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纨绔仙医 正文 第338章 全部伏诛,神农鼎

正文 第338章 全部伏诛,神农鼎

目录:纨绔仙医| 作者:步征| 类别:都市言情

    陈家的那位陈先生躲在远处一颗大树后面,眼看淩云和独孤墨一会儿工夫就斩杀了八名东洋人,知道这一趟肯定是凶多吉少了,他连一句话都不说,摇了摇头就准备逃走。

    凌云和独孤墨胸有成竹,知道姓陈的绝对跑不了,两人依然牢牢地对德,形成了包夹之势,不敢有片刻放松。

    先天境界的高手,如果想要全力逃遁的话,在这茫茫的密林当中,他们也无法追杀口

    果然,那位陈先生看到凌云和独孤墨没有任何阻拦他的意图,转身想逃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陈先生脸色大变,目瞪口呆,因为他看到自己身后到处都是树木,遮天蔽日,几乎连一丝缝隙都没有,根本逃不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陈先生心念电转,扭头看向了其他方向,却发现自己的退路早已没有了,要想走,只能从凌云和独孤墨的身旁冲过去。

    可是,他已经看清了凌云和独孤墨的实力,两人之中随便哪个人都可以在两招之内秒杀他,他不敢赌。

    现在只一种德,站在一起,才有机会获得一线生机,陈先生眼珠急转,直接从大树后面闪身而出,几个跳跃就来到了德川的身旁,跟他站在一处。

    “陈先生,我们遇到了袭击,你却躲到了一旁看热闹,这样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德】一脸的阴沉,不过现在大敌当前,他也不好对姓陈的当场发难,只能冷着脸对他进行挖苦。

    “德】先生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知道的,他们两个身份不明,刚才我实在是不方便露面,还请德,先生理解…“”,

    姓陈的脸上仍然带着一丝诌媚的笑容,对德,点头哈腰的说道。

    “哼!既然是你们华夏人,你代表陈家,这件事情自然应当交给你来处理!”德川毫不犹豫的把陈家说了出来,这样的话,等于是把陈家直接牵连了进来,陈先生就是想逃脱嫌疑,也没有用了,只能和他共司面对。

    “好说好说”,”陈先生心中暗骂了一句,脸上却依然带着奴才一般的笑容,然后转过头来冲凌云两人一抱拳道:“不知两位高姓大名,来自哪个家族,哪个门派?”

    凌云冷哼了一声,淡淡说道:“刚才你没听到么,我们是神农架的左右护法!”

    陈先生吃了个瘪,不过却丝毫不以为意,他依然嘿嘿诌笑道:“既然两位不想说,那我也就不问了,不过,我是咱们华夏京城七大家族之一,陈家的陈建仁,今天在这里偶遇,还想请两位给我们陈家一个面子…“”,

    凌云在曹珊珊口中听说过七大家族,知道京城有陈家这么一号,他早就从德”的口中听出来了,于是不屑一笑道:“陈家很了不起么?没听说过!不过你这个名字是真取对了,确实是个贱人!”

    陈建仁一看对方根本不买账,而且对他极尽挖苦,他就是再贱也觉得脸上挂不住,脸色微微一变道:“这位德,先生,乃是东洋的大家族之一,德】,家族的四公子,德,武脉先生,如果两位今天能够高抬贵手,我们两大家族,保证给你们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

    陈建仁立即换了策略,对凌云和独孤墨展开了利诱口

    独孤墨勃然大怒,不等凌云说话,就拿剑一指陈建仁道:“放你吗的狗臭屁!享受东洋人的荣华富贵?老子现在就一刻杀了你这个走狗贱人,看你还怎么享受!”

    凌云示意独孤墨稍安勿躁,他傲然一笑冲着陈建仁说道:“姓陈的,只要你说出你们来神农架的真实目的,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陈建仁扭头看了看德川武脉,心中沉吟了一番说道:“其实我们来这里,只不过是想找一样东西,不管找到找不到,都会立即离开神农架,完全没有其他的目的。”

    这个凌云早就清楚了,他装作饶有兴趣的说道:“到神农架里来找东西?找什么?”

    一看凌云这么说,德川武睬以为有机会展开谈判,立即上前出口说道:“左护法先生,我们找什么并不重要,因为神农架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最主要的就是来进行科学研究,你看……”

    他抬手一指远处篝火周围的几具尸体,心中一阵心疼和暴怒,可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说道:“这几个人,都是我们大东洋的考古学者,生物基因专家,我们保护他们来这里,主要就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

    凌云和独孤墨不屑一笑,只当德,武脉放了一个屁,凌云摇了摇说道:“既然你们不想说实话,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打完了再说!”

    凌云见他们说来说去,就是不提青铜鼎的事,知道再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只能想办法生擒了他们,采用狠辣手段才能让他们说出实情!

    他只在封闭的山谷之中得到了青铜鼎,却没有得到鼎盖,心中正遗憾着呢,刚才听到他们说起了鼎盖的事,当然心痒难耐。

    凌云传音给独孤墨,说德”武脉绝对不会保护陈建仁,让他一出手就放手施为,先制住陈建仁再说。

    凌云不想再耗费时间,他说翻脸就翻脸,一个幻影鱼龙步就冲到了德,武脉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刀!

    德”武睬和陈建仁还真没有见过凌云翻脸这么快的人,想不到他说打就打,德川武螓仗着境界高,浑然不惧,可陈建仁却是吓得抱头鼠宽

    陈建仁虽然只有后天七层的境界,可他的轻功着实不错,仗着周围的树木掩护,他跟独孤墨玩儿起了捉迷藏,独孤墨虽然境界高出了他许多,可身形闪了好几次,全都被陈建仁躲了过去。

    独孤墨已经彻底把陈建仁定义成了汉奸,见陈建仁这么滑溜,气的七窍生烟,他不管不顾,狂追陈建仁的同时,把他用来掩护身形的大树全都拦腰斩断了!

    “贱人,这下我看你还怎么躲!”

    独孤墨瞬间斩断了十几棵大树,虽然耗费功力很大,却也让陈建仁藏无可藏,远处的密林已经被小白使了幻术,他根本不敢进入,只能在倾倒的树干之间东躲西藏。

    不过令独孤墨郁闷的是,颠倒的大树比竖着的大树更容易藏身,陈建仁又是拼了命的狂逃,他更加不好抓了。

    “怎么会这么麻烦?!”凌云看的直皱眉头,双手猛地一刀,震开了德川武脉的长刀,借力身形往后急掠,人在空中对着陈建仁洒出了一把铁钉!

    “嗤嗤

    嗤……”这把铁钉瞬间封锁了陈建仁躲避的方向,他赶紧转变方向,可凌云左手急扬,瞬间又打出了六七把铁钉,把他所有的去路全部封死,独孤墨长剑一震,瞬间冲到了陈建仁的面前,手指连点!

    “噗噗噗噗…”,”一口气点住了陈建仁的六七处穴道,口中还狂骂道:“贱人,让你跑,我让你跑!我点死你!”

    “行了,快追德”他要逃了!”凌云刚才往后倒飞了七八米,帮着独孤墨抓住陈建仁的之后,发现德,武缘早已不再恋战,他脚尖一点地,身形扶摇直上掠上了树梢,正向远处逃窜!

    “小白拦住他!”德川瞬间爆发的速度不比凌云的幻影鱼龙步慢,凌云欲追不及,只能依靠小白。

    小白一直遵循着凌云的叮嘱,现在看到德】,要逃跑,它身形如电就从藏身的地方冲了出来,一道白影刷的一下也冲到了树梢上面,瞬间朝着德”迎面扑去。

    “哼!一只会幻术的小狐狸而已,哪儿有我们的东洋忍术厉害?!”德”武螓举刀就劈,刀势如电!

    “小白快闪开!”凌云此时已经来到了德,武睬的身后,他一看大惊,赶紧全力施展魔刀,对着德,武殊后背狂劈!

    同时,独孤墨也已经拍马杀到,他也毫不犹豫的举剑就刺!

    小白在空中一侧身,匆忙中躲开了德,武骑的长刀,可德”武脉左掌急挥,掌风带起一股狂暴的先天之气,直接打中了小白的身体,小白受伤急坠而落!

    “找死!”

    看到小白受伤,凌云彻底暴怒了,左手抓出一把铁钉就朝着身形受阻的德”武脉打了过去,同时脚尖一点树梢,身形立即冲到了德,武脉的前面,运刀急挥!

    凌云的铁钉,根本就破不了德,武螓的先天护身真气,他的实力要想对付德川武脉,只能凭借手中的魔刀!

    德川武脉果然对身后的铁钉不闪不避,双手举刀劈中了凌云的魔刀,不过这一次,他手中的长刀终于支持不住了,被凌云一刀斩断!

    德”武脉只顾着对付凌云,却没有避开独孤墨的长剑,他只来得及拧了一下身子,左臂就被独孤墨给刺中了,伤口极深,血流如注从当空洒落!

    独孤墨一刻得手,手上动作并不停顿,瞬间变刺为削,再次对着受伤的德”斩了过去。

    凌云也全力施展出了他的灭天刀法,刀势狂猛如雷,霸道绝伦,黑色刀芒彻底笼罩了德】武脉的周身!

    已经受伤,且没有武器护身的德,武脉被凌云接连砍中了四刀,终于败下阵来,再也无法提气施展轻功,身形掉落在地。

    “嘭!”凌云再次洒出了一把铁钉,专门朝着德,武脉受伤的地方打去,习时使用千斤坠身形急落而下,双手举刀对着德川武脉的头顶斩去!

    小白被德”打伤,凌云心疼无比,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留他的性命?!

    德川武脉大骇,也不管那些铁钉了,百忙之中举起右手就是一挡,同时脑袋猛地一歪!

    “噗!”冥血魔刀瞬间斩断了德,武脉的右臂,连同他的半边儿右肩,直接一刀斩了下来!鲜血狂涌,瞬间染红了他的整个身子!

    “啊!”德川武脉狂吼,赶紧使用秘法止血,可这时候独孤墨的长剑又到了,再次刺中了他的左臂!

    德”武脉顾不得这些,他现在已经知道凌云和独孤墨就是要他的命了,他赶紧一扭左臂,捂着右肩急跳而起,竟然还想再逃!

    “你跑不了了!”凌云冷哼一声,魔刀狂挥,横着就像德川武鲸的腰身斩去!

    德川吓得大骇,他左手不再捂着伤口了,赶紧去抓头顶上的一根树枝,身形猛的一缩!

    “刷!”凌云一刀就把德,武螓的双腿,从膝盖之处齐齐削断!

    “交给你处理!”凌云冲独孤墨说了一声,便不再管差点儿被切成人棍的德川武脉,身形一晃就来到了小白面前,俯身检杳它的伤势。

    凌云快速的给小白检查了一番,发现它只是被德,武螓的掌风扫中,受了轻伤,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一抬手就把九根金针和清愈符拿了出来,先用灵枢九针给小白调理了一下内伤,再用清愈符把它被掌风扫中的瘀肿消去,这才温柔的抱起小白,向陈建仁的方向走去。

    “把德川先生给我扔过来!”凌云对独孤墨说道。

    独孤墨冷哼一声,抬脚对着血肉狼藉的德川武脉狠狠一踢,一脚就把他踢飞二十多米远,习时他身形紧跟而上,又是一脚!

    “我让你吃金丝猴的猴脑,我让你打伤我们家美丽可爱的小白!”独孤墨踢着还不解气,踢一脚骂一句,直到把德川踢到了陈建仁的身边,才算停下。

    凌云毫不在乎德,武脉身上狂涌的鲜血,他抬手就从德川武螓的衣兜里把他见过的那张照片拿了出来,扫了一眼就知道,那肯定是青铜鼎的鼎盖无疑。

    “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了?你们来神农架到底要找什么东西?!”凌云嘴角儿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笑嘻嘻的冲两人说道。

    “哼,我是我们大东洋具有最高贵血统的德,家族的人,士可杀不可辱,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德”武螓达到了先天境界,他的生命力极其强悍,一条右臂,两条小腿全部被砍断了,鲜血流了那么多,竟然靠着一口先天之气,到现在还没死。

    凌云嘿嘿冷笑了两声,心中意念一动,巨大的青铜鼎就从空间戒指里面出来了,他抓着青铜鼎的一个鼎耳,往地上“嘭”的一放,然后淡淡问道:“你们是不是来找这个?”

    “啊!神农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