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纨绔仙医 正文 第375章 偷闲暧昧,底牌在手

正文 第375章 偷闲暧昧,底牌在手

目录:纨绔仙医| 作者:步征| 类别:都市言情

    凌云说完,忽然凝神打量起眼前的梁凤仪来,心说这女人真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性感迷人的味道啊,哎,可惜是张灵的小姨,不然的话……

    梁凤仪见凌云不说话了,忽然两眼发直的盯着自己,从上到下一个劲儿的瞄,她被凌云看的一阵不自在,实在忍受不了凌云火辣的目光了,顿时轻声叱道:“看什么看?真不知道你这个毛头小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两栋别墅让你说拆就拆了,怎么样,伤到哪里没有?”

    梁凤仪说着,忽然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凌云的面前,细细的打量起身上满是灰尘的凌云来。

    梁凤仪虽然穿着高跟鞋,可比凌云略矮,她偶尔一弯腰,宽松的雪纺衫里面,那两团白的晶莹剔透的高耸隐隐约约就展现在凌云的眼底,看的凌云心中的邪火直冒。

    凌云赶紧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没事,不过我看你好像倒是崴脚了,疼不疼?要不要我给你治治?”

    被凌云这么一提醒,梁凤仪还真觉得自己的脚腕火辣辣的疼,她抬起妩媚的眼睛白了凌云一眼道:“都是你,怎么喊都喊不住,脚腕都肿了,你说疼不疼?”

    凌云嘻嘻一笑,伸手轻轻抓住梁凤仪的柔软的胳膊道:“好啦,咱们不要在这大太阳底下说话,找个凉快的地方歇歇去。”

    凌云刚才收到了独孤墨的传音,说是勾连山已经熬不住了,让他现在就过去。

    梁凤仪抬手拍掉了凌云要搀扶她的手,坚持着想要自己走,可脚上一阵剧痛传来,差点儿就要摔倒,凌云眼疾手快,轻轻一揽梁凤仪的腰肢,一下子就把她揽在了怀里。

    “别硬撑了,我那边还有要事。咱们还是快一点儿吧……”凌云说完,也不顾梁凤仪的娇叱挣扎,一把揽起了她的娇躯,快速的施展了一个幻影鱼龙步,已经不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下。

    所有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凌云原来站立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了一道残影。再找凌云的时候,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啊……”梁凤仪只觉得自己突然之间在空中飞了起来,又似乎只是晃了一晃,吓得她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两人已经不在原地,而是来到了一座小高层的北面,人群的喧闹声从远处传来,显得这里更加安静。

    “天哪。这……”梁凤仪张开性感的小嘴儿惊呼,目光呆呆的望着凌云,那震惊的眼神就跟白天见了鬼一样。

    “这是轻功……”凌云笑嘻嘻的说了一句,便不再解释,而是把梁凤仪的娇躯轻轻放在了草坪上,然后蹲下身来,抬手就脱掉了她的高跟鞋。

    梁凤仪穿着肉色的透明丝袜,凌云握着她的玲珑玉足,只觉得手感很是光滑。他忍不住就攥在手里轻轻滑了一下,这让梁凤仪忍不住就是轻轻一颤。

    “你,你要干什么?”梁凤仪发出一阵急促的喘息,忍不住轻轻挣动了一下,一双秀美的眉毛微微蹙起。显然是脚上很痛。

    凌云正色看着她道:“还能干什么,你的脚扭伤了,很快就会肿的走不动道,我趁着你现在还能动。赶紧先给你治好了!”

    “净吹牛,你又没有膏药又没有止痛消炎的药。怎么能说治好就治好嘛!”

    梁凤仪虽然知道凌云的医术神奇,可她从来没有见过,根本就不信。

    凌云心说我要是还有清愈符的话,一个清愈符就能让你好的彻底了,不过清愈符都在柔儿那里用完了,只能使用灵枢九针了。

    他刷的一抬手就把九根金针拿在了手里,微微一笑对梁凤仪说道:“不要乱动哦,给你扎几针,很快就好!”

    这么简单的扭伤,凌云用灵枢九针实在是杀鸡用牛刀了,他只用九根金针稍微扎了几下梁凤仪脚腕周围的几处穴道,然后渡入了一点点灵气,梁凤仪扭伤的脚腕很快就消肿了,堪称神奇。

    “站起来试试……”凌云把九根金针拔了下来,然后笑着对梁凤仪说道。

    梁凤仪难以置信的起身站起,轻轻扭了扭脚腕,觉得真的不疼了,然后又不敢相信似的跺了跺脚,她忍不住有些古怪的看了凌云一眼。

    张灵没有骗她,凌云的医术确实是很厉害,她今天算是真真切切的领教到了。

    “走了!”凌云没有多说什么,他扭头就朝着远处的草坪走去——独孤墨自然就坐在那里。

    看到凌云过来,独孤墨嘿嘿一笑道:“我说,你还真把人两栋别墅都给拆了啊?我看你今天肯定惹下大麻烦了!”

    凌云哈哈大笑:“才拆了两栋呢,等会儿还要拆一栋,不过这一次,却是要当着局长大人的面拆,我看看他怎么阻拦我!”

    紧跟过来的梁凤仪一听凌云念念不忘的竟然还要拆人家的别墅,心头着急说道:“凌云,难道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再说,你已经拆了两栋了,今天肯定会被公安局的人带走的……”

    凌云看了梁凤仪一眼,然后抬手一指躺在地上的痛哼不已的勾连山,对梁凤仪说道:“你听听他怎么说,然后再看看我应该不应该拆田伯涛的别墅。”

    凌云说完,抬脚对着勾连山身上的几处穴道飞快的踢了几脚,为他暂时解除了痛苦,然后笑着对勾连山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是谁指使你拆我们家的房子,你又是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胆子?谁在背后为你撑腰,全部给我说出来!”

    凌云说完,扭头对梁凤仪说道:“我说美女,你的手机有没有录音的功能啊,如果有的话,就帮我把他说的话录下来好不好?”

    梁凤仪的手机是最新款的三星,当然有录音功能,她知道这肯定对凌云很重要,于是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启了录音功能。

    “是我的哥哥还有我的侄子。为了报仇,才让我这么做的,他们说背后有谢俊彦的父亲,谢振庭副市长,和公安局长罗重支持。肯定不会有事。如果你回来敢闹事的话,就立刻把你抓起来……”

    勾连山几乎是带着哭腔把这些事情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没办法,凌云给他下的禁制太狠了。那根本就胜过了十大酷刑,就连想晕都晕不过去,强撑了四十多分钟以后,他实在是撑不住了!

    他现在宁愿自己说完就立刻死,也不想再忍受刚才那种经脉逆行的痛苦!

    凌云听了几句就懒得听了。他淡淡一笑,直接

    走到了一旁,等待着公安局长罗重的到来,现在,他已经为自己争取了足够多的牌,就算扳不倒罗重,起码能让他老老实实的消停两天。

    因为整件事情对于凌云来说实在是太大,所以梁凤仪不敢有半分的马虎,她把勾连山说的话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全部录了下来,听完之后,才终于知道凌云为何会拆田伯涛的房子!

    “哼,是我我也拆!”梁凤仪等勾连山把最后一个字说完,气的俏脸煞白。冷哼了一声说道。

    凌云哈哈一笑,轻轻拍了拍梁凤仪的肩膀,反劝她道:“别生气啦,这不是拆了两栋了吗?等罗局长来了。咱们再去拆第三栋!”

    梁凤仪瞪了凌云一眼,娇嗔道:“你怎么这么喜欢拍人的肩膀啊?没大没小。真是的……”

    凌云哈哈一笑,然后对独孤墨道:“那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不方便过去,你去把那个田伯涛也带到这里来,等罗局长来了,咱们再好好跟他理论理论!”

    独孤墨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起身去了,凌云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单手撑地往后仰着身子,嘿嘿笑道:“勾连山,你说,你要是早把这些说出来,不就少受一些痛苦吗?”

    勾连山看着凌云的眼神就跟看见了魔鬼一样,眼神中闪现着深深地恐惧,却不敢表露出丝毫的愤怒。

    如果他早就知道凌云有这样的能力和手段,别说是他亲哥哥和亲侄子,就是他自己吃了亏,也绝对不会想着报仇!

    没办法,凌云的个人能力太强了,他一个人能够改变的事情太多了,今天只做了几件事情而已,现在凌云手中的牌,就已经多的足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凌云,我代表我哥哥和我侄子向你道歉,从今以后,我们勾家绝对不会招惹你,也不会想着找你报仇,你看行不行?!”

    勾连山在心中稍微权衡了一下,就已经知道自己这边必输无疑了,因此他开始给自己这一家人找后路。

    凌云淡然一笑道:“勾连山,看来你是个很聪明的人,不过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已经晚了,我给过你哥哥机会,也给过你侄子机会,而且是给了他两次机会,可惜呀……”

    凌云不管处理任何事情,他都有自己的分寸,什么人招惹了他,招惹到了什么程度,凌云一般都会当场反击,并且一次性给予最恰当的惩罚,该杀的杀,该放的放。

    不管是田伯涛也好,还是田小光也好,或者勾俊发,勾连城,还有青云影视,他都是只惩戒一次,把自己的道理找回来,也就算了,并没有任何赶尽杀绝的意思。

    可这一次凌云从下天坑到返回清水市,他万万没有想到,趁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内,自己所有的敌人竟然联合起来同时进行反扑!

    就连薛神医,李逸风,唐天豪这么强大的势力都根本顶不住,人人受到牵连,这让凌云愤怒之极,决定势必要痛下杀手,来一个敲山震虎,免得以后各种麻烦。

    所以凌云决定要在清水市立威,不然的话,他将来离开清水市的时候多了,要是每次离开都出事,那不麻烦大了?

    勾连山一看凌云根本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只能无奈的惨然一笑,听天由命了。

    独孤墨回来的很快,不过他并没有亲自把田伯涛带过来,而是由刀勇的几个小弟,把田伯涛给抬了过来。

    梁凤仪看到田伯涛竟然光着身子只穿着一个红裤衩,眼中立即露出了恶心厌恶的表情,把头扭向了一旁。

    凌云看了看被晒得跟死狗一样的田伯涛,淡淡说道:“姓田的,拆我家的房子,是不是拆的很爽啊?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爽不爽啊?!”

    田伯涛被扔在了草坪上,浑身被尖利的草尖扎的又痛又痒,不过这时候他却顾不上了,现在终于见到了凌云,于是赶紧出声哀求道:“凌云,我推了你家的房子,你拆了我两栋别墅,哦,第三栋别墅你也可以拆,我觉得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不管你要什么赔偿我都可以给你!只是求求你放过我,咱们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好不好?”

    凌云早已暗中传音给梁凤仪,让她继续开始录音,然后才冲田伯涛沉声道:“放过你,那要看看你等会儿的表现,清水市公安局长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我要看看你怎么说。”

    田伯涛刚才躺在地上,一直在琢磨凌云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把他的两栋别墅全部拆了的,最终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凌云不是一般人!

    赤手空拳,能在三分钟之内把一栋三百平的别墅弄塌了的人,能抬抬手就能点的他不能动的人,那要是想要他的命,还不跟玩儿似的?

    今天凌云来,只是拆他的别墅,如果凌云晚上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给杀了的话,那就别说别墅和官位了,一切的一切,就再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再多的钱,再大的权力,再多的女人,对一个死人有什么用?

    田伯涛作为一个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能够在临江路上混的这么牛逼,自然是非常有脑子的人,他想通了这一点,立即就知道自己确实是踢到铁板上了,凌云是可以直接要了自己性命的存在!

    凌云看了看勾连山,又看了看田伯涛,嘴角儿勾起了一抹冷笑,没有说什么。

    这两个人都很精明,都是很会见风使舵的主儿,不过他们的命运,却不在凌云的手中,而是在罗重的手中!

    警笛声大作,由远及近,凌云和独孤墨霍然抬头,他们知道,今天的重头戏,正式开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