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由下至上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由下至上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周公子和大人在书房”

    “劳烦通报,就说罗信来访。”

    “是,请随小人来”

    那个衙役自然也认识罗信,便引着罗信来到了周知县的书房,先请罗信留步,然后上前轻敲房门道:

    “大人,罗信罗公子来访。”

    “吱呀……”房门打开,周玉一步迈了出来,来到罗信身前执手道:“昨日分别,信弟今日就至,可是想为兄了?”

    “今日随家父进城,便来看望浩德兄。”

    周玉闻听,便向着罗信身后望去:“伯父呢?”

    “家父和大哥在城里办事。”

    “哦快进来,正好有事找你商议”

    周玉拉着罗信走进了书房,反手将房门关上。那个衙役已经离去。房门内,罗信恭恭敬敬地朝着周知县拜下去。

    “信儿拜见义父”

    周知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竟然绕过桌子来到了罗信的身前,亲自将罗信扶了起来,满脸慈祥地说道:

    “第一次义父也就接受了你的大礼,以后就是一家人,不必如此。”

    “是,义父”罗信垂手而立。

    “来,坐正好有事情和你商议一下。”

    罗信便道:“信儿惶恐”

    周知县便揽须而笑,示意罗信和周玉落座,两个人便坐在了周知县的对面。周知县望着罗信道:

    “你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嗯,也算是有件事情。”罗信轻声道。

    “何事?”

    “就是想问问于斌那三个人的事情,家母有些害怕。”罗信轻声言道。

    “这件事情啊”周知县轻松地说道:“你放心,我会把他们发配三千里。”

    罗信闻听便放下了心,于斌三个人被发配三千里,在有于典史暗中将那三个人废了,就算活着一条命,也不可能对自己一家造成任何威胁。

    “多谢义父”罗信恭敬施礼。

    周知县便摆摆手道:“这也是正常断案,并没有冤枉他们。信儿,你今日前来,正好有一件事情和你商议。”

    罗信神色便是微微一愣,自己在怎么神童,也不过是一个九岁的孩童,一县父母官,有什么事情会和自己商议?

    这……太高看自己了吧?

    于是,罗信急忙站起道:“信儿惶恐”

    “坐”

    周知县示意罗信坐下,然后温和地说道:“听浩德说是你想出来线穿九孔的方法?”

    “是我大哥……”

    罗信急忙辩解道。但是随后看到周知县那饱含深意的眼神,就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瞒得过周玉,却是瞒不过周知县。但是他也下定决心这件事情坚决不能够承认。

    看着罗信的模样,周知县便温和一笑,不再提及。同时对罗信更有信心了,如此成熟的心智,倒是可以和他商议一番。

    “信儿,你们上林村和下林村解决争水的方法非常好,值得全县借鉴。”

    “这都是村长他们想出来的办法。”罗信急忙道。

    “呵呵……”周知县便温和一笑道:“你可知道我们阳林县和邻县阳曲县也有着争水之事?”

    罗信便看了一眼周玉,然后摇头道:“听大兄说过一点儿。”

    罗信确实不知道,他刚到大明也就两年,还真是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只是听周玉简单地说过,周知县便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周玉便将两县争水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罗信还真没有想到两县械斗得如此厉害,上任知县就是因为此事而被罢官,这才有了周知县前来阳林县。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明白了周知县的意思,便轻声道:

    “义父的意思想要将两县械斗变成文斗?”

    “不错信儿认为可行否?”

    罗信思索了一下道:“可行想那阳曲县的知县也一定为两县争水之事头痛,只要义父和他通一下气,他也一定乐于与此。”

    周知县便揽须点头道:“如此,我就约周知县谈一谈。”

    “只是……”

    罗信有些犹豫,他犹豫的是自己以九岁的年龄提出建议,会不会让周知县觉得自己太过妖孽?

    但是,如果不提醒,事情没有办好,两县在发生械斗致使周知县被罢官那就不好了。毕竟如今周知县是他的义父,周知县的位置越稳定,官运越亨通,对自己越有利。

    “只是什么?”周知县眉毛一挑。

    “只是这由上至下不太好,未必能够达到理想的目的。”

    周知县轻轻捋着胡须,双眸就是一亮:“信儿的意思是?”

    “还是由下至上比较好”

    “啪”周知县一拍椅子扶手道:“不错,应该是由那些童生,秀才和举人请愿,然后我和李知县顺势而为。我会安排几个县学的学生来运作此事。”

    “义父要如何运作?”

    “自然是让那些读书人主动提出文斗争水的要求。”

    “可是那些读书人究竟会有多少愿意出头?他们心中也十分清楚,他们没有必赢的把握,如果输了,就是县里的罪人。而且不管哪个县输了,那些百姓是否会认同这个结果?如果不认同,依旧会发生械斗。”

    周知县便皱起了眉头,罗信便在暗中摇头,古代不是没有有能力的知县,但是绝大部分知县还都是读死书的人,灵活性并不强。

    “信儿,你有什么办法就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周知县原本只是随意地和罗信商议一下,却没有想到罗信却提出了如此多的问题。不管罗信是否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只是能够提出来就足以证明罗信的聪慧……

    不

    这已经不是聪慧的问题了,而是智慧。他的心中不由浮现出一个念头,难道陆庭芳不仅仅借给罗信书,还教导他为官之道?

    一定是这样

    否则再聪慧的孩子也不可能有如此处事经验。这不由让他把罗信的位置在心中又提高了一大截,真正地开始重视罗信起来。

    “真正的由下至上”

    “真正的由下至上?”周知县的目光中现出了一丝迷惑。

    “要由百姓首先发起,可以是……愤怒……比如……百姓的指责。

    ”

    “指责?”

    “对指责”罗信的思路开始逐渐清晰了起来:“可以先请几个说书先生,讲述一下两县争水的惨况,抨击一下本县读书人的无用,眼看着本县的父老乡亲在械斗中伤亡无动于衷,读的是什么圣贤书?

    如此当可引起百姓群情汹涌,矛头对向本县读书人。这个时候再请一两个学子振臂而呼,便会形成一股读书人的力量。”

    求收藏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