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知县之难事

正文 第七十七章 知县之难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当然,像这种重要的事情,他们也不会问。而此时的罗信倒是在思索先将前世记忆中的哪部兵书先抄写出来?

    正思索见,听到了脚步声,四兄弟转头望去,便见到青石路上有两条身影正被张家小厮引领着向着张树书房的方向走去。罗信目光一凝,那两个人的身影却正是他的老师林昌和小叔罗智。那两个人影很快地就消失在罗信的视野之中。

    “他们这是……为何如此匆匆?”罗信不由开口问道。

    周玉的目光也望向了张洵,张洵略微寻思了一下便笑道:“我倒是忘记了,这是争水之事。”

    罗信一听也一排额头道:“我倒是忘记了,明天就是争水之日。”

    “争水之日?”

    周玉的脸上不由现出了紧张之色。这不由他不紧张,阳林县有一个老大难问题,都把他父亲愁得多了几缕白发。

    阳林县和阳曲县是相邻两县,在两县之间隔着一条不大的河流。这条河流两边都是良田,每到春种开始也就是到了争水的开始。

    如果是一县之内的村子争水,作为一县之尊的知县自然可以压制下来,但是分属两县的事情就不好说了。哪个知县也不想自己的治下庄稼收成不好,而且大家都是知县,凭什么让着你?

    所以,两县之间为争水多次发生械斗,情节严重之时甚至发生命案,而上任两县知县,就是因为发生多人命案被罢官。

    周知县和阳曲县的李知县上任以来,虽然想尽办法,但是却依旧不能够阻止两县械斗。这也是因为两个知县都退步不得,谁敢让把水让给邻县?势必被本县大户质问,罢官是必然之事。

    但是……

    这样械斗下去,早晚发生上任知县的问题,如果真的再因为争水械斗死上几个人,他们两个的官也做不了多久了。

    如果在雨水多的年份,事情还好一些,而今年恰巧雨水要比往年少,这些日子都把周知县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发。

    所以,如今周玉一听到争水,他的头“嗡”地一声就胀大了,脸上的神色都变得紧张了起来。这要是在父亲的治下发生械斗,那可如何是好?看到周玉紧张的模样,张洵便笑道:

    “大兄不必紧张,我们上林村和下林村共用一条河,只是一条河满足不了两个村子的庄稼需求,时有争水之事发生。

    在以前两个村子发生过不少的械斗,两个村子也为此伤了很多人。有的人甚至永久地留下的伤残。后来经过两个村长的商议,便将武斗争水变成了文斗争水。”

    “武斗?文斗?”周玉好奇地问道。

    “嗯”张洵点头道:“下林村也有两个秀才,所以便由两个村子相互出题文斗,胜的一方先用水。而且两个村子轮流出题,去年是我们上林村出题,家父,林师和罗叔叔便和下林村对对子,结果我们村子赢了,所以去年是我们上林村先用水。今年轮到下林村出题……”

    说到这里,张洵的声音便顿住了,罗信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道:

    “二兄,刚才看到老师和我小叔行色匆匆,恐怕这次下林村出的题很难吧?”

    张洵也点点头道:“恐怕还没有想出应对办法吧?”

    周玉此时却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械斗就好。如此便不会影响到父亲的前途。

    “文斗……文斗……”

    周玉的眼睛不由一亮,如果让父亲和阳曲县的知县达成文斗的协议,这岂不是就解决了械斗的问题?

    就算是文斗失败了,那也是本县文人不如人的问题,父亲的职责就会少了很多。想必阳林县的李知县也乐于与此吧?

    “明日就是争水之日?”周玉问道。

    “嗯”罗信,罗青和张洵三个一起点头。

    “那我们明天一起去看看,如果这个方法可行,我推荐给我家父。”

    “推荐给义父?”

    “是啊”周玉的脸上现出苦涩道:“你们不知道啊……”

    周玉将两县械斗之事说了一遍,张洵,罗信和罗青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罗信便道:

    “大兄,明日争水之后,你就赶快回县城将此时禀报义父吧。在两县发生争水械斗之前最好将文斗之事定下来。”

    “嗯”

    一直到了晚上,林昌和罗智才离开了张家。而这个时候,四兄弟正在张洵的书房内。周玉和张洵在下棋,而罗信一边在教罗青习字,一边观看两个人下棋。

    别说

    一旦罗青去掉了厌恶习字这个想法,学习起来还真是不慢,这一个时辰下来,已经学了八个字了。正拿着罗信的毛笔按照罗信的字临帖。

    看到大哥学得认真,罗信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再看了几眼棋盘,便知道张洵用不了多久就输了。便不去打扰罗青,周玉和张洵三个人,走到了窗前,向着窗外的天空望去。

    正直黄昏。

    但是,天空中却没有一丝云彩

    “今年的雨水看来真是不足啊”罗信低着头寻思:“应该去县城购买一些粮食,以防粮荒啊”

    真正思量间,便听到了窗外传来了脚步声,抬目望去,便见到张树正向着这里走来,脸上挂着忧虑。

    罗信急忙移步来到了门外,远远地朝着张树施礼道:“义父”

    “信儿自家人不必多礼。”张树唤了一声,只是那神色中却是去不掉忧虑。

    听到罗信和张树的对话,书房内的三个人也都来到了门口。

    “父亲”

    “义父”

    “进屋说”

    罗信等人随着张树进入到屋内,然后分主次坐下,四兄弟便眼巴巴地望向了张树。张树神色有些严肃道:

    “这次争水文斗轮到了下林村出题。但是往常我们都能够打听到大致的出题范围,就像去年他们也能够打听到我们上林村的出题范围一般。是出对,是作诗,总有个范围,让对方做一下准备。

    但是,这次不同。应该是感觉到今年的雨水不足,下林村竟然没有透露出一丝出题的范围,这让我们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今天的雨水肯定不足,如果我们上林村输了,就要先紧着下林村用水,我们上林村的庄稼收不了五成,甚至更低。”

    求收藏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