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早安,我的小甜妻!>正文 【3030】争辩

正文 【3030】争辩

书名:早安,我的小甜妻!作者:北方有狮人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另一边。

    一辆黑色卧车在马路上穿梭着。

    季母看着车速不缓不慢的样子,督促道,“你开快点,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季家就会被他们搞得一塌糊涂。”

    “……”

    “你听到了没有?”

    “……”

    “靠边,我来开!”

    “你能不能安静点!”

    季父不满的呵斥一声。

    “你……”

    “你给我安静点!”季父中断季母的话。

    季母的脸色瞬间耷拉下来,带着沉重的心情说道,“你冲着我吼什么,难道你想看着季家被他们彻底毁掉吗?”

    季父不答反问,“难道季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跟你没有关系吗?”

    “季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季母反攻道。

    季父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低吼道,“事到如今,你竟然不知悔改。”他顿了下,接着又道,“如果不是你先做出背叛我的事情,季家怎么会被人说三道四,又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所以在你的心里,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季母算是听明白了。

    她以为在季父的心里早已放下一切,可是没想到却深深的刻在他的心头留下阴影。

    季父的视线一直盯着前方,“难道不是吗?”

    “不是!”

    季母当即否认。

    “我不想跟你在这里争论。”

    季父摇头说道。

    季母死不承认,“你分明就是道听途说。”

    季父终止这个话题,吩咐道,“给李妈打个电话,打听一下季非离在家的情况。”

    季母没有按照季父的意思去办,反而火急火燎的说着,“你还是抓紧时间赶往军安小区吧,如果所有的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留的机会,那一切就完了。”

    季父的车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依旧朝前方行驶着。

    二十分钟后,他们顺利抵达目的地。

    季父正欲下车的时候却被一股力道拉住,“他们是不会轻易让我们进去的。”

    “此话怎讲?”

    “季非凡他们特意交代没有他们的吩咐谁也不能进去。”

    “哦?”

    季父的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好奇,鹰眸深邃的说着,“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什么意思。”

    话落,直接下车走向门口。

    没过几秒,直接被拦了下来,“季董,不好意思,季大少特意交代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不可以进去,所以您还是不要为难我。”

    季父狠狠的瞪了一眼安保,十分不屑的问道,“难道我这当父亲的来看自己的儿子还要看你们的脸色吗?”

    安保见季父的脸色耷拉下来,扬着虚假的笑容客客气气的说着,“您别误会,我也是奉命行事,毕竟季大少是我们这里的住户,所以我们不能违抗。”

    季父双手握拳,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真是笑话,我今天非要进去,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季母叉腰,“你们就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你个我闭嘴!”

    季父呵斥道。

    “季董,如果您真的想进去,那您不防给季大少打电话来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安保不敢擅自做主,只好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在季非凡的身上。

    “

    那里面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你能承担的起吗?”季母摇头纠正道,“是你必须来承担这一切。”

    “我做不到。”

    安保当即将自己的撇的一干二净,随即再道,“我对你们季家来说就是一个外人,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没有权利来承担这一切,所以季夫人要知道的是我只是奉命办事而已。”

    他说话的同时,视线不由的落在季母的身上,又道,“季夫人,您上次来对我口出狂言,这次还想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怪罪在我的身上?难道在你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把我们这种底层阶级的人放在心上?”

    他看向了季父,凝声道,“季董,如果季夫人在这样下去,那我就只能报警说你们恐吓我了。”

    “你……”

    季母恼羞成怒。

    季家的情况她很清楚,所以当务之急她不能来硬的。

    万一发生什么意外,那后果岂不是不堪设想?

    季父出面承诺道,“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不管里面发生什么都与你们无关。”

    安保认真的说着,“此话当真?”

    季父一脸认真的说着,“我向来说话算话。”

    安保再三斟酌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季父,“好。”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安保中断季父的话,“让我放你们进去?”

    “对。”

    季父应道。

    “希望季董不会让我失望。”

    “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可以。”

    安保一边说着,一边给季父让了一条缝。

    季父饶过安保,直接朝目的地走去。

    季母见状,匆匆的跟着季父的身后在路过安保的时候,不屑的说着,“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等季家过了这个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季父福督促道,“还不赶紧跟上!”

    季母不甘心的瞪了一眼安保,缓缓跟了上去。

    季父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头也不会的叮嘱着,“你最好别再给我搞出什么事端,而且你要知道季家现在这个时候真的再经不起你们折腾了。”

    “还不是因为安琪,如果她清醒眼前的局面又怎么会对顾恩恩做这样的事情?”

    季母皱了下眉,嘀嘀咕咕的说着,“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应该将这件事情公布于众,他们这分明就是没有把我们季家放在眼里,说到底,他是在跟我们作对。”

    “你能不能给我安静点!”

    季父停下脚步,回眸盯着季母咬牙切齿的说着。

    季母耸肩,追问道,“他们这么做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眼下,她真的再也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他们这么做,一定是为了报复季家,再或者是不想插手此事。

    可不管怎样,他们都不应该把季家的生死抛在脑后。

    季父眼底划过阴沉,可是很长时间都没有消失,“我希望你不要给我捅出不可收拾的娄子,如果你当真这么好奇,那你一会进去问他们便是,又何必在这里胡思乱想下去。”

    “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季母对上季父的视线,淡淡的开口。

    季父虚伪的笑了下,随后眼前涌来一群人,接着传来他们质问声。

    “季董,您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

    “季董,安琪拿刀威胁顾恩恩的事情您怎么看?”

    “季夫人,安琪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受了您的指使吗?”

    “季夫人,所有人的知道您和顾恩恩一向合不来,如今季家发生这样的事情您是不是在怪罪他们撒手不管?还是说在您的心里是想借机报复她?”

    “季董,请您给我们一个解释,好吗?”

    “……”

    季父听着他们的问题,碍于季家的脸面,他只好将所有的不满全部咽在自己的肚子里,“既然你们从里面走了出来,那想必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你们现在这样问岂不是在质疑自己?”

    为首的男人恭恭敬敬的问道,“季董,您实在逃避这个问题吗?”

    季母实在听不下去,所有的情绪全部爆发出来,“你们烦不烦!”

    她逼在他们面前,一字一句的说着,“你们这样是受了何人指使?还是说你们为了挖掘自己的消息可以在这里不择手段?”

    男人嗤笑,“你们这是心虚了吗?”

    “我们之间清清白白,心虚的人应该是你们吧?”季母不顾一切的问着,“你们究竟是受谁指使,竟然可以来插手我们季家的事情,甚至还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曝光。”

    男人不要命的说道,“我们只是想让所有人看清安琪的面孔,她其实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甚是可以为了到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他观察着他们的脸色,又道,“如果不是顾小姐大人有大量,安琪又怎么可能会平安无事?”

    他将事情推在男人的身上,“说到底,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身旁的一个女人小心翼翼的说道,“她不禁绑架了顾恩恩,而且还将她的脖颈划伤,发生这样的事情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你们给我闭嘴!”

    季母捂着耳朵嘶喊道。

    男人嘴角扬着一抹虚情假意的笑容,怪里怪腔的问道,“季夫人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季母反问道,“你们凭什么说安琪是咎由自取?”

    “她如果没有绑架顾恩恩,那事情还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你们是不是被季非凡和顾恩恩收买了?”

    “我们只是将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大家而已。”

    “你少在我的面前装作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季母直接捅破男人的计谋,“你之所以向着季非凡不就是想在他的面前立下头等大功,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在工作上飞黄腾达了吗?我告诉你们,这都是你们的痴心妄想。”

    她看着他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笑了下,继续说着,“想必你们是被季非凡赶出来的吧?”

    男人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所有的表情全部写在你的脸上。”

    季母指着男人的脸,肆无忌惮的笑着说道。

    男人无所畏惧的说着,“我们怎么可能会被季大少赶出来,倒是我们在出来的时候隐隐在他的眼里看到一抹杀戮,那是一种想要将安琪碎尸万段的眼神。”

    “你们给我滚!”

    季母张嘴骂道。

    他们竟然可以目中无人。

    不仅如此,压根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难道这一切都是季非凡挑唆的?

    来不及再继续想下去,直接冲着某个方向走去。

    “如果季家发生什么意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季父生怕季母捅出什么娄子,丢下一句话尾随在身后。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