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战王都(中)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战王都(中)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火光闪过数息之后他才听到了一声闷雷。

    雷声从很远处传来,声调不高,但依然浑厚。伴随着声音扬起的是一道土柱,位置恰好在引爆雪粉的木屋旁。

    “刚才发生了什么?”

    “雪粉被引爆了?”

    “不像啊,似乎是那艘船干的。”

    “开什么玩笑,这个距离差不多有一里了。”

    骑士们议论纷纷,而魏马斯皱起了眉头,难道……对方已经察觉地底的蹊跷了?

    从各个渠道收集到的情报表明,叛王拥有极为强大的雪粉武器,它们无论是射程还是精确度都要超过王都铁匠们敲出来的那些铁管。因此从一开始,陛下就决定不与之正面对抗,而是采用雪粉爆桶埋伏的策略,让那些武器无处可用。另外船头绽放出火光的东西,应该就是放大版的火器了,它们能装下更多的雪粉,发射出去的铅球威力也更大,只是制造难度要比手持火器要难得多,集齐全城的铁匠忙活了一个冬天,弄出来的玩意还比不上抛石机。

    没过多久,火光再次出现,同样是低沉的轰响,这一次土柱紧贴着木屋腾起,飞溅的泥土都砸到了屋棚顶板上。

    猜测应验了,对方很明显就是冲着这间屋子来的他们已经发现了埋藏在码头附近的雪粉!这样一来,提费科陛下的伏击计划就形同虚设了,魏马斯暗想,说不定他们还真有机会触碰到城墙。

    那么到底是雪粉武器更凶猛,还是王都城墙更坚固,这场战斗之后便会有分晓。

    就在此时,一声巨响从城头滚过

    声音是如此洪亮,仿佛惊雷直接在耳边炸开!

    码头前方的地面忽然拱起了一座小山,无数泥土和石块被高高抛起,浓烟和白雾从泥土中迸射而出,形成了云雾状的气团。剧烈的震动席卷大地,城墙顶端刹那间摇摆起来,魏马斯下意识地蹲下身子,而斯卡尔脚下一崴,摔在他的身侧。

    飞至半空的泥土如暴雨般落下,砸在地上却听不到任何声音,魏马斯的耳边嗡嗡作响,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这突如其来的震颤中回过神来。

    见鬼,那个蠢货竟然没等到旗号就引爆了的所有雪粉!

    原本平整的大地此刻如同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般,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热气和白烟仍不断从松散的黑泥中冒出,空气里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魏马斯从墙垛后探出半个脑袋,只见远方的船队再次动了起来,排成一列向码头进发。而原本作为诱饵的民兵要么瘫倒在码头上,要么已经丢下武器,开始四散奔逃。

    “到底是谁负责点火的?”斯卡尔恼羞成怒地拎起身边的卫兵,“我要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

    “那是殿下安排的人,”钢心骑士呵斥道,“给我盯好了,他们马上要上岸,准备升蓝旗。”

    希望躲在仓库里的那个家伙能完成任务,他想。

    结果直到对方人员全部登上陆地,码头区也没有见到任何动静。

    *******************

    刚才那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时,艾伦.亚伯正在打理自己的佩剑,巨大的炸响和震颤惊得他差点没失手扔掉剑柄。

    即使提前知道了会有这么回事,但他仍未料到雪粉爆炸时的声势会如此惊人。

    这还是在两三里地之外,如果身处陷阱之中,会是怎样的场景?

    他安抚住躁动不安的坐骑,收剑入鞘,朝身后的骑兵队做了个手势,“等会门一开,你们就随我冲锋,不要保留马力,他们身后就是运河!”

    众人还未从雷鸣震慑中恢复过来,应答声显得惊疑不定。

    艾伦高声喝道,“这是陛下设置的陷阱,雷霆之怒惩罚的是对手,而不是我们!打起精神来,他们已无论可退!”

    “是……”这次的回答总算齐声了一些。

    而身后那群佣兵仍是一副茫然的模样,艾伦不屑地摇摇头,本来他就没有把这些人当回事,不过是跟在后面收拾残局的罢了。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城门依然没有打开。

    这是怎么回事?他有些疑虑地望向城墙顶端,但钢心骑士并没有给出任何新的指令冲锋随时都有可能开始,他又无法离开守备位置,上去询问情况。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忽然间,他再度听到了一声闷响,声音仿佛从极远处传来,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似乎是敌人发起的攻击。

    计划到底出了什么纰漏?难道雪粉陷阱没有让对方溃散而逃?

    略感焦躁之际,一道奇怪的风声乍然响起,艾伦还没来得及细想,城门旁的青砖突然迸裂开来!

    夸嚓!

    飞散的石渣一时间溅得到处都是,他感到腰间一麻,僵硬着坠落下马,而受惊的马匹在奔逃间又踩中了的他的大腿。

    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叫出声:“啊,我的腿!”

    “队长!”

    “艾伦大人!”

    两名扈从立刻围拢过来。

    “控制住队伍,不要让他们乱窜!”

    艾伦忍住刺痛大喊道。

    骑兵队的阵列陷入了混乱,谁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纷纷纵马躲避,扈从嘶声竭力地大喊也难以压制住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他竭力想要爬起来,但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探头望去,只见自己的大腿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破口处血肉模糊,变形的护甲板歪到一边,而白色的断骨撕破了皮肉和裤子,露出小半截来,上面还挂着丝丝碎肉。

    艾伦心里顿时一片冰凉,自己的骑士生涯完了。

    而此时,那怪异的风声又响了起来。

    这次突发生异变的是城门。

    他亲眼看到守在城门后的两名卫兵瞬间被一团碎屑包围,四散的木头和飞扬的石屑一窝蜂扫过,当尘埃消散,艾伦骇然发现,两人的上半身如同被利刃削去了一般,鲜血混合着红绿相间的内脏淌了一地。他们身后还倒着五六名骑兵,那些平时根本无害的碎木片此刻竟成了夺命的利器,像是刀子一样扎入身体里,而拇指大小的石块居然能洞穿盔甲!

    近两尺厚的城门上也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豁口,而敌人此刻仍然远在三里之外!

    “魔鬼、敌人是魔鬼!”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原本就混乱的现场瞬间炸开了锅。

    先前准备冲锋的骑兵纷纷调转马头,向着后方奔行,追上逃窜的佣兵后,又引发了践踏和更大的骚乱。转眼之间,西城墙下的局势已变得不可控制。(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29 11:13:4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