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纨绔仙医 正文 第089章 练体三层

正文 第089章 练体三层

目录:纨绔仙医| 作者:步征| 类别:都市言情

    从凌云头顶天门,眉心正中,丹田气海三处狂涌而出的仙灵气根本不受凌云的控制,浩浩荡荡,狂猛如潮,在凌云体内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中各自运行。

    奇异的是,他们却互不冲突,自己走自己的路线,谁也不干扰谁,因此凌云并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如果凌云现在可以用神识内视,他就能够清楚的看到,体内的仙灵气已经开始出现分化。

    最明显的地方,就是仙灵气的颜色。

    头顶天门涌出来的仙灵气已经开始呈淡青色,眉心正中的仙灵气呈淡金色,而丹田气海中出来的仙灵气则分出了黑白两色。

    此时,凌云这些天来吸收的各种灵气却依旧死海般沉寂,丝毫没有从潜藏之处游曳而出的迹象。

    只一瞬间,仙灵气就在凌云的体内循环了十二个小周天,昨晚凌云已经修炼到练体二层巅峰的境界,距离练体三层只差一层窗户纸而已,现在被霸道的仙灵气这么一冲,练体三层直接突破,并立即达到了练体三层中期。

    凌云大喜过望,正准备借助这么好的机会一举突破练体四层的时候,却发现体内的仙灵气已经各回原处,自己又丝毫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了。

    “这是什么意思?”凌云目瞪口呆。

    倏然而出,倏然而没,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呆若木鸡的时候,平民诊所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怀孕的女人走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凌云早晨救了的刘丽。

    刘丽早晨和凌云分开之后,心中莫名其妙升腾而起的那一丝异样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她并不是那种开放浪荡的女人,相反还保守的很。

    如果她是那种浪荡女人的话,又何至于被田小光逼迫到这种地步?恐怕她男人一出事,她早就打掉孩子,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刘丽回到家里,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半个小时以后,终于被她在一个不起眼的箱子里,找到了一支毛笔。

    这支毛笔除了笔管是石质的,笔锋尖锐之外,并无任何特异之处,相比于店里卖的那种精致华美的毛笔,更显寒碜。

    “人家保住了我的清白,又要救我肚子里的孩子,还给我钱,就用这么一支毛笔报答人家,实在是……”

    刘丽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说着话就想把这支毛笔再放回去,可她最终咬了咬牙,把这支笔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好歹是祖上传下来的,虽然卖都卖不出去,可总算是自己的一番心意。”

    刘丽简单吃过了早饭,带着包就去了医院,去替换自己的婆婆。

    她的婆婆自从儿子出了事之后,整日以泪洗面,每天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报应。”

    刘丽的婆婆整天说报应是有原因的。

    刘丽的老公叫做李云祥,是河南淮阳人,这个李云祥倒也普通,现在不过是个建筑工人,可他的祖上,却有几代人干过摸金校尉。

    摸金校尉,说白了,就是挖坟盗墓的。

    刘丽拿出来的这支石质毛笔,据她婆婆说就是李云祥爷爷的爷爷在一座大墓里面摸来的,没有砚台没有笔筒,只有孤零零这么一支毛笔。

    李云祥的爷爷,父亲,都是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现在刘丽刚怀了孕,李云祥就被工地上掉下来的砖头砸成了这样,她婆婆不说是报应才怪。

    中午过后,她的婆婆又过来替她,刘丽把凌云给她的一千块钱交给了婆婆,然后才把早晨的事跟她婆婆说了一遍,然后把要拿这支毛笔去报恩的想法说了。

    她婆婆本来听得心惊肉跳,对凌云万分感激,现在见自己的媳妇竟然要拿这支留着没有用,卖钱没人收的毛笔去报恩,忍不住道:“刘丽,人家救了咱,知恩图报是理所当然的,可你就拿这……这不是让人笑话嘛……”

    “娘,我也知道这东西没有用,可咱家实在是再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刘丽一脸的愁云惨雾。

    李母看着自己的媳妇犯了愁,最后只好点头道:“也罢,虽然咱们卖了几次卖不出去,可好歹也是传了百十年的东西,就当是个心意吧,如果人家看不上,你也别把它拿回来了,不管它是不是好东西,总之咱们家担不起这个物件儿,不然也不会出这么多事了,你就把它丢了吧。”

    刘丽点了点头,从医院里出来简单吃了午餐,就来到了平民诊所。

    凌云一看刘丽真来了,就再也顾不上研究体内仙灵气异动的事,赶紧招呼刘丽坐下。

    “刘姐,您过来了?”

    刘丽有了早晨的经验,根本不敢去看凌云的眼睛,她轻轻地点了点头,问道:“怎么诊所里就你一个人?秦医生呢?”

    可以说,在贫民区这一片儿,没有不知道平民诊所的,也很少有人不认识秦秋月。

    凌云微微一笑道:“额,我妈妈带着妹妹去市区买东西去了,不过您放心,我肯定会把您的身体调理好,不需要吃任何药物。”

    凌云现在是练体三层中期的境界了,纵然不能生死人肉白骨,可像刘丽这种因为急火攻心动了胎气之类毛病,他甚至不需要用银针。

    不过他想顺带着给刘丽调理一番虚弱至极的身体,因此还是把牛皮针袋拿了出来,抽出九根银针。

    “那个……刘姐,我是中医,这次给您调理身体,要用到银针,您放心吗?”

    “银针?扎……扎哪儿?”刘丽虽然知道中医,可她看到凌云牛皮袋上那上百根针,也有些头皮发麻。

    凌云理解她的担心,毕竟刘丽跟薛神医又或者那位被撞的老人不一样,那两位一个是中医泰斗,一个是昏迷不醒,他都可以放手施为,可眼前的刘丽就不一样了。

    凌云给了刘丽一个放心的笑容,轻声道:“扎肚子周围的几处穴道。”然后静静等待她的选择。

    刘丽一听凌云是要扎她的肚子,脸色刷的就红了,心中也有一丝忐忑,可当她不经意间看到凌云的眼神的时候,心头突的一跳,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那……要不要脱掉上衣啊?”刘丽姣好的面庞浮上了一层红晕,本来略显蜡黄的脸色,开始红艳了起来。

    凌云一心想着给刘丽调理身体,刘丽的这些细节变化他都没有注意,直接说道:“不用,您只要

    把上衣往上撩起来,然后再落一落裤腰就行了。过来吧……”

    凌云说着,先走到了诊所的一个黑色布帘后面,这里有一张简单的单人病床。

    凌云没有多想,可刘丽这时候早就脸红如血了,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是走了过去。

    刘丽小心的在床上躺好,并根据凌云的吩咐把自己的上衣衣襟撩了起来,白花花的肚皮立时暴露在了空气中。

    她羞得立即闭上了眼睛,到了这一步,只能任由凌云施为了。

    “裤腰还要往下落一落。”凌云见刘丽的裤子挡住了两处施针的穴位,于是说道。

    刘丽听了脸色更红,她闭着眼睛去拉自己的裤腰,可她现在已经躺好了,肚子那么高,又怎么能够得着?

    凌云看她努力了两次都没够着,于是好心道:“刘姐,要不我来帮您吧?”

    刘丽只能闭着眼睛羞红着脸点头。

    凌云轻轻抓着刘丽的裤腰往下微微一拉,孕妇的裤腰本来就很松,而且也很低,凌云这么一拉,一下子就看到了刘丽小腹下方的几丝黑亮毛发。

    他心头突的一跳,赶紧抬头,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再看。

    准备工作虽然暧昧又麻烦,可凌云行针却快捷无比,现在达到了练体三层中期,凌云九根银针在手,银针上灵气四溢,根本没有任何的阻滞。

    只用了三分钟,凌云就施展完了灵枢九针,这次他毫不吝啬,每施展一针,就给刘丽体内渡入一道灵气,行针完毕,别说刘丽肚子里的孩子从此无忧,就是刘丽的身体很快就可以恢复至健康人的水平,并且今后不会被疾病侵扰。

    “刘姐,您还需要躺一会儿,过一会儿我拔下针来,一切就都好了!”

    凌云说完,立即来到了布帘外面。

    刘丽本来又怕又羞,可凌云第一针扎入自己的身体之后,她立即就感觉到了体内的变化,等凌云九针施展完毕,那种舒服,安稳,暖洋洋的感觉传遍全身,她心里就别提有多踏实了。

    半小时以后,凌云过来拔完针,并小心的扶刘丽下了床。

    “现在感觉怎么样?”凌云笑呵呵问道。

    “那种心慌慌的感觉没有了,身体也不虚弱了,孩子现在很平静,很踏实。”

    刘丽欣喜说道,母亲和胎儿血脉相连,她根本不用检查,只凭治疗前后,身体不同的感觉,就知道孩子彻底没事儿了。

    “刘姐,恭喜你,是个男孩,小家伙很健康。”凌云呵呵笑道。

    “真的是个男孩儿?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刘丽忘记了害羞,欣喜若狂。

    凌云心说九针之后,我要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男是女,那还治什么病?

    凌云收针,刘丽重新回到椅子上坐好,她从自己的包里把那支毛笔拿了出来。

    “大兄弟,大恩不言谢,你刘姐家里现在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给你,这支毛笔是家传的东西,如果你不嫌弃,就收下吧。”

    说完,她不由分说的把这支毛笔塞进了凌云的手中。

    “刘姐您这是何必……”

    凌云话未说完,突觉体内的仙灵气再次异动,源源不断的通过自己的手掌,往那支毛笔里面涌去!

    凌云心中惊骇至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