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关键时候孩儿再出手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关键时候孩儿再出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我看到相公了”突然小婶兴奋地喊道,爷爷,大伯等人也将目光望了过去,一脸的骄傲。

    “信儿”另一边传来了张洵娘亲的声音,罗信转过头道:“伯母。”

    “洵儿呢?”张洵的娘亲一脸的忧虑,她刚才听到了罗信的话,心中也担心自己儿子的身体。

    “张兄啊他可是厉害着呢”罗信便笑道:“刚才两县知县会面,那些书生都十分紧张,周兄和张兄却一点儿都不紧张,此时正在帮助那些书生平静心情呢。”

    张洵的娘亲当即脸上便现出了一片骄傲,周围的人都敬佩地望向了她。她便朝着罗信一笑道:

    “我看你更不紧张,还知道跑回来歇会儿”

    罗平夫妇和大哥的脸上当即也现出了骄傲之色。

    “嘿嘿……”罗信萌笑着。

    那边的小婶刚刚想要不忿地说上两句,却感觉到公公的两道目光望了过来,便不甘心地轻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见到没有人再关注自己,罗信便舒服地坐在了牛车上,游目四顾,便看到了很多小商小贩已经开始在最外围摆摊,如同庙会一般。

    这个时候在中央的双方官员并没有立刻去观礼台,而是依旧站在那里,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大约过去了两刻钟的时间,人群便又像海浪一般翻滚,向着两边退去,便见到并肩两个身穿官袍的人走在前面,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些身穿官袍的人。

    “这是……”

    罗信站在牛车上望去,心中就是一跳,看那官服便知道那是知府和布政使,而在后面还有着身着不同官服的人,自然还有着一些知县。

    “知府和布政使,还有其它县的县令都来了,这文斗的事情闹大了怪不得两县县令一直站在原地,原来是在等着知府和布政使。”

    阳林县和阳曲县县令带着一众官员和名流向着前方迎去。罗信距离远,也没有听到他们说什么,然后便看到那个知府走向了左侧阳林县的观礼台,而布政使则是走向了右侧阳曲县的观礼台。随从官员也仿佛早就商议好了一般,分成两部分登上了两座观礼台入座。

    在两边的观礼台上有着遮阳棚,而且不仅有座位,还有着桌子,上面摆着瓜果和点心,自然也少不了水酒。

    落座之后,大约过去了十几息的时间,便见到周知县站了起来,而与他遥遥相对的另一个观礼台上的李知县也站了起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相碰,仿佛迸射出无数火花。

    两个县令遥遥拱手,然后顺着楼梯向着下方走去,来到地面之上,走向中央的擂台,顺着楼梯走上擂台,在文斗擂台中央相聚,双方再次施礼。然后周知县便猛然停止了身躯,转向了正面,宏声说道:

    “各位大人,各位同僚,各位父老乡亲……”

    “就没见过你这么抢话说的。”

    和周知县并肩而立的李知县脸上带着微笑,却是低声说道。他不能不生气,这场文斗有着重大的意义,对自己的前程非常重要,这是把野蛮的械斗纳入高雅的文斗。这么多人看着,而且知府和布政使都来了,可见对这次文斗的重视。如果能够大获成功,恐怕会在整个晋阳府推广。他们两个就是发起人。如此谁先发言,那就证明这个主意是谁先想出来了。

    好吧

    这个主意确实是周知县先想出来的,但是能够在知府和布政使面前多说几句话,不是也能够留下一个好印象吗?

    就算没有知府和布政使在,能够让两县老百姓记住自己,那也是一个名誉啊而那周知县竟然抢先说话,他怎么能够不忿?

    周知县却根本不搭理他,憋足了一口气连声说道:“今日本官和李县令齐聚于此,只是为了解决两县争水之事。”

    “就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李知县气得低声骂了起来。

    周知县却是依旧满面红光的说道:“两县争水发生过多次械斗,使两县百姓伤亡无数,本官甚为心痛。”

    说到这里,周知县这一口气终于用光了,就在他回气的这个档口,李知县毫不犹豫地开口了。

    “本官和周县令贵为两县老父母,自然不会眼看着父老乡亲流血,所以经过了我们两个苦思冥想,多次商讨,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两县争水的办法”

    “是我想出来的”周知县低声道。

    李知县自然也不搭理他,继续说道:“这个办法就是文斗咳咳……”

    说到这里,他也一口气用尽,甚至为了多说一句话,让嗓子都感觉到不适,咳嗦了起来。周知县立刻开口道:

    “文斗的结果将会决定哪一县先用水,获胜的一方将具有优先用水权。文斗总共分为三场,第一场为算学,第二场为对联,第三场没有范围。嘶……”

    周知县开始急速地吸气,但是那李知县却已经开口接道:

    “第一场算学,双方轮流出题,以一个时辰为限。算不出来者为输。如果双方都能够算出来,则继续,一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见到李知县停了下来,周知县又急忙开口:“第二场对联之比,以一炷香为限。对不出来者为输,如果双方都能够对出来,则继续,一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第三场。”李知县又急忙开口:“双方轮流出题,每题以一日为限。三战两胜者为胜出一方。”

    话落,李知县望向了周知县,眉毛挑了挑,那眼中的意思分明就是,你抢了开头话,但是结尾却由我来。怎么样?

    周知县就瞪了他一眼,然后大手一挥道:“文斗现在开始”

    李知县当即就气得直翻白眼,周知县得意地朝着他一拱手,李知县也只好勉强地一拱手,低声道:

    “不要脸”

    “彼此彼此”

    两个人转身不再相互看一眼,各自走下擂台,向着属于自己的观礼台走去。

    远处的罗信看得直乐,罗青便有些不解地问道:“小弟,你乐什么?”

    “没什么”罗信急忙摇头,他当然不会说出两个知县在争风头。

    “信儿,文斗就要开始了,你不过去?”罗氏轻声问道。

    “不用”罗信摇头道:“关键时候孩儿再出手。”

    “嗤……”那边又传来了小婶的一声嗤笑,不过随后却再没有声音

    传出来,想是又被罗恒瞪了一眼。

    求收藏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