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七十四章 为官之道

正文 第七十四章 为官之道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说到这里才想起自己也属于文人行列,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一旁的周玉却是冷哼了一声道:

    “我们努力早早通过进士考,入朝为官。如果青弟做错了,该有的降罪我们也就认了。如果无中生有,哼,我们三兄弟也不是光知道吃饭的。”

    罗信的心中就涌起了感动,他知道这是周玉真正地接纳了罗青,而不是因为自己而接受大哥。

    “多谢大兄”

    罗信已经改口,他们四个结拜,周玉的年龄最大,毫无疑问将会是大兄。闻听到罗信如此称呼,周玉也欣喜道:

    “信弟,我的字唤作浩德还有,我们结拜之事只有我们四个知道就行了。切不可向外招摇。”

    “为何?”张洵不解道:“我们不必招摇,但是也没有必要隐藏吧?”

    周玉轻声道:“信弟,洵弟,你们两个还小,没有经历过官场。”

    说到这里,自嘲一笑道:“当然我也没有经历过官场,可是平时倒是听家父说过不少。你们知道为官知道有几种吗?”

    “几种?”张洵问道,罗信却是深思了起来。周玉继续说道:“只有两种,一种的结党,一种是独臣。结党和独臣你们可明白?”

    “明白”

    罗信和张洵都压低着声音说道,虽然此时屋内除了酣睡的罗青之外再无别人,但是三个人还是心中充满了紧张。罗信也不例外,在前世他并没有做过官,虽然道听途说了一些,却没有亲身经历。但是他却知道仕途并不见得比战场轻松,反而有时更加凶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独臣就不必说了,这样的人只忠心于皇帝,只要是皇帝的命令,不管正误他都会坚决地执行。这种人在文人的眼中就是弄臣,大明是皇家与士大夫共治的天下,如果一切都由皇家说得算,这天下就大乱了。”

    说到这里,周玉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傲然,那是属于文人的傲然。而实际上在大明,文人确实有着和皇家一争的地位。

    “但是,皇上不是严禁结党吗?”张洵压低着声音问道。

    “这又哪里是禁绝得了的。”周玉苦笑道:“而且我们选择哪一方有时候是身不由已。”

    “身不由己?”这次轮到罗信瞠目结舌了。

    “是啊”周玉叹息了一声道:“天地君亲师当我们进士考的时候,主考官就是我们的座师,还有房师。

    生员之在天下,近或数百千里,远或万里,语言不同,姓名不通,而一登科第,则有所谓主考官者,谓之座师;有所谓同考官者,谓之房师;同榜之士,谓之同年;同年之子,谓之年侄;座师房师之子,谓之世兄;座师房师之谓我,谓之门生;而门生之所取中者,谓之门孙;门孙之谓其师之师,谓之太老师。”

    门生就是门人。原本考官与门人的关系,只不过是因了一场考试。一方是考官,一方是考生。考官是奉皇帝命令,考生是遵循制度应考,考中了说明本领到了,被录取是自己应享受的权利。二者之间是公事公办,本无所谓施恩受恩,可是,不知始自何人何时,居然形成浓重私交意识:你只要录取我,你就是我恩师;我只要录取你,你就是我私人。至于略略多尽了点心的,就更应感恩戴德了。

    而且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文人之间认同的关系。如果你将来与你的座师理念不同,于朝堂争论,那就是大逆不道,忘恩负义,被整个文人阶层多鄙弃。

    但是……

    这座师又不是我们能够选择的。

    我们做官是为了施展自己的报复,为百姓计,为大明计,为天下计。如何能够改变自己的志向而屈从座师?

    将来一旦我们兄弟碰上此等事情,总不能够因为一件事情令我们兄弟尽皆失位落魄,只要我们兄弟还有一人在朝为官,就有东山再起之日。所以我们不能够显露出结为兄弟之事,在表面上我们只是彼此欣赏的好友,如此将来也会让我们兄弟多了一番腾挪。”

    罗信和张洵默然片刻,齐声道:“善多谢大兄提点。”

    他们三个人在西厢低声交谈,在东厢罗信的父母也没有睡着。今天他们的心情是冰火两重天。一方面因为自己的两个儿子差点儿被于斌三人杀死而后怕,另一方面又因为罗信结交了知县大人的儿子而兴奋。这种交替的情绪下,如何能够睡得着?

    “他娘”

    “嗯?”

    “信儿如今已经开始结交朋友了,而且都是些读书人。让他再和青儿住在一起是不是不方便?”

    “他爹,你是想?”

    “我们是不是给信儿单独盖一间房?让他以后有一个读书和招待客人的地方?”

    “嗯是应该给信儿单独盖一间房了。房后就有地方,等过几天就给信儿盖吧。”

    “好”罗平点点头道:“不过还是要先征求一下信儿的意见。”

    “是啊”罗氏也点头道:“我发现信儿读书后,眼界比我们看得宽,看得远了。”

    第二天。

    一宿好睡的罗青倒是精神抖擞地醒来过来,罗信,周玉和张洵每个人都盯着一双黑眼圈醒来,相互看了看,不由指着彼此哈哈大笑了起来。

    罗青和罗信身上都有伤,也不能够晨练了。罗信便将大哥拉了过来,将四个人准备结拜为兄弟的事情说给了罗青听。罗青的眉宇之间就现出了激动之色。

    他知道如今大明读书人的地位,没有想到张洵,还有那个知县大人的公子都愿意和自己结拜为兄弟,他的心中怎么能够不激动?

    不过,他虽然憨厚,却也不傻,反而悟性很强。否则也不能够将罗家枪和关刀练到那个境界。只是稍微激动了一会儿,心中便意识到周玉和张洵很可能是看自己小弟的面子才和自己结拜,眼中不由现出了一丝失落。

    他眼中的这一丝失落被罗信看在眼里,心中便不由一痛。他不能够让罗青心中有这种想法,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以后罗青在周玉和张洵面前就会不知不觉地从心里觉得矮上一头。于是便对大哥说道:

    “大哥,我把你准备从军当将军和封侯的志向和两位兄长说了,两位兄长都很佩服你。”

    求收藏求推荐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