哥的身旁向着纸上的字看去,便微微点头。罗青并没有发现罗信,依旧在一笔一划地习字,罗信看了一会儿便轻声道:

    “主笔所向,副笔铺陈,实笔所向,虚笔承接,势势相连,拉出走势。”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