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两县聚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两县聚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一沙同学100的打赏

    关于这次文斗的地点两县也经过了激烈的争论,最后因为文斗之事是由阳林县先提出来的,所以这次文斗的地点便在阳林县,也就是说这次阳林县是主场。而下一次则是在阳曲县,两县轮流。

    但是,阳曲县也提出了要求,就是文斗的地点不能够距离阳曲县太远,最后经过协商,双方就把文斗场所定在了两岸。

    轮到阳林县主场的时候,就在县河的左岸,轮到阳曲县主场的时候,就在县河的右岸。

    此时在岸边已经搭建起一座高台,那里就是文斗的擂台。在擂台的两侧,各自搭建了两座观礼台,那是给两县县令和举人以上的名流落座的地方。

    左边是阳林县,右边是阳曲县。

    不要小看了明朝人看热闹的心理,实际上古代的生活也确实有些乏味,如今有着这样一场文斗,而且还关系到两县争水,所以两县有着大量的人涌了过来。还有晋阳府和其他县的读书人,此时的左岸已经聚满了人,就连河上都排满了一艘艘小船,人头攒动。

    见到两县的官员到了,围观的百姓纷纷散开,这个时代百姓对于官员还是从骨子里有着一种惧怕。

    两县县令走在最前方,身后跟着举人以上的名流和县丞,典史等人,然后才是秀才,童生和罗信这样没有功名的读书人。

    走过百姓排成了人形胡同,两县县令终于在中间碰面。

    “周兄”

    “李兄”

    两个县令客气地相互拱手为礼,全然没有当初为两县争水相互斥责彼此的怒色。两边的名流大多数也都相互认识,便纷纷地相互招呼,一时之间,大袖飘飘,文声阵阵。

    但是不管双方的人如何亲热,却是泾渭分明。罗信站在最后面,远远地看着中间的景象,不由低声笑道:

    “还真有决斗的气氛啊”

    张洵神色激动,心中澎湃,双拳紧握,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大场面,脑子都一时之间有些晕乎乎的。一旁的周玉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也是一片潮红。罗信将目光向着周围望去,左右两侧的书生都在激动的脸色潮红,前面的人看不到他们的脸色,但是也能够看出他们的脊背僵硬,罗信便轻叹道:

    “紧张成这样,还文斗个屁啊”

    周围的一些书生闻听,俱都转过来怒视着罗信,实在是罗信的话有些伤人。但是当他们看到罗信一脸轻松的时候,心中便有些惭愧,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心境还不如一个童子。如此一来,紧张的情绪倒是消散了不少。

    但是,罗信的声音并不大,也只有周围的书生听到,在前方的书生依旧处于紧张之中。周玉便低声对张洵道:

    “我去前面提醒那些秀才,洵弟去提醒那些童生。”

    “嗯”

    周玉和张洵兄弟两个便向着前方走去,一边前行,一边口中说着什么,便有书生不停地向着周玉和张洵拱手致谢。罗信站在原地看着周玉和张洵,心中暗道:

    “经此一事,大兄和二兄在阳林县士子心中地位有拔高不少”

    向着四周看了看,都是人。罗信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苦恼。此时大家都已经下了车,那些马车,骡车和牛车都停在了最外围,众人都是步行而来。

    “这文斗不可能很快结束吧?”罗信皱了皱眉头:“就这样在这里站着?这要是站一天,也太累了。就算自己自幼练武,这身体也才有九岁啊肯定吃不消啊”

    左右看了看,见到大家都将目光望向前方,没有人注意他,便偷偷地向着后面退去。一直退到了外面,然后找到了张洵家的那辆骡车,根叔正坐在那里,而且自己家的牛车也停在了旁边,在自家的牛车旁边还挺着一辆牛车,那是爷爷家的。

    那是大伯见到罗平家都买了牛,而且爷爷家的田也多,便和爷爷商议也买头牛,爷爷觉得今年也养鱼了,总不能够到时候舔着脸去管老二借牛车吧?

    再说了……

    等着上秋丰收了,就是卖那些鱼也足够买一头牛,所以便同意大伯买了一头牛。如今在那辆牛车上,爷爷,大伯等人正坐在上面,小婶还站了起来,遥望前方,在人群中寻找着小叔的身影。

    在张洵的骡车上,此时坐着张洵的娘亲和族人,而罗平夫妇和大哥则是坐在自己家的牛车上,那匹马则是拴在了牛车上。

    罗信挤了过来,先是和爷爷大伯等人问安,然后又向张洵的娘亲问安之后,这才跳上了自己家的牛车。还未等说话,旁边就传来了小婶的声音:

    “信儿啊,你怎么出来了?你是读书人啊,应该是去参加文斗。啧啧……这身衣服是你娘给做的吧?你就这么出来,岂不是辜负了你娘的一片心?”

    罗平夫妇也紧张地望着罗信,他们也不明白罗信怎么就跑出来了?难道信儿不想要参加文斗了吗?

    信儿是读书人,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参加呢?罗平的脸色都黑了下来,使劲儿地瞪着罗信。再听到小婶的话,那脸就更黑了。

    “爹,娘,大哥。”

    罗信先是笑嘻嘻的打着招呼,但是这三人都一语不发地盯着罗信,就是两侧的张洵娘亲和爷爷那边也都盯着罗信。罗信的脸上立刻现出萌状道:

    “这文斗恐怕不是一天能够结束的,孩儿太小,站不了那么久……”

    罗氏的母爱当即大发,将罗信搂了过来道:“是啊,信儿哪里站得了那么久?”

    罗平的脸色略缓,不过依旧不那么好看,瞪了罗信一眼,低声道:

    “习武之人,哪有那么娇贵?”

    罗氏便瞪了罗平一眼道:“这么小的身子这么能够站一天?该我儿出面的时候,我儿自然会出面。”

    “嗤……”

    那边便传来了小婶一声嗤笑。但是随后却传来了爷爷的一声冷哼。不管怎么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在家里关上门怎么都可以,却不能够在外面让人家看笑话。小婶当即收声,又开始在站在牛车上,在人群中寻找小叔的身影。

    求收藏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