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动漫> 伊塔之柱>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寻求胜机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寻求胜机

书名:伊塔之柱作者:绯炎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在湛蓝的光芒横贯天空的那一刹那,影人的舰队犹如一道厚重的墙垒徐徐裂开一条口子来,然而就在那条裂口之中,方鸻看到了一条模样古怪的风船——它庞大得好像是巨人国度的造物一样,巨大、漆黑、耸立如墙的船身上,矗立着数不清的棘刺,仿佛是一头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型的棘皮生物一般。

    而在那东西的周围,还环伺着许多原本同样体积庞大,但相较于前者却显得十分微渺的影人的主力战舰。

    那是影人的旗舰!

    几乎是顷刻之间,方鸻就意识到自己捕捉到了什么,他从未见过这么巨大而古怪的风船,庞大得几乎让人感到有些不安。只是他倒在甲板上,脑海之中却犹如一道电光划破黑暗般,忽然之间产生了一个想法。

    方鸻咽了一口唾沫,赶忙握住了自己的通讯水晶,他吸了一口气,仿佛再三确认自己的想法是建立在合理的逻辑上,而不是仅凭灵光一闪的冲动;

    此刻通讯频道之中正传来各舰彼此询问的声音:

    “……都没事吧,各位?”

    “艾德团长,你那边怎么样?”

    “我没事,”方鸻答道,然后才开口道:“不过各位,我有一个想法。”

    “艾德团长,您请说。”

    “各位,舰队左上方,九点钟方向,”方鸻再看向那巨船在天空上投下的阴影,“你们看到那艘风船了么?”

    频道内沉默了一小片刻,像是人们在转移视线,或者走出自己的舰长室,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回答道:“艾德团长,我们看到它了。”

    “那可能是影人的旗舰,”方鸻语气十足的沉稳,“不过不管它是不是,它都应当相当重要,看到拱卫在它旁边的影人的主力战舰了么?我想,我们与其被动地防守,不如主动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让它们无暇他顾。”

    “所以你是说,我们主动去进攻影人们的旗舰?”

    这个询问的声音方鸻相当耳熟,正是卡卡的声音,他回头看去,看到少年正跪坐在一旁,用手扶着船舷,仰头看着天空上的那个方向。

    卡卡嘴巴一开一合,正喃喃自语地称赞:“那可真是一个天才的点子,突入重围,在十几艘主力舰的环伺之下攻击对方的旗舰,其外围还分布着好几支分舰队。

    只要我们成功,当然也不一定能扭转战局,因为众所周知旗舰不过只是一个象征,指挥系统完全可以临时转移到另一艘船上。

    当然了,这或许也是一个士气上的沉重打击,只可惜对方根本不是凡物,有没有士气还是两说的事情呢。”

    他口称绝妙,但口中的话无一不是相反的意思。

    一旁六影十分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同伴,她和方鸻打交道的时间并不长,不清楚这位指挥官究竟是好是坏,但指挥官阁下总须得有一些自己的威严罢?

    在公会里也就算了,毕竟大家都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德性,而这可是在外面,还是在战斗之中,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拿他们杀鸡儆猴?

    她一面悄悄扯了扯自己的同伴的衣袖,并暗地里向对方使了好些眼色,只可惜把‘媚眼’抛给了瞎子看,那‘该死的家伙’从头到尾都没看她一眼。

    六影气得只把牙咬得咯咯直响。

    卡卡这才回过头来,但只用平静地目光看着方鸻:“所以我们现在只剩下唯一一个问题了,团长大人,我们要怎么在够到对方之前不化为天空上的一缕尘埃?”

    他虽然是当面提问,但声音也传入了舰队的通讯频道之中。

    那也正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众人当然也听出了方鸻的言外之意,只是少有人敢这么当面质疑。

    影人的旗舰位于其舰队的核心位置,攻击影人舰队的主阵以使其分心,这又不是什么出奇的战术,听起来不过老调重弹而已。

    但银色维斯兰的舰队、银林之矛的舰队,还有军方与芬里斯的舰队无一不是执行着这样的任务,可连对方都办不到的事情,他们这支偏师弱旅,又怎么可能轻易成功?

    影人的旗舰上下左右几翼上皆有舰队环绕,除非对方是聋了与瞎了,才能让他们绕过去。何况就算对方真是聋了瞎了,拱卫在影人旗舰左右的主力舰,总也不至于对于近在眼前的敌人视而不见罢?

    那些体幅巨大的主力舰,放在考林—伊休里安的分类标准之中,至少也类同于一等或者二等战列舰级别的存在,是长度可达八十甚至近一百米左右的空海巨兽。

    其中任意一艘,都不是他们这些歪瓜裂枣的小船可以匹敌的,更不用说那还不是一艘,而是十多艘。

    但方鸻摇了摇头,用手撑着甲板坐了起来。

    “你所说的那些都不是问题,”他回答道:“因为我们也用不着一定要成功。”

    卡卡微微一怔。

    “什么?”连六影都愣了一下,一时竟忘了向自己的同伴使眼色。

    “各位,相对于整个战局而言我们只是一支偏师,这当然是劣势,但也是优点,”方鸻将语气放得极慢,他并不是拙于言语,但也并没有什么指挥的经验,只能用相对的笨办法,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听起来真实可信:“空海的战场是立体的,如果把这个战场分一个层次,那么我们此刻正位于这个战场的最底部——

    此刻银色维斯兰、银林之矛还有军方和芬里斯的舰队已将这场战斗的中心转移到了这个战场的中上部,在双方的注意力聚焦在主战场之上时,我们所处的位置其实是一个相对并不那么起眼的地方。”

    “各位,我们下面就是云层,而在战场远处还有一道云墙,你们经验应该比我更丰富,我推算云墙会在七点三十到八点之间行进至影人舰队的侧后方,距离现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方鸻目光远眺着战场一侧耸立的云墙,声音越来越自信,语气之中也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种感染力。

    “我们如果用一些手段,并不是没有可能绕开对方下方与侧翼的舰队,靠近到足够近的距离上。这里面当然有失败的风险,但我们现在难道还无法接受失败的可能性么?”

    通讯频道之中安静了下来,仿佛每个人都在默默推算那个可能性,这些船上的船长无一不是有多年经验的老人,他们可能不长于海战,但对于风向与天气的判断只会比方鸻更准。

    “我们如果现在下降到云层之下,然后折向东面航行,可以在二十分钟之内与那面云墙相切,”立刻有人开口道:“战场其实一直在向南和向东移动,因为那个方向正好是艾尔帕欣所在的方向,这样算时间的话……”

    “刚刚好,”另一个声音接口道:“当然存在失败的可能性,要是风向改变的话,或者战场上出现什么变故,就不那么好说了。”

    “风向改变的可能性很小,昼夜海陆风交替至少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远远足够我们操作了。只担心战局出现什么变化,我们可以判断风向,可判断不了战局。”

    “用不着判断,”方鸻再度开口:“之前的可能性是零,但现在至少已经超过了一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不可能去追求虚无缥缈的十成十的把握。”

    “的确,艾德团长说得没错,”有人应和了一句:“尤其是在眼下这个局面之中。”

    “那我们……?”

    人们彼此面面相觑。

    通讯频道之中再一次显得有些安静,虽然这个计划的确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当它显示出存在可能性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感到有些不安。

    因为凡是它所带来的成功与失败,仿佛皆代表着难以预测的变化,巨大的改变,或者说代价。

    “可就算我们绕开了那些舰队,”六影忍不住问道:“我们又能伤到影人的旗舰分毫么,影人的主力舰构成的防线,你们打算怎么突破?”

    “我们用不着突破,”方鸻的目光巡视着那片空域:“只要我们抵达那个位置,对于战场上局势的改变就是决定性的,这个战场上不止有我们,银色维斯兰与军方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现在唯一制约我们的不过只有时间,我们必须赶在我们的有生力量消耗殆尽之前,出现在那个地方——”

    六影回头看了看卡卡。

    后者叹了一口气,向她点了点头,然后悄悄发来一条信息:“你保险买好了么?”

    六影忍不住白了这家伙一眼,不过她倒是听出了这话的言外之意——的确是存在那样的可能性,但作为这个计划执行者的他们,也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只要抵达那个位置,对于这支舰队上的每一个人来说就是必死的结局,化为飞灰真不是一句夸张的表述。

    然而他们将为整个舰队提供一个机会,只要银色维斯兰、银林之矛、芬里斯人与军方抓住这个机会,虽然不至于扭转战局,但至少会完美地实现他们原本的战术目的。

    既让影人无暇顾及地面之上所发生的一切。

    “各位。”方鸻放低了声音。

    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已经有人回应了他:“那就那么办,艾德团长,我们认可你的计划。虽然不知道它是对是错,但至少我们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所以与其各执己见,不如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如果它成功,我们将共同品尝胜利的喜悦;如果失败,我们则一道承担失利的苦果。这也是我们所有人,共同讨论的结果。

    这里是来自于拿佩勒号的回应。”

    “主权号上所有人也是这个意思……”

    接着通讯频道之中传来十多个类似的应答。

    方鸻听着众人的声音,忍不住轻轻吸了一口气,他握着通讯水晶,抬起头来看了看一旁的卡卡、六影、红叶,还有那个叫做霞月的炼金术士。

    没有什么坚定,或者是充满了信念的目光,那些闪耀着光芒的词汇,仿佛一切与此刻无关。每个人只带着重重的心思,眼中所有的不过是对于这个计划的不确定性,紧张、抑或疑虑。

    这其实就是一场豪赌,也毋须修饰,只是他们别无选择,要么从渺茫的可能性之中寻求一线机会,要么被动地等待失败来临。

    或许白雪让沧海孤舟将这支舰队委任给他,就是为了让他作出这样的判断,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一定相信他可以在关键的时候拿出决意。

    连他自己也未必肯定——

    不过这场战斗本身,或许也只是一个无奈之下的可能性的选择,对于所有人来说,胜负究竟如何,也只是一个未知数而已,

    四周的残骸上火焰熊熊燃烧着,升腾而起的浓烟遮住了这战场上的一角,或者说这儿本来也不过只是这个战场之上不起眼的一隅而已。

    方鸻拿起通讯水晶,下达了命令:

    “各舰准备,依次释放烟雾弹并与战场脱离接触。”

    “接下来下降高度,进入云层下方,然后折向东航行,二十分钟之后进入云墙之中。”

    所有船上皆传来肯定地答复。

    水手们匆匆跑向自己的岗位,陆战队一边收拾一片狼藉的甲板,一边顺势在影人的浮空舰上放火,然后返回。

    炮手们准备好了烟雾弹,通通几声放出,白雾在一片滚滚的浓烟之中炸开,犹如绽放的白色花苞一般。只是散开的烟雾形成一条直线,完全遮挡住了从上方下来的视线——

    在一片影影憧憧的烟雾之中,舰队开始转向,雪白的帆船齐齐转向一个方向,翼帆也高高扬起,令风船开始缓缓下降高度。

    大约几分钟之后,他们便进入了云层之中。

    四周的景物完全为云雾所遮挡,方鸻将手放在船舷上,听着船身摇晃传来的吱吱嘎嘎的声响,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愣头青,凭借空海之上航行的经验,可以判断得出他们大致的方向。

    上方隐隐约约传来炮火轰鸣的声音,有时候闪光甚至足以穿透云层,令四周变得明亮起来。

    风船有时候会跃出云层,令周围的景象变得开阔起来,但那不过是惊鸿一现,方鸻抬起头,捕捉到在他们左手方向横向移动的云墙。

    各舰上都是经验丰富的船长,云墙距离他们已经相当接近了。

    卡卡似乎认命了,正靠坐在桅杆旁,仔细清点自己的工具,他找水手要来了三把手铳,一一检查之后,插入了身后的皮带之上。

    六影坐在自己的搭档一侧,对于这一幕倒是司空见惯,每一次要上战场的时候,对方就是这么一个要死不活的样子。她忍不住摇了摇头,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

    红叶与其他人则要淡定得多,她并不是第一次与方鸻合作了,只不过好奇地看了方鸻两眼,她第一次见方鸻时,对方还是一个懵懵懂懂什么也不懂的家伙。

    而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可以号令一支舰队的指挥官了。

    虽然看起来仍旧有些青涩,但至少赢得了所有人的信任,她忍不住对比起自己与对方的表现,她在成为一个独立团队的负责人之前,受到了来自于尤古朵拉与子非鱼许多的帮助——但也没这么快进入状态的。

    在航行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四周似乎变得有些安静下来,从空海战场之上传来的声音一时似乎为云层所隔绝,显得有些遥远起来。

    这个细节让方鸻抬起头向上方看了一眼,皱了一下眉头,理论上来说,他们应当不会远离战场才是。

    他忍不住拿起通讯水晶问道:“我们有没有偏离航向?我们仍旧在战场下方么?”

    “艾德团长,我们的航向没有偏离,”通讯频道之中拿佩勒号的船长回答道:“风元素探测仪上显示出的结果也是这样的,但影人的舰队的位置与我们预计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方鸻锁紧了眉头:“我们现在可以上升高度么?”

    “艾德团长,前面就进入云墙了。”

    方鸻闭上了嘴巴,虽然心中隐隐有些疑虑,但战场上的局势本就千变万化,机会转瞬即逝,他们也只是在赌而已。只要是赌博,就没有十拿九稳的事情。

    优柔寡断,犹豫不定,反而会丢失已经到手的机会,他们既然已经决定了执行这个计划,眼下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他心中虽然不安,但眼下也只能压下不安。

    脚下的风船在一阵剧烈的摇晃之后,进入了上升的云层之中,四周虽然景物没有什么变化,但方鸻心中清楚,他们已经进入了云墙之中。

    他在奥伦泽,与在之前的逃亡之中有多次这样的经验,对于判断上比旁人还要来得精准一些,方鸻回头看去,其他人对此果然毫无察觉。

    进入云墙之后,风船就开始转为上升,不但甲板微微倾斜,通过襟翼的状态变化也可以察觉出这一点来。方鸻从怀中拿出一只怀表,用拇指挑开表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他们进入云层已经过去了一刻钟。

    他抬起头,发现卡卡也正在做与自己类似的事情,两人目光相交,各自看到了各自眼中的神色。

    高度计显示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千五百米的高度,这里已经是云墙的中上端,同时也脱离战场的底部。

    他们很快将冲出云墙,但在那之后,他们是进入预计之中的位置,还是面对一支严阵以待的影人的舰队,这一切都是不定的事情。

    虽然他们预计之中这条航线应当切入影人舰队之中的某个区域,但预计这种事情向来都只是一个可能性,战局只消有一点变化,他们就可能面对截然不同的境遇。

    方鸻放下怀表,拿起了通讯水晶,深深吸了一口气,才低声开口道:“各位,准备调整航向。”

    “三分钟之后,我们离开云层范围,准备战斗。”

    通讯频道之中一片安静,只有低低的吸气的声音传来。

    在异样的寂静之中,前方的云雾开始变得稀薄起来,仿佛一刹那之间,云层分开,那一刻战场上的景象映入了每一个人的视野之中。

    而方鸻一看到外面的情况,眉头便不由舒展开来,并没有出现他们预计之中最坏的情况——包括正好迎头撞上一支影人的分舰队的那种状况。

    但也不是预料之中最好的情况,战局的发展似乎与他们预计有一定程度的偏离,这让他们出现的位置并不在他们一开始设想之中的方向上。

    “战局好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变化,”拿佩勒号的船长的声音传来:“我们出现的位置有些偏离,不知道是银色维斯兰与银林之矛那边的原因,还是影人自己避开了云墙的方向……”

    “各位,我们左右两边各有一支影人的分舰队,不过我们正好位于它们之间的窗口位置上。”

    “我看到影人的旗舰了,它在我们正前方,十二点钟方向——”

    “距离我们不足十空里。”

    通讯频道之中正传来杂七杂八的声音。

    “它们已经发现我们了!”

    方鸻下意识向那个方向抬起头去,才发现左边的影人的分舰队似乎注意到了这支突然出现在云墙背后的偏师,并开始齐齐向这个方向转过来。

    真是倒霉,他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但方鸻还保持着足够的冷静,顷刻之间将双方的位置在自己心中过了一遍。

    “各位,”他马上开口道:“别管他们,释放烟雾弹,我们的速度来得及,直接突入进去。”

    ……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