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诸天演道> 第172章 还不给贫道滚下来!!

第172章 还不给贫道滚下来!!

书名:诸天演道作者:鹿食萍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呼啦!

    腿影漫天。

    一腿直奔陈希象的头颅。

    砰!

    陈希象面前的脑侧都被王处一的一脚踢的爆炸了!

    但王处一这在这时候听到了心田中炸开般的一道冷幽幽声音:

    “找死!”

    伴随着这道声音。

    他这一腿踢过去,居然正好是陈希象的一只手掌张开!

    五指如天罗地网,掌心内凹。

    呼!!

    一团空气顿时在这一掌之下塌陷了下去,出现了空气涡旋,气流被撕扯的呼呼发响!

    “不好!”

    王处一眼皮猛烈一跳,刚才已然感受到了陈希象可怕的修为力量。

    这一脚踢出秉持的是速度和力量,直奔陈希象的脑门而去,想的是即便这小辈修为力量或许比他强一些,但以他“铁脚仙”的名号,这一脚的身法速度和力量下,若是踢中大脑,即便是大宗师也要废!

    可他却没想到陈希象反应如此之快,好似周身长了眼睛,一掌探过来,带的气劲呼啸,直接抓向了他的脚腕。

    若是与之力量碰触,不用想又会是之前拳掌硬撼的局面,他再次被打退。

    “不能与他硬碰!”

    电闪一念!

    王处一道袍翻动,整个人好似一条从大江中跳出的鲤鱼一般,腰腹用力,摇动脊柱大龙,浑身都弹了起来。

    呼啦啦~

    这一弹之下,剧烈劲力带动衣衫爆响同时,他踢向陈希象头顶的一脚,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变向,整个人都扭转了一圈,避过了陈希象抓来的手掌,旋即收回右脚,另一脚以更猛烈的气势踢向了陈希象的腰腹!

    这一变招之下,那股北斗巨神“魁星踢斗”的意境化为了“江山倒悬”。

    一脚踢出,不再踢斗,而是踢向了陈希象的身体肋下,有一种“一脚踢翻江山社稷”的恢弘霸气,全真教的武功都创自王重阳,既有北斗之象,又有人间诗书之气,可谓是包含三教!

    轰!

    这一脚变招极快,已然提到了陈希象的道袍衣衫,触及刹那,将陈希象的道袍一脚踢得恐怖炸开!

    但却就在下一秒踢中陈希象的身体的时候。

    “空有花哨招式,修为太差,丢人现眼。”

    他眸光一片淡漠。

    电光石火之间。

    陈希象身体一前一后晃动,让这一脚擦着自己的道袍而过,丝毫没能碰到他!

    继而,

    一掌探出化拳,然后五指紧紧一捏,带起空气中好似鬼哭狼嚎一般的剧烈震爆!

    轰!

    一击太极图,朝下一栽!

    直接轰在了王处一的这条腿腕关节上。

    咔嚓!咔嚓!

    王处一尚来不及被陈希象这恐怖的应变反应震到,这一拳就已经砸进了他的腿关节,无边剧痛立即传递进大脑。

    一拳之下。

    铁脚仙王处一的这条腿,直接被一拳如刀般从中间砸烂,断成了两截。

    他的大腿和小腿从膝盖关节处直接分开,血液霎时四溅飞起,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炸响中,那半条掉落的小腿还没落地,就被随后一拳栽下去的劲风打成了烂泥!

    “啊!!!”

    却才在王处一发出惨嚎的瞬间。

    陈希象一拳之后,脚下一踏,再接一个进步,一出手就是狂风暴雨不放松。

    他进步探手一拉,一把抓住了王处一的上半截大腿,另一手抓在了王处一的腰带上。

    轰!

    进步一踏,两臂袖袍舞动,浑身劲力暴涌下,陈希象提起王处一猛然一抛!

    两个人交手到这一刻,那数招变幻,其实都是电光石火的事情。

    周藻行只看到王处一一腿踢向了这少年道人不成,就反被陈希象一拳打烂了腿,然后提着王处一如鸡仔般就抛飞了出去。

    “道长留情……”

    他一句话才出口。

    轰隆!

    王处一却已经被从他的府中大院抛出了十丈,直接砸在了一面墙壁上,恐怖的劲力和道士身体将一面墙都砸塌了!

    再一刻。

    砖石土雾暴起飞扬,王处一砸穿了一面墙后,在地上托出了长长的血迹,捂着胸口疯狂吐血。

    以先天高手强大的身体素质,即便是这样的重伤,他还没有昏死过去。

    躺在漫天土雾和碎石之中的玉阳真人一脸的灰败和绝望,脑子里就只回荡着刚才陈希象的一句话。

    “空有花哨招式,修为不足,丢人现眼……”

    身为全真七子之一的玉阳真人,竟被一个少年人打断了一条腿,还被冷叱修为不足,丢人现眼!

    一刹那之间,如此败果化作了无边屈辱和羞愤吞噬向了王处一的心田,让他简直比死还难受。

    而目睹了这一战完整过程的院中几人。

    包拯和展昭全都瞠目结舌。

    展昭一脸的骇然,被这少年道人动手之后所展现的刚猛凶暴之实力震得不轻。

    堂堂全真七子之一。

    天下道门全真教的二代弟子,被朝廷赐封“真人”之号的玉阳子,

    居然在交手不到一两个呼吸,就被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到十七八岁的少年人打断了腿!

    周藻行此时简直是又惊又喜。

    既震惊惧怕的是陈希象的出手如此凶暴,却又因为陈希象所展示出来的恐怖实力而心中大呼“这次真的碰到‘真人’了”。

    玉阳真人王处一身为真人,却被陈希象教训成这个样子,那么陈希象显然也是与他一样的“真人”一级,甚至于实力远超王处一这种普通的先天宗师。

    有这样的一个人帮他镇守洛阳,防范那些武林人士来捣乱,闹事,守护那把刀。

    他还有什么再不放心的。

    而再看到远处十几丈外的玉阳子之断腿凄惨模样。

    周藻行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些怜悯,却又更多的是厌恶,不由冷声对道。

    “你如此一位真人,本来为护镇本府而来,本府对你也是礼遇有加,但你一言不合就对另一位你道门中人出手,明明希象真人已经说了原委,你即便不信,也应该多方取证之后,再来出手对峙,但你却只是偏心偏袒自己教门,不分是非就对希象真人出手,连本府开口让你住手你都不听。”

    “现在落到这一步,当真是自讨苦吃。”

    周府尹的这些话扩散在庭院里,流进了浑身血污,断腿一条的王处一耳中。

    苏东坡和包拯也都叹惋。

    这二人都是文人极致,自然聪明智慧,对刚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清楚王处一倒也并非真正的十恶不赦之辈,不过只因此人太过“固执己见”,再加上对于全真教的声名有一种先天的“维护本能”,不能忍受全真教的名誉有丝毫污点被人指出。

    何况又是一个他眼中的“小辈”。

    这才至此下场。

    听到周府尹的这些话,王处一脸上青白变幻,一阵惨笑,扬声长啸,道:

    “好!好!好!”

    他转而艰难的双手撑地想爬起来,双眸遥隔十数丈外死死地盯着陈希象:

    “但即便如此,我全真教也并非你能侮辱,我败于你这小辈之手,是贫道学艺不精,愧对恩师,绝不代表我全真教是如你所说一般不堪,你有本事便杀了我!”

    陈希象闻言,眸光幽冷:

    “执迷不悟,送你一程!”

    一语落。

    他一步踏出,就要让这老道士遂愿。

    但却就在此时。

    哧!哧哧!

    突然空气里一阵剧烈的嗡鸣!

    连着数十道无形气劲朝着陈希象如暴雨天剑一般激射过来,将空气都割裂打穿了层层!

    这是……

    无形剑气!

    陈希象在这些剑气打来之前,就已经心中生出危机感应,而后一瞬之间,脚下连绵踏步。

    一道道无形气剑纷纷跟陈希象擦肩而过!

    陈希象道袍猎猎,避过了众多期间之后,瞬间抬头,一双眸光如电一般射向了墙头上窜下去的一条人影。

    那人影在发出剑气的同时,便从院墙外跳了进来,一把抓住了断腿的王处一,再一跃翻上了周府的屋顶,从上而下俯视一般看了下来。

    “大理段氏的一阳指!”

    展昭在那些无形气剑射向陈希象的时候,立即脱口而出,继而脸色冷然喝一声,拔剑遥指屋顶上之人:

    “大胆狂徒,竟敢擅闯府尹宅邸,你是何人?”

    陈希象已然看清楚了这个屋顶上人的身形。

    一袭白衣,身材高挑,手中执拿一把纸扇轻摇,气质丰神如玉,是为读书人打扮的白衣公子。

    这位白衣公子将王处一从地上救走之后,脸挂如玉淡笑,对着陈希象拱手见礼:

    “在下大理段玉楼,这位王道长之师重阳仙人和我大理国素有交情,是以玉楼当然不能见死不救,还请道长原谅则个。”

    大理段氏。

    段誉的后人?

    陈希象站在院中,眸光波动了一点,旋即淡漠一笑:

    “我猜你不会这么巧出现在府尹府上就是为了救这全真教的老道士,你应也是为了周大人的那把厚背刀来的吧。”

    一语既出。

    点破来人目的。

    周藻行当即面色一变。

    自从厚背刀的消息被那秦梦瑶放出去之后,虽然也有一众小毛贼会来府邸附近打探,但都不敢进来。

    今日这终于是有人进来了。

    还是大理皇室的人!

    段玉楼听到陈希象的声音之后,不由得微微一笑,轻摇纸扇,也不掩饰来意,道:

    “本来这府上是王处一道长在镇压,在下碍于我大理和全真教的情面,始终不愿意和王真人起冲突,是以不得不先在附近看着,直到看见王真人被你打伤,还要下杀手,才不得不出手。”

    说罢,他转身看向了一脸灰白,羞惭满面的王处一,叹息劝慰道:

    “真人也不必如此,听说贵派的丹阳真人和长春真人已然下山寻找你了,今天在这里败了一场,来日再找回便是,武林中人,哪有不败的。”

    王处一听到自己的师兄弟居然也下山了,不由得心中升起一团亮光,旋即又神色黯然,自己今日大大丢了师尊和教门的脸,这还有何脸面再去见……

    就在段玉楼正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

    突然,下方庭院里。

    陈希象负手再后,袖袍飘舞。

    他望着屋顶上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不由得沉笑一声:

    “贫道受府尹布告邀请,来这府上是为了护刀,而你既然是来盗刀的梁上中人,见到贫道不知快逃,还敢在这闲聊漫谈。”

    一语落,

    陈希象神情冷然,朝着屋顶暴喝一声:

    “梁上鼠辈,还不给贫道滚下来!!”

    这一喝!

    真宛如雷出山中,惊天动地!

    音波震荡,隐隐约约一圈圈涟漪以陈希象为中心,四面发散出去!

    砰!砰砰!砰!砰砰!

    四面八方,砂石震荡,土雾飞扬!

    方圆数十丈之内,好似神灵叱喝,天摇地晃,万灵颤抖。

    轰隆~~

    段玉楼和王处一脚下的屋瓦一阵簌簌而动!

    竟然要在陈希象这一喝之下,有整座屋顶都要塌陷地危险!

    “不好!”

    段玉楼面色大变,感觉到自己的体内血液都被一喝带的震荡起来,再加上脚下屋顶剧烈晃动,他二人身形立即不稳,直接栽倒下去!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