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军事天才带着资治通鉴来到异世界>正文 第1189章 疾风怒涛

正文 第1189章 疾风怒涛

书名:军事天才带着资治通鉴来到异世界作者:漱梦实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在场的不少人都参与过对潘德拉贡的进攻。

    因此——在场的不少人都见识过身披深紫色斗篷之人的厉害。

    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帮身披深紫色斗篷的人都隶属于大名鼎鼎的德兰不死队,所以他们都将这帮身披深紫色斗篷的人惯称为“紫袍人”。

    一名“紫袍人”追着十几名士兵打——这种景象在潘德拉贡城内随处可见。

    极个别人,甚至还见过数名“紫袍人”追着数百名溃兵穷追猛打……

    一名“紫袍人”都如此厉害,那上千名“紫袍人”……

    骑着战马、组成密集楔形阵朝他们攻来的上千名“紫袍人”刚一凑近,军阵前方的将兵就直接不战自溃了。

    不愿和“紫袍人”交锋的将兵不断后退。

    不知道前方发生什么的将兵,在长官的命令下前进或是站定。

    在这样一退、一进之下,艾伦的军阵变得混乱不堪。

    虽然各级队长们的嗓子早已喊得发哑了,但也没能阻止军阵的混乱与士兵们的溃退。

    混乱的军阵碰上精锐的骑兵队,就如同奶酪碰上烤热的小刀。

    以德兰不死队为首的骑兵队,不费吹灰之力,便突进了艾伦的军阵之中,并疯狂地收割起叛军将兵们的性命。

    在以德兰不死队为首的米迦勒骑士团骑兵队冲进艾伦的军阵之中后,翼装骑兵团也展开了行动。

    在米迦勒骑士团的总攻号角吹响后,罗恩便立即下令让翼装骑兵们都撤回来,重整队形,做好全力进攻的准备。

    截止到米迦勒骑士团吹响总攻号角为止,翼装骑兵们在罗恩的命令下,一直都没有拿出全力。

    毕竟他们需要等待艾伦将注意力都放在他们身上、调拨大量兵力到潘德拉贡城西,还要等待米迦勒骑士团做好作战部署。

    如果全力进攻、一下子就将城西的叛军全部打趴下了,就不方便他们演戏了。

    而现在米迦勒骑士团终于开始进攻了,他们也没有必要再继续演戏了。

    重整好队形、更换好武器与战马的翼装骑兵们,再次对面前的叛军军阵,展开他们最擅长的墙式冲锋。

    一些直觉较敏锐的将兵,一眼便看出了翼装骑兵此次的进攻,和之前截然不同。

    而之后发生的事实,也如这些直觉敏锐的人所猜想的那样——在冲进叛军的军阵后,翼装骑兵爆发出了以之前任何一次进攻都要强烈的破坏力。

    ……

    ……

    苏诚将米迦勒骑士团分成了3部分,分别部署在潘德拉贡的城南、城东南、城西南。

    部署在城西南的部队,由邓佳尔负责指挥。

    部署在城南的部队,由雷蒙与盖瑞负责指挥。

    部署在城东南的部队,则由塞缪尔负责指挥。

    邓佳尔、雷蒙、塞缪尔都有着不同的任务。

    在罗恩进行佯攻时,艾伦势必会调拨大量的部队去围剿城西的翼装骑兵。

    因此,在罗恩展开佯攻作战后,位于城西的叛军,将会是最多的。

    艾伦说不定还会亲临城西战场前线。

    因此,邓佳尔的任务就只有一个——率领部署在城西南的部队,与翼装骑兵们合力歼灭城西的叛军主力。

    因为邓佳尔面对的,将是叛军的主力,因此苏诚将麾下的王牌部队——德兰不死队交给了邓佳尔使用。

    雷蒙负责的城南部队,则负责击溃城南的叛军。

    在击溃城南的叛军后,便顺势通过潘德拉贡的南大门进入潘德拉贡城内,剿灭城内的所有叛军。

    塞缪尔负责的城东南部队,则负责按逆时针的方向,击溃潘德拉贡以东、以北的所有叛军。

    3支部队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各自的任务。

    在邓佳尔的部队在城西开始与叛军的主力鏖战后,擅攻的雷蒙已经以疾风怒涛之势,击溃了城南的所有叛军。

    雷蒙并没有下令追击那些溃散的叛军士兵,毕竟他并没有那个空闲的时间与兵力去做这种事情。

    在扫清了进城的所有障碍后,雷蒙没多做犹豫,直接率军冲进潘德拉贡城内。

    在进城后,雷蒙便与盖瑞兵分两路,从两个方向扫清潘德拉贡城内的所有叛军士兵。

    骑兵们在潘德拉贡的大街小巷尽情驰骋,将街巷处的所有叛军将兵撞飞或是击飞。

    而步兵们则紧随在骑兵们之后,剿灭躲在房屋内、或是被骑兵们攻击后没有死透的叛军将兵。

    塞缪尔的任务,算是3人中最容易的。

    叛军严重缺乏军官。军中缺少足够的骑士坐镇指挥。

    没有艾伦坐镇的城东、城北叛军,跟一盘散沙无异。

    塞缪尔轻轻松松就击溃了城东的所有叛军,随后北上,准备解决城北的叛军。

    ……

    ……

    在翼装骑兵与邓佳尔的部队的夹击下,城西的叛军渐显败像。

    而艾伦则失神地望着这一切。

    那一面面米迦勒骑士团的团旗,宛如一根根钢钉一般,扎得他眼睛发疼。

    “为什么……”

    艾伦的喉间生出一声满是不可置信之色的低喃。

    “为什么米迦勒骑士团会在这里……”

    直到现在,艾伦都还是没弄懂——米迦勒骑士团为什么会在这里。

    明明今天刚收到“城北防线”那收来的传信——潘德拉贡以北毫无动静。

    明明在潘德拉贡的北方没有收到任何的动静,米迦勒骑士团到底是怎么来到潘德拉贡城下的?

    艾伦只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接一股的无力感与绝望感充溢着。

    上一次感到这般无力与绝望,还是在6年前——在维河河畔与苏诚大战的时候。

    在见到那从上游冲下的大水断了他的后路,同时也让他的后续部队无法登陆维河西岸后,艾伦只感到深深的无力和绝望。

    而现在,艾伦再一次地感受到了和6年前一模一样的那份深深的无力感与绝望感。

    而且——也不知道是否是凑巧,让艾伦感受到2次同样的无力感与绝望感的人,还是同一个人。

    “我又败了吗……”把头缓缓垂下的艾伦,低声呢喃道,“又败给了苏诚……”

    在说完这番低喃后,艾伦的样子便像是立即老了好几岁一般。脸上的皱纹似乎在这一瞬间多了好几条。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