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城(第二更)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城(第二更)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明末之秽土转生同学(1888),嘟噜狐同学(1888),不要扫雪同学2个(588),鹰飞三月同学2个(588),晚秋追梦同学(588),iu_同学(200),不要扫雪同学(100),少年立正向前走同学(100)的打赏!

    *

    “也别三次了!”罗信思索着道:“爹,一辆牛车能够一下子拉一千五百斤粮吧?”

    “能!最多能够拉两千斤粮,而且县城距离我们村也就不到二十里,没有问题。”

    “那就好!爹,我们今天就走,下午我们爷三个就去县城,一次买一千五百斤粮。等到离开仙城的时候,也差不多日落时分了。我们慢点儿走,等到回到村子里也差不多是午夜了,没有人会发现我们回来,这个季节村子里的人早就睡熟了,而且以我们爷三个的武艺也不怕半道出事。”

    “好!”这次罗平倒是没有丝毫犹豫,站起来道:“青儿,我们两个赶紧去地里把干出来,中午吃完饭,我们爷三个进城。”

    “哎!”

    下午。

    罗平赶着牛车,罗信坐在牛车上,罗青骑着马,爷三个进城了。路上有村邻问道:

    “二哥,这一家子进城?”

    “嗯!信儿进城有事,我和青儿顺道去县城访友。”

    爷三个进城之后。罗信没有去拜访陆庭芳,也没有去见周玉和张洵。直接去购买了一千五百斤粮,然后爷三个便离开了县城。

    临近午夜时分。爷三个赶着牛车悄无声息地进了村,回到了家里,将一千五百斤粮食暂时放进了地窖里,在接下来的几天,罗平和罗青又悄悄地挖了一个地窖,将粮食放进了新挖的地窖,这个地窖就挖在东厢房里。然后上面铺上青砖,没有人看得出来。

    这一日。

    罗信正在屋里读书。便见到大哥气哼哼地走了进来。罗信便笑,他知道今天老爹会提醒爷爷买粮的事情,看大哥那个模样应该是老爹被骂了。

    “怎么了,大哥?”

    “还能够怎么了?”罗青气哼哼地说道:“爹在田里提醒爷爷买粮的事情。爷爷说今年根本不会粮荒,只不过收成会少一些,买那么多粮放在家里,纯粹的败家。有几个钱就不知道怎么过日子了。”

    罗信便笑:“爹怎么说?”

    “爹什么也没有说,便回咱家地里干活了,不过脸色也不好看。”罗青闷闷地说道。

    “哼,看他们到时候来咱们家求粮的时候怎么说!”东厢房内传来了母亲的气愤声。

    罗青和罗信哥两个便相视而笑。罗信放下书站了起来道:“大哥,我去老师那里一趟。”

    “哎!”

    罗信之所以去林昌的家里,就是将旱情的事情和老师说一声。让老师也准备一些粮。来到老师家将自己的建议说了出来,并告知老师明天自己家里准备去县城购买五百斤粮,林昌思索了一下。便取了银两交给罗信,让罗信一家给他捎带二百斤粮回来。

    从老师家里出来,罗信又前往张树的家里,他来张树的家里倒不是让张树一家也买粮,张树家属于富有阶层,只要秋收的时候不大量卖粮就饿不死。他去的目的就是提醒张树秋收的时候不要像之前那样卖粮,要留下足够的粮食。

    这对于张树来说就是小事。很痛快地感谢罗信,又留罗信吃饭,想到那天在张树家喝醉,罗信心中就是一抖,连忙推辞离开。

    第二天。

    罗平爷三个又启程前往县城,这次他们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有人问起,罗平便做出担忧状道:

    “看这个光景,秋收的的收成未必好啊,去县城购买点儿粮食备着。”

    村里人都像看傻子似的看着罗平一家三口,这不是有钱烧的吗?这个光景不至于旱灾吧?罗恒听说罗平一家真的去买粮食了,将烟袋往桌子上一敲道:

    “败家玩意儿!”

    再说罗平一家行走在去县城的路上,罗平的脸上现出了担忧之色道:

    “信儿,如果今年收成不错,我们家可就是村里丢人了,你爷爷现在都骂我败家玩意儿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怎么骂我,你大伯和小叔两家还不知道会怎么挤兑我们家。”

    罗信便笑:“爹,不用担心。我们不能够为了面子就不准备。如果我们不准备,一旦旱情来了,到时候恐怕就是有钱都买不到粮。就算是没有旱情,我们可以留着吃,或者再卖掉就是了。我们现在去县城买粮不会贵,到明年就算是再卖掉也不会赔多少。不要管别人说什么,我们过自己的日子。”

    “好,爹听你的。”

    距离中午还有一个多时辰,爷三个已经进入到县城,罗信跳下牛车对罗平道:

    “爹,你们先去买粮,我去陆伯伯家和义父家一趟,既然我有了这个推测,总要告知他们一声。”

    “对,信儿你去吧!”

    看着父亲和大哥的身影渐行渐远,罗信转身向着陆庭芳的家里走去。站在陆府的门前,一种幽静的感觉便袭来,上前握住门环,轻轻敲击三下,门内便传来了脚步声。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露出了老苍头的脸。神色就是一愣,罗信已经有日子没来了。因为罗信已经将陆庭芳书房内的书都读过了!不过还是客气地说道:

    “罗公子来了。”

    “老伯,陆伯伯在家吗?”

    “在!”

    罗信便点点头,举步顺着青石路向着书房走去,仿佛走进了幽静的画卷里。他知道一般的情况下,陆庭芳都在书房内。来到门前,举手轻轻地敲了敲门,果然陆庭芳的声音:

    “进来!”

    罗信推开门走了进来,陆庭芳就是微楞:“信儿,你今日怎么来了?”

    “拜见陆伯伯!”罗信还是不紧不慢地先向陆庭芳儒雅地施了一礼,陆庭芳满意地点点头道:

    “坐吧!”

    “谢陆伯伯!”罗信坐下之后,也不待陆庭芳开口便道:“陆伯伯,信儿今日前来有一事儿。”

    “何事?”陆庭芳将身子靠在椅子背上,望着罗信。

    “信儿感觉今年的光景会不好,虽然不至于引起大的旱灾,但是恐怕旱情也不会少,还请伯父早日做些准备。当然……”罗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赧之色道:“也许是信儿杞人忧天,但是有备无患。”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