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纨绔仙医 正文 第678章 十八年前,暴雨之夜

正文 第678章 十八年前,暴雨之夜

目录:纨绔仙医| 作者:步征| 类别:都市言情

    玄智大师在确认了凌云的身份之后,神色激动异常,甚至不惜在凌云面前暴露出了先天强者的气势,僧袍无风鼓动,显然是他体内的先天真气激荡所致。

    凌云依旧端坐不动,神情自若如常,就连目光都没有上移,他轻轻抬手,拍了拍慕容飞雪的香肩,传音告诉她没事。

    因为凌云能够感觉的到,玄智大师虽然激动,却没有任何要对他出手的意思,身上并没有涌现出杀机,一丝杀机都没有  。

    “慕容姑娘,老衲想和凌云小友借一步说话,不知可否请您在此稍后片刻?”

    玄智大师看着慕容飞雪,声音有些颤抖。

    慕容飞雪拿不定主意,扭头看向凌云,而凌云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对慕容飞雪说道:“慕容姐姐,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在慕容飞雪震惊而疑惑的注视中,凌云和玄智大师走出了这间禅房,两人很快来到了一处极为安静的禅室,等凌云进门,玄智大师小心的把门掩好。

    凌云来到禅室中央,站定,然后直接用传音入密说道:“如此看来,十八年前的事情,玄智大师也是知情者之一了?”

    令人意外的是,玄智大师竟然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当年,我并不在灵觉寺中……”

    “哦?那玄智大师又是为何,对我的事情了解的如此清楚?”

    玄智大师目露悲戚之色,嘴角儿抽了抽,先深吸一口气。然后才说道:“凌云小友,这一切。都是我的师兄,玄明亲口告诉我的。”

    玄智大师说完。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显然他也已经看出凌云身怀武功,身形一闪,僧袍拂动,一晃就来到了凌云的面前。

    凌云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意外,他诚恳道:“还请大师,把当年事情的经过告诉我。”

    因为这这件事情,关系到凌云的生母,还关系到凌家。他自然要问个明白。

    事到如今,玄智大师自然再也无需隐瞒,他也不用隐瞒,点了点头就对凌云说道:“想不到小友如今,竟有了如此惊世修为,那老衲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小友好了。”

    说完,玄智大师就使用传音入密,对凌云说了起来。

    其实事情的经过并不复杂。十八年前的暴雨之夜,玄明大师在自己的禅房里面静心打坐,忽然察觉到灵觉寺外有jīliè的打斗之声。

    当时,玄明大师已经是先天五层巅峰的修为。他感觉到灵觉寺外的打斗之人,境界都很高,于是心中暗凛。飞身出了禅房,直奔激斗的地方而去。想要看个究竟。

    然后他就看到果然有两大高手正在灵觉寺外的一处陡峭山岩上jīliè打斗,两人带起的拳劲掌风。竟能飞沙走石。

    两大高手均是黑衣蒙面,看身形是一男一女,男的身形高瘦,双臂奇长;女的则是身材窈窕,轻功奇高,来去飘飞之间,身段儿曼妙至极。

    只是,那女子的武功明显不敌那蒙面男子,被那男子杀的早已身受重伤,险象环生。

    玄明大师达到了先天五层巅峰的境界,见识何等不凡,他一看两人的真气和出招,立即就判定这两人都是魔宗高手。

    只是,玄明大师却不知道,这样的魔宗高手,平时见都见不到一个,为何又会在这暴雨倾盆之夜,在这灵觉寺外拼命?

    很快,玄明大师就通过两人在打斗中的对话,听明白了事情的缘由,竟然是为了一个孩子。

    那男子追踪女子到了灵觉寺外,却不知这女子把那孩子藏在了什么地方,知道自己被骗,于是怒而现身出手,想要把这女子抓住逼问。

    只听那女子厉声娇叱道:“司空屠,那孩子已经被你们暗中废掉了经脉,连二十岁都活不到了,你们为何还要赶尽杀绝?!你可知道,那可是我家小姐的亲生儿子!”

    司空屠森然冷笑道:“正是因为这个孽种,是你家小姐的儿子,我才来杀,不然何至于让我亲自出手?”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魔宗圣女打的真是如意算盘,想要让你不声不响的把这个孽种送出来,让他在世间长大,简直是做梦!”

    那魔宗女子娇躯剧震,她眼神一狠,娇叱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回去禀报小姐,她知道了,会把你挫骨扬灰吗?”

    这时,只听那司空屠在暴雨中仰天狂笑道:“你家小姐?挫骨扬灰?今天你们两个,有一个算一个,我保证让你们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老秃驴,别藏着了,滚出来吧!送你上路!”原来司空屠早已发现了玄明大师的踪迹。

    玄明大师见被人发现了,虽然明知不敌,却也只能现身,跟那女子一起,和司空屠对决。

    奈何境界差距太大,玄明大师先天三层巅峰的修为,竟连那重伤女子的身手都不如,两人拼死力战,却依然不是那司空屠的对手。

    几招之间,玄明大师已经连中司空屠的三掌,身体已经受了重伤,而那重伤女子也再次被司空屠打的吐血。

    不过,那女子聪明至极,在jīliè打斗中,暗中传音告诉了玄明大师藏孩子的地点,让他不要管自己,务必要把那个孩子救走。

    毫无疑问,那个孩子,自然就是现在的凌云了。

    为了掩护玄明大师离开,那女子拼死力战司空屠,招招拼命,只攻不守,让玄明大师有机会逃走。

    玄明大师虽然不忍看着女子就这么被司空屠杀死,可他明白,如果是他留下,两人很快就会被司空屠全部杀死,他自己就连司空屠三招都抵挡不住,万般无奈之下,玄明大师当机立断,先找到凌云把他救走再说。

    玄明大师瞅了个空当,飞出了战团,忍着重伤狂逃,隐约中,他听到那女子一声悲愤娇叱:“司空屠,想杀我青鸟,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你想要杀死小姐的孩子,那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

    然后玄明大师就听到了一声惊天爆响,紧接着就传来司空屠的一声惨呼,玄明大师仰天长叹,知道那青鸟必死无疑了。

    打斗声听不到了,只剩下了哗哗暴雨之声,玄明大师不敢回头看,因为这样的暴雨,就是淋,也能把那凌云给活活淋死了,而且他也已经身受重伤,魔气入体,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因此他必须尽快找到凌云。

    玄明大师忍痛狂奔,很快来到了青鸟所说的地点,然而,让他目瞪口呆的是

    是,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女子,身材和脸色绝美,脸色苍白,浑身湿透,怀中正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那婴儿在她的怀里,不哭也不闹,显得很是乖巧安静,秦秋月的身旁,还摆放着一个长条木匣。

    玄明大师见状,一番询问之下,知道这女子正是上山求佛的秦秋月,于是他恳求秦秋月抚养凌云,秦秋月刚生完宁灵雨,还没出月子,母亲的天性,加上凌云太过可怜,于是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玄明大师知道危险,怕再有魔宗之人追杀而来,他不想让秦秋月和魔宗之人沾上任何是非,于是劝秦秋月尽快下山。

    根本不用他劝,秦秋月家里还有一个重病在身的宁灵雨,她也放心不下,于是很快就抱着凌云,带着他随身而放的那个木匣,下山而去。

    玄明大师知道秦秋月的境界也就在半步先天,他受人之托,虽然已经重伤,但是生怕秦秋月遭遇麻烦,一直护送秦秋月安然到了清水市,这才告辞返回。

    回来之后,玄明大师再去三人的打斗之地,只见大雨倾盆,就连山岩上的血迹都被冲刷的点滴不剩了,哪里还有司空屠和青鸟的踪迹?

    玄明大师此时也已经是摇摇欲坠,体力早已不支,他只好返回了自己的禅房,当夜就修书一封,命人把书信交给自己的师弟玄智,让他火速前来。

    玄智大师赶来之时,玄明已经支撑不住了,他忍着最后一口气,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了玄智大师,就此阖然长逝。

    “想来,那位青鸟姑娘,应该就是你亲生母亲身边的人,而那个叫司空屠的人,更是魔宗的超绝高手,我后来去那悬崖峭壁之下,找过两人的尸首,却一无所获,两人至今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师兄说过,小施主身体的阳跷脉被废,很难活过二十岁,只是想不到,小施主竟另有惊世奇遇,不但身体完好,更学得一身绝艺,你的修为,就连老衲都看不透!”

    玄智大师一口气说完,凌云早已双拳紧握,双目中杀机暴涌,牙关咬得很紧很紧。

    半晌之后,凌云单掌立于胸前,对着玄智大师微微一弯腰:“多谢大师相告。”

    至此,凌云对当年,秦秋月捡到自己的那一夜,所发生的事情,已经全部了然于胸。

    凌家那么惨,想来自己的亲生母亲魔宗圣女,这些年肯定也不好过,青鸟拼死护他,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母亲就连自己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十八年是何等心情,可想而知!

    “司空屠,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还活着,否则,我要亲手把你挫骨扬灰!”

    凌云眼中杀机暴涌。

    紧接着,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盯着玄智大师说道:“不知道当年,玄明大师住在哪个禅房,我想过去看看……”(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