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规则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规则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文斗擂台之下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文先生声音就是一停,目光向着文斗擂台之下望去。而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一个青年书生的脸上,便见到那个青年书生昂然道:

    “文先生,学生是晋阳府刘秀文。学生有个请求,还请阳林县和阳曲县继续第三场文斗比赛。”

    “为何?”

    文先生冷然道,他的心里对这些州府和外县书生也有气,他们今天的起哄让文先生也很没有面子。

    “学生认为”刘秀文倒是全然不惧,侃侃而谈:“既然是文斗就要彻底斗出一个胜负,否则这文斗就是不尽兴。而且学生认为两县轮流举行文斗没有体现出文斗真正的含意。学生认为,如果一方以三战两胜获得胜利,那么另一方第二年可以成为举办文斗一方。他们赢的那一场就是赢的举办权。但是如果一方被另一方三场全部击败,那么他就没有举办文斗的权利,第二年的文斗依旧由三战全胜的一方举行。这才是真正的文斗。”

    阳林县和阳曲县的官员脸都气黑了,他们此时恨不得文斗立刻结束。

    再比一场?

    给你们起哄的机会吗?

    这个事情文先生做不了主,不由将目光望向了知府。这里最高官员就是知府,两县县令已经做不了主。知府看了一眼刘秀文,这个秀才他认识,在晋阳府很是有名,被誉为晋阳才子。

    揽须微微思索了一下,心中便有了主意。

    要说这场文斗和他这个知府没有一点儿关系,他没有参与一点儿意见,只是作为上司分润了一些功绩。

    但是……

    如果在这个文斗中能够加入自己的意见,那就完全不同了他就变成了参与和制定者,然后再在全晋阳府推广,如此大半功绩都会留在了他的身上。于是含笑点头道:

    “善”

    知府这一点头,两县县令就是一副苦瓜脸,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周知县还好一些,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赢得了这场文斗,就算第三场输了,今年的谁也说阳林县先用。不过是输掉了明年的举办权,和原来定的章程也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按照原来的章程,明年就是阳曲县来举办文斗。

    但是,李知县不这么想啊

    此时他的心中恨透了那个刘秀文,如果他们第三场再输了,那可真是光溜溜地回家了。不仅是输掉了今年的文斗,还输掉了明年的举办权,更关键的是在他的考评上一定会有一个差评,这才是他最介意的。

    但是,知府已经发话了,他也没有办法。文斗擂台之上的文先生宣布第二场比试结束,明日进行第三场。

    众人纷纷离去,周玉依旧跟着他老爹离去,而张洵和罗信也依旧和家人前往张洵的住处。

    阳曲县。

    李知县面沉似水望着站在他眼前的那些书生,凝声喝道:“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明天必须给我赢下来,这可是关系到本县读书人的声誉。今日想出来,大家都不要回去了。本官就坐在这里陪着你们。”

    众人都苦着一张脸紧锁着眉头思量着,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能够有难度的题。第三场是没有范围,但是自己想的题自己都能够解出来,这会难住阳林县的读书人吗?

    李知县站了起来对身旁的县丞道:“平之兄,你在这里盯着,我去招待布政使大人。”

    “是”

    李知县摇了摇头,急匆匆地向着门外走去。

    阳林县这边倒是气氛热烈,周知县没有再让县里的读书人想第三题,反正就算是第三场输了也无所谓。周知县想县城内最大的酒楼内摆宴招待各路官员和名流,席间倒是有人提出请罗信前来,倒是被知府摆手拦住道:

    “还是等到第三场结束我们再为小英雄庆功吧”

    众人皆笑。

    张洵家里也是一番热闹,罗恒看罗信的目光已经不同。他此时已经坚信自己这个孙子成为秀才没有问题,至于成为举人嘛,他还不敢想。但是即使是如此,对待罗平夫妇的态度也变得不同。因为他能够看出罗信很在乎他的父母,反而对他这个爷爷有些疏离。

    罗野面对罗信也和蔼了许多,罗胜更是望着罗信满眼都是小星星。小孩子的心理转变的很快,而且大明人对于读书人有着天生的敬畏。

    张树,林昌和罗智更是兴奋,这三个人在兴奋之下便喝多了,又吟诗,又高歌,让罗信张洵这些小辈一阵无语。

    阳曲县县衙后院,李知县又匆匆而回。他一陪完酒,心中有事,便急三火四地赶了回来。一进入到后院,便问:

    “可是想出来?”

    众人都低头默然无语,气得他就是一甩袍袖,坐在了椅子上,呼呼地喘气。这个时候,县丞走过来低声道:

    “大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个思路。”

    “什么思路?”李知县抬了一下眼皮,有些无精打采,气哼哼地道:“这次让周老儿压了我一头,真是令人憋气。”

    “大人,只要我们能够赢下这第三场,就也不算丢人。”

    “说得简单”李知县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噗”的一口将冷茶吐在了地上,阴沉着脸对一个衙役喝道:

    “不知道茶凉了吗?”

    “小的马上去换”

    那个衙役匆匆端起茶杯而去,李知县看了一眼县丞,压着火气道:

    “先说说你的思路。”

    县丞忙道:“我们不应该想我们知道的题目,我们都能够破解的题目,想必阳林县也能够破解,我们应该想想本县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越难越好,这样才有可能难得住阳林县。”

    李知县捋着胡须微微思索了一下,不由点头道:“这个思路好,对了,咱们县有什么没有解决的难事?拖的越久越好。可是……”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顿,脸上现出犹豫之色道:“总不能够让阳林县的书生来断案吧?这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

    “这自然是不能”县丞摇头道:“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

    县丞低声在李知县的耳边说着,李知县的眼睛渐渐地亮了起来……

    求收藏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