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纨绔仙医 正文 第086章 风云际会

正文 第086章 风云际会

目录:纨绔仙医| 作者:步征| 类别:都市言情

    听到手机铃声,宁灵雨一下子止住了哭声,她忽的离开了凌云的怀抱,大大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抽噎着道:“哥哥,你会不会怪我?”

    凌云看了看被宁灵雨的眼泪打湿了一片的肩膀,心说有你这么个天生灵体的妹妹,我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

    他轻轻拍了拍宁灵雨的香肩,温柔笑道:“你呀,这两天哭鼻子的次数也太多了,要是你问几个问题哥哥都要怪你,哥哥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女儿家的心思,千兜万转,凌云又怎能琢磨的明白?

    宁灵雨见凌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心中更加感动,因为这说明哥哥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怪她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手机铃声一个劲儿的在响,宁灵雨擦了擦眼泪道:“哥哥,你接电话吧,我去帮妈妈打扫诊所卫生去。”

    说完,转身离开了凌云的卧室。

    凌云一看那嚣张的六个八,就知道是唐猛打来的,手机一接通,就听到手机那头唐猛的粗豪声音。

    “老大,你不是还在睡懒觉吧?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怎么样?房子找好了没有?”凌云直奔主题。

    唐猛嘿嘿一笑道:“嘿嘿,老大,我办事,你放心!已经找好了,找了三处,随你挑!你准备什么时候看房子?”

    凌云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他点了点头道:“你要没有别的事情的话,现在就去看房子吧。”

    唐猛天天闲的蛋疼,能有什么事情,他让凌云在家等他,说半小时就到,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

    云贵交界处,十万大山之中,苗岭山脉。

    苗疆苗寨。苗寨南边的十字路口。

    苗小苗和苗凤凰同样的一身苗族盛装,并肩站在一起,她们衣服上的各种银饰在早晨的阳光下反射着亮闪闪的光。

    “取蛊。”

    苗凤凰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苗小苗,淡淡说道。

    她的脸色稍微有些萎靡和憔悴,很显然,忘情噬心蛊被灵枢九针压制,苗凤凰和自己的本命蛊一脉相连,自然也不好过。

    苗小苗轻轻点了点头,神情虔诚而肃穆,她蹲下了曼妙的娇躯,用手中的小银铲开始铲土。

    小银铲锋利无比,苗小苗的力气更是大得吓人,挥铲如飞,身上银饰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看似坚硬无比的路面,很快就挖下了半尺多深。

    一个封的很严密的,暗红色的瓮状大坛子,开始展露了出来。

    “开坛!”苗凤凰低头看了一眼坛子的封口,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依旧淡淡道。

    苗小苗娇艳的脸上,神色更加肃穆和凝重,她的口中念着繁复冗长艰涩难懂的咒语,很长时间才念完,然后用手中银铲一挥而下。

    坛口破碎洞开。

    苗小苗双膝跪地,身体前倾,俯身看向坛子里面。

    坛子里的景象,足以把普通人吓个半死。

    蝎子、蜈蚣、蚰蜒、蛤蟆、毒蛇、蜥蜴……等等上百种奇形怪状的毒虫,五彩斑斓,犬牙交错,任谁一看,都知道那都是天下至毒之物。

    只是,它们都早已一动不动,全都死了。

    只有一只是活的,那是一只金蚕,个头大概有成人拇指大小,浑身灿金色,有冠,有眼,还有一对小肉翅。

    这只金蚕正在一只血红色的毒蛇身上趴着,缓缓蠕动,看到坛口打开,小眼睛滴溜溜乱转扫了苗凤凰和苗小苗一眼,它看向苗凤凰的时候,竟有些恐惧的缩了缩胖胖的身体。

    然后它又寻求保护似的,可怜兮兮的看向了苗小苗。

    “这就是用你的鲜血和泥做瓮,豢养了十二年的极品金蚕蛊,如今已经通灵,你这次出去,带着它走。”

    苗凤凰对苗小苗说道。

    苗小苗点了点头,雪白柔荑轻轻向前伸出,口中念了一句简单的咒语。

    金蚕振翅飞起,竟快逾闪电,划出一道金色赤芒,落入了苗小苗的掌心。它甚至还往刚才所处的坛子里看了看,一对小眼睛中露出一丝不屑之意。

    “它好可爱啊!”苗小苗和金蚕心意相通,忍不住欣喜娇呼。

    “天下至毒,莫过金蚕!它已经和你心意相通,为善为恶,全在你一心之间。”

    苗凤凰对苗小苗嘱咐道。

    “你千万要记住,外面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听到了没有?”

    苗凤凰的声音开始凌厉了起来。

    “婆婆,我知道了,我又不是没出去过……”苗小苗逗弄着自己的金蚕蛊虫,随口答道。

    “办完了事情就立即回来,不要在外面过多逗留。想来,你也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苗凤凰转过了身,往寨子里面走去。

    “你走吧,如果见到那个姓薛的,别忘了我让你捎给他的话!”

    苗小苗这才站了起来,随手一抛,金蚕就飞到了空中,撒欢儿般飞驰来去,围绕着苗小苗转圈儿。

    苗小苗看着苗凤凰孤寂落寞的身影,眼神复杂,最终叹了一口气,竟用汉语对飞着转圈儿的金蚕说道:“我们走吧。”

    苗小苗娇躯一拧,展动身形,速度竟也奇快无比,曼妙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只留在空气中一阵叮当的清脆响声。

    她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连翻了十四座山岭,才来到了外面一处更大的苗寨。

    这一处苗寨显然汉化就比较严重了,现代感也比较强,寨子里不但通了电灯电话,还修了通往外界的公路,有人甚至还穿着都市中的服装。

    这里的人们似乎都认识苗小苗,见了她都亲切的打招呼,苗小苗也都甜笑着一一回应。

    她很快就来到了这处苗寨的族长家里,熟络的跟主人打过招呼之后,径直进了一个房间,把她的苗族盛装换了下来。

    她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摇身一变,从一个身着盛装的苗族姑娘,变作了一个清纯甜美的都市美少女,手上还多了一个旅行用的拉杆箱。

    至于那只可爱的极品金蚕,在她进这处苗寨的时候,早已不知被她收在了何处。

    苗小苗用俚语跟主人笑着说了几句,那人连连点头,回屋打了个电话,十几分钟之后,竟有一辆轿车来到了

    这家门口。

    司机停好车,很尊敬的把车钥匙交给了苗小苗,然后就和主人聊了起来。

    苗小苗把旅行箱往后备箱里一放,然后坐进了轿车的驾驶室,她落下车窗冲着主人甜甜一笑,挥了挥手,然后启动了轿车。

    轿车发动,沿着寨子里的公路向山外驶去。

    不知道苗凤凰所处的寨子里,那些生苗少女,看到苗小苗这么彪悍的一幕,心中会作何感想。

    …………

    清水市,清水一中门口的学府路上,一个四星级的酒店标准间里面。

    这个标准间里,昨晚十一点住进来两个看上去很普通的男人。

    两个人长的都是扔进人堆里就不容易被人认出来的那种平凡样子,不过,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可一点儿也不普通。

    他们正各自坐在自己的床上,一个正在往手枪里装子弹,另一个的右手正熟练的把玩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左手则拿着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人很胖,正是穿着一身李宁运动服的凌云。

    “李义,你说,就这么一个胖学生,也值得组织派我们两个黄级杀手来杀?”

    玩匕首的男人对闷声往枪里装子弹的那个说道,言语间颇为玩味和不屑。

    “焦飞,你可千万不能大意,我听说这一单如果做成了,上头能收到八百万呢,咱们至少能拿三百万。”

    李义回头看着焦飞,可装子弹的动作却依旧不变,显然这动作他已经做过了无数次,熟练到不能再熟练。

    “且,杀一个学生罢了,明晚就提着他的头回去领钱!”焦飞目光中闪过一丝冷酷嗜血的神色,嘴角儿勾起,表达着自己的不屑。

    李义皱眉道:“焦飞,根据资料,这小子前天被一辆斯太尔给撞飞了十几米远,当场七窍流血,可第二天就生龙活虎的在操场上跑步了,这个人绝对没有那么好对付。”

    李义显然很谨慎。

    焦飞冷哼了一声道:“哼,被斯太尔撞飞十几米远,第二天就能在操场上跑步?谁看到了?如果没人看到,那么我们收到的资料就绝对有误!你以为他是我们组织里那些天级杀手啊?”

    李义是一个很耐心,很小心的人,却不善言辞,他见焦飞根本不把凌云放在眼里,想再继续劝说些什么,可最终闭口不言,装完了子弹,又上膛试了试,然后又闷声擦起了枪。

    焦飞斜着眼儿看了默默的李义一眼,然后冷笑道:“明天不用你出手,我只要一刀就可以要了他的命,然后回去交差。”

    说完,刀锋斩落,照片中的凌云一下子被劈成了两半!

    …………

    唐猛开车去接了凌云,两人先看过了市里的一处房子,凌云觉得这里不够僻静,出入起来很扎眼,连屋都没进就继续看了下一个。

    第二处房子,凌云只进去看了一眼就相中了。

    这里不但僻静无比,白天都少有人从这里经过,而且还是个独门独院,最主要的是,这里还很靠近发现七曜草的地方。

    如果从这里去小河边的七曜草那里,不过两千米,对凌云来说,根本就是两三分钟的路程。

    “老大,他们这里三室一厅,水电齐全,还有网线,说是十兆网速,下载片子很快的哦!你看,房东把房子也都打扫好了,还有这么多附带家具……”

    唐猛还在凌云旁边一个劲儿的炫耀,大力推荐。

    “恩,不错,就这里了,不用去下一家了,直接签一个季度的合同吧。”

    凌云当场拍板,决定租下。

    房东一听才签三个月的合同,顿时有些不乐意,不过唐猛过去凑在他耳朵边上说了几句话之后,房东立即变了脸色,满口答应。

    签合同,付了六千块钱房租,拿到房门钥匙,一切顺利无比。

    房东离去之后,唐猛往客厅的沙发上一靠,点了一颗烟,悠闲的吞云吐雾:“且,我说我爸是公安局局长,他还真信……”

    其实唐猛知道,房东是先看到了他那辆拉风的悍马,才选择性相信了他的话。

    凌云打量了一眼这所房子,越看越满意,他冲唐猛笑道:“干得不错,手机号没白给你,走,跟我回宿舍搬东西去!”

    唐猛发呆道:“现在就搬?”

    其实他心里想说的是,老大不会这么心急吧?难道今天晚上就要和曹珊珊在这里……

    凌云皱眉道:“今天不搬,难道明天同学都回来了再搬啊?赶紧走!”

    有车方便得很,凌云和唐猛只用了一趟,就把宿舍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刚租的房子里,上午十点半左右,全部收拾利落停当。

    “老大,那边还闲着两室呢,你要不用的时候,平时我来住行不行?”

    唐猛在那里想美事。

    “你趁早想都别想,这房子我是为了高考冲刺准备的,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凌云果断拒绝,开玩笑,自己要在这里一路冲到练体九层,唐猛天天来打扰还冲个屁啊!

    唐猛立时郁闷,心说老大肯定不是因为高考,肯定和曹珊珊有jq……

    凌云坐在刚收拾好的床上沉思了一会儿,他忽的长身站起道:“走,再跟我买点儿东西去。”

    唐猛看着眼前茶几上,刚给凌云从银行提出来的五捆百元大钞,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老大就是老大,花钱比我还猛!这气势……”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