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纨绔仙医 正文 第256章 视死如归恩断义绝杀人的

正文 第256章 视死如归恩断义绝杀人的

目录:纨绔仙医| 作者:步征| 类别:都市言情

    牛芬娇劈头盖脸的把庄天德骂了十几分钟,光是唾沫星子就喷了半斤多,早已口干舌燥,正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喝茶水润嗓子呢。

    她一看孙星进来了,赶紧惊慌的站了起来,捧着孙星贼贱的猴脸,心疼说道:“哎哟,我的乖乖小宝贝,这是咋儿地了,怎么跑到这边儿来了?妈妈不是答应你了吗,今晚一定让那个小贱人到你房间里去陪你?看这小脸儿凉的,要是再着凉了可怎么办?”

    孙星做出一副又讨好又着急的表情道:“妈妈,这都把她抓回来一个小时了,她怎么还不过去?我等不及了嘛!”

    牛芬娇撇了撇嘴,抬手一戳孙星干巴巴的额头,嗔怪道:“你这孩子,刘道长这才刚把你身上的伤治好,这就等不及了?”

    话是这么说,可牛芬娇转头就对着庄天德骂道:“我说庄天德,刚才我该说的也都说了,我也给了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让你家人好好劝劝那个小贱人了,你到底是怎么决定的,赶紧说,我儿子等着她媳妇一块儿去睡觉呢!”

    庄天德一看孙星母子身后站立的那七八个彪形大汉,又想着孙星一家人住的那栋别墅里的另外六个人,浑身就忍不住的往外冒冷汗。

    婚事是他定的,就是到现在,他也一点儿都没有违反这门亲事的打算,不过看到女儿被抓回来的时候,那个痛苦挣扎的愤怒样子。庄天德心里还真是心疼。

    事情明摆着的,今晚自己的大女儿只要进了孙星的房间,肯定就会立即被猴急的孙星给摧残,依照孙星在京城的名声,庄天德知道,女儿今晚失身恐怕都是小事,搞不好会受尽孙星这个变态的折磨。

    如果是女儿嫁到京城,自己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可更可笑的是,这是在自己的家里!

    无论怎么说,女儿也是当爹的心头肉,要说不心疼,那绝对是假的,可为了家族,又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庄天德就是忍也得忍,不忍也得忍!

    庄天德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大骂了一声自己是王八蛋。脸上却谄媚的笑道:“孙太太,您不要着急,我这就上去把美凤那丫头带下来,让她去照顾孙星。”

    庄天德起身站起,牛芬娇画满眼影的双目中闪过一丝得意的不屑,冷冷道:“最好快一点儿,我儿子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就在这时候。孙星突然贱笑着开口道:“岳父大人,庄美凤是我媳妇儿。怎么能让您去喊她下楼?”

    孙星扭头又冲着牛芬娇乞求道:“妈,我要自己上去。把我媳妇接到我房间里去。”

    牛芬娇再次抬起白腻肥胖,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孙星的额头,嗔怪道:“行行行,就依你!反正那个贱丫头以后再也跑不了了,看你猴急的那样!”

    孙星得到了牛芬娇的许可,扭头用尖瘦的下巴一示意,带着三个彪形大汉直奔二楼。

    庄天德做梦也没有想到京城的大家族里,竟会有这样的母子,强横的就连他这个百亿富翁的面子都不给,连基本的表面上的礼节之类的文章都懒得做!

    他呆呆地看着孙星带着三个人上楼,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被牛芬娇的一声咳嗽给吓得咽了回去。

    几百亿的身价又如何?孙家如果想动他庄天德,金钱权力神马的都不用,现在只要牛芬娇下个命令,让带来的这几个如狼似虎的高手当场把他们一家给杀了,保证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就算是留下了,孙家只要在高层随便打个招呼,保证没有人下来查这件事,再说了,就算有人敢下来查,他一家人全死光光了,难道还能撼动孙家分毫?

    以孙家的势力,想找几个替罪羊替死鬼,那保证乌央乌央的多得是!

    他有钱,可孙家不但有钱,还有权有势,想让你庄天德有钱,你就能有钱,想宰了你,跟杀鸡杀狗没有任何区别!

    牛芬娇右手掐腰,扭着肥胖的躯体坐了下来,再次咳嗽一声,极有气势的笑道:“亲家,你看看这两个孩子的好事儿眼看就要成了,咱们是不是该商量商量你闺女过门的嫁妆的事儿了?”

    牛芬娇眼看儿子不受阻碍的上楼,终于改口称呼庄天德亲家,也不喊庄美凤是小贱人了。

    孙家娶媳妇,讲的不是聘礼,开口竟然是要求嫁妆,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也唯有孙家这样的家族能干得出来。

    庄天德冷汗涔涔的坐了下来,点头哈腰笑道:“应该的,应该的。”

    牛芬娇似乎很享受这种掌握一切的满足感,她扬起肥厚的双下巴得意道:“这才对嘛,这样的话,我就给孙星他爸爸打个招呼,只等两个孩子完婚,就让庄氏医药集团全面进入北方市场!”

    交易就是交易,上位者也有上位者的生存之道,庄天德嫁了女儿,要是还进入不了以京城为中心的医药市场的话,那丢人的可不光是庄家,而是孙家!

    因此,虽然牛芬娇强势无匹到这种程度,却不敢在这种关乎家族面子的大事上胡来,该咋办还得咋办。

    这句话总算是安慰了庄天德已经麻木的心情,他心中一片惨然,脸上却带着讨好的笑容。

    这就是有钱人的难处,要说庄天德在清水市,那是可以和李逸风唐天豪这样的存在平起平坐的人物,呼风唤雨,当之无愧的商界巨子,可一旦要面对孙家这样的家族,他不过依然是一只爬虫而已,一只吃的比较胖的爬虫。

    …………

    孙星很快来到二楼。直接扯开破锣般的嗓子大喊道:“我的好媳妇儿,你在哪个屋呢?老公我来接你来了!”

    庄美凤在卧室里听到这一声喊,浑身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寒毛根根倒竖,心中恶心无比。

    虽然还差那么一层,可庄美凤早已是凌云的女人,她刚才听说孙星就住在她家,当时虽然吓得花容惨变。可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自己的清白名誉,和贞洁,绝对不许任何人亵渎!除了凌云,谁也不行,宁可死,也不能便宜了孙星这样的垃圾人渣王八蛋!

    庄美凤和凌云虽然相处了只有短短的四五天,可凌云那无比的骄傲和心底的坚守。给了庄美凤从来没有过的心灵上的震撼和冲击!

    上岛咖啡的包间中,出租屋的沙发上。凌云的卧室里。浴室新买回来的浴缸里,两人都曾尽情嬉戏和互相抚慰过,庄美凤和凌云之间的点点滴滴,她都深深地留

    在了脑海的最深处,永世难忘!

    她是凌云的女人,无论凌云在或者不在她的身旁,她都要坚守自己的一切。哪怕用死来换取,她都无怨无悔!

    庄美凤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除了不能最后看一眼那个让她心神震颤的大男孩而略略的遗憾之外,庄美凤的心中。没有了任何的恐惧。

    听到越来越近的杂乱的脚步声,庄美凤盈盈一笑,眼神中闪过一抹决绝之色,她咬着自己的嘴唇,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姐姐!”庄美娜看着庄美凤脸上从来没有过的神圣的光辉,从来没有过的孤傲,清冷,娇艳,她彻底呆了。

    “美娜,你给我闪开。”庄美凤语音平静,淡淡的对庄美娜说道。

    庄美娜怔怔的让开了身子,庄美凤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因为挣扎而略显凌乱的衣衫,拂了一下自己酒红色的长发,抬脚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凌云,我是你的女人,我了解你的骄傲,我不会给你丢人!”庄美凤视死如归,在赵博敏和庄美娜的复杂的眼神注视之下,轻轻走了出去。

    她在门口俏然而立,对无头苍蝇一般乱撞乱找的孙星,语气如寒冰般冷漠说道:“孙星,你不要乱喊,我不是你的媳妇,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孙星一看庄美凤自己走出来了,先是被庄美凤的无敌美貌给震撼的一呆,听完她的话之后却突然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笑了!

    “哈哈哈哈!好,够味儿!”孙星眼中闪现着残暴狂虐的兽性淫光,指着庄美凤的脸蛋笑道:“庄美凤,你现在就给我装吧,你要是不这样,我还觉得玩儿你的时候,没意思呢!”

    说完,孙星笑容一敛,眼神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几步窜到庄美凤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庄美凤酒红色的长发,往自己的怀里就是一带!

    上周六他都想撞死庄美凤了,又因为那件事被凌云打了个半死,直到刘德明刘道长来了亲自为他治疗,才能下地行走,自然对庄美凤怀恨在心,根本不可能怜香惜玉。

    庄美凤避之不及,被孙星拽了个趔趄,她却咬着牙猛地抬头!

    孙星没有把庄美凤的头带到怀里,只采下了她的一绺酒红色长发,孙星嘿嘿一笑,把庄美凤的头发拿到鼻子前面嗅了嗅,嚣张的说道:“我孙少在京城玩儿过那么多处女,还没见过你这么倔的,好,今晚我就好好调教调教你,看看你能跟我强硬到什么时候!”

    这时候,庄美娜和母亲赵博敏从屋里来到了门口,庄美娜一看姐姐竟然被孙星这么欺负,她忍不住开口道:“孙大哥,我姐姐好歹是你未来的媳妇,你就不能对她温柔点儿?!”

    不等孙星开口,庄美凤突然忍着头上火辣辣的剧痛对庄美娜斥道:“美娜,你不要胡说,我永远不可能做他的媳妇!”

    孙星用一双色眼看着庄美娜道:“哟呵,我说小姨子,你想要温柔是不是?要不,你和你姐姐一块儿去我的房间里玩儿玩儿?”

    庄美娜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她一下子被孙星说的脸色爆红,心中憋着一口气开口想骂,可当她看到孙星后面那三个虎视眈眈的保镖的时候,不知为何竟把话咽了回去。

    庄美娜开始佩服起了姐姐的勇气。

    赵博敏实在是看不过去,她心中幽幽一叹,知道这是把自己的女儿推进火坑里了,她出口维护道:“孙少爷,您看,我也劝了美凤一阵子了,她这不是一听到你喊她就立即出来了么?看在我的面子上,还请您不要太为难她。”

    孙星移开了盯着庄美娜胸脯的色眼,不屑的扫了赵博敏一眼,从鼻孔中哼了一声道:“好吧,只要庄美凤乖乖跟我回屋,我不会为难她!”

    他心中却暗暗嘀咕道:“怪不得能生出这么漂亮的两朵花,我这丈母娘都这么老了,还风韵犹存呢!这身段儿,啧啧……”

    孙星最终把目光定在庄美凤的身上,斜着眼儿道:“走吧?!”

    庄美凤虽然抱了必死之心,可她现在手无寸铁,也不想死在自己母亲和妹妹的面前,只能选择跟着孙星下楼,默默地寻找着机会。

    至于反抗,那是想都别想了,庄美凤知道,在孙星带来的这帮人面前,她稍有异动就会被拦住,更别提反抗了。

    “妈妈,妹妹,你们以后要多保重!”庄美凤幽幽的说出了这句话,头一个迈步朝着楼梯走去。

    很快来到楼下,庄美凤对坐在沙发上的庄天德连看都不看一眼,她路过庄天德身后的时候,把脚步稍微一顿,目视门口,冷漠说道:“爸爸,我这是最后一次喊您爸爸,女儿欠你的,今晚会全部还给您,从今往后,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

    恩断义绝!

    庄美凤说完,两行清泪从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中流淌出来,泪洒衣襟。

    庄天德背对女儿,听了此话浑身猛地一个哆嗦,他用牙齿猛地咬住了自己薄薄的嘴唇,心中泛起了滔天的悔恨!

    庄天德心中升起了一个大大的疑问:“为了家族的事业,我这样做到底是不是值得的?”

    牛芬娇却根本不买账,因为京城的大家族里,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司空见惯了,她甚至冲庄天德斥责道:“瞧瞧你教育的好女儿,你把她介绍给我们这样的人家,却跟把她推到火坑里似的,非但不领情,还要跟你断绝父女关系呢!”

    这句话犹如火上浇油,又像是雪上加霜,庄天德的身体再次剧颤,却依旧紧咬牙关,无话可说。

    他第一次有了反悔之意,可惜,任谁都已经知道,马上就要生米煮成熟饭,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庄美凤再次迈步前行,很快走出了别墅的屋门,走入了凄风冷雨之中,孙星嘿嘿冷笑着跟着她,盯着庄美凤曼妙的水蛇腰和浑圆挺翘的娇臀,下身早已支起了可怜的帐篷。

    “别看了,今晚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乖乖认命吧,你可以装,你越装我觉得越刺激!”

    看到庄美凤站在了如丝如雾的细雨中,孙星猴急的冷笑说道。

    …………

    “停车!干什么的?!”

    庄氏别墅群的大门之外,庄家的十二名保安一涌而出,拦住了咆哮而来的悍马车!

    凌云不等悍马车停好,就推门从车里一跃而出,他身形矫健如龙

    ,眼神锋利如刀,大步流星向着十二名保安走去。

    “站住,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是私人住宅,不许你们乱闯!”

    如雾般的细雨中,凌云嘴角儿勾起一抹淡定悠然的迷人微笑:“杀人的!”

    话音未落,单手一扬!漫天花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