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心之所向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心之所向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温蒂最近的日子过的格外充实。

    白纸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飞快吸收着关于女巫和魔力的知识,读写课与自然知识教育的进展也十分顺利,目前已能独自参照识字课本去学习新词汇了。就是自然补习稍微麻烦一点,小姑娘有时候提出来的问题,连温蒂也答不上来,最后只能去请教安娜或王子殿下。

    阿夏相对于白纸来说则显得笨拙许多,大概是年纪关系,一个词语要反复念诵几遍才能记下拼法,对于自然课程也是各种半信半疑。不过温蒂丝毫不以为意,如果都像安娜一般聪明,那才叫备受打击呢,她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耐心。

    每天起来后,她都会将两人叫到会客厅,检查昨日布置的作业——这也是殿下对教育部所有老师宣扬的观点:只学不练很快就会忘记,时时刻刻练习才能牢记在心,温蒂对此深以为然。

    接下来便是魔力练习,这一点白纸已经可以协助爱葛莎制造酸液,或是去船厂帮助水泥加速硬化,所以温蒂辅导的对象主要是新人阿夏。听说她今后也会随夜莺一道加入安全局,帮助殿下重现犯罪现场,所以最重要的就是精确控制回放时间。

    好在施展能力对于女巫来说就如同呼吸一般,就算再迟钝的人,只要能感受到魔力运行,就不会差到哪里去。温蒂还经常把麦茜拉出来当例子,鼓励阿夏不要因为天生魔力低下而沮丧,连鸽子都能进化,更何况是一名正常女巫?当然,事后她会偷偷给麦茜带些蜜汁烤肉作为补偿。

    晚上则是例行的初级教育课。考虑到新加入者学习进度的不同,王子殿下已经将女巫联盟划分成两个班级,原先的人继续由书卷授课,开始学习初等物理和化学知识,而新觉醒的几位则由温蒂来补习——在正常课程结束之后。

    这也是她一天里感到最为轻松的时刻。

    毕竟作为最初加入联盟的共助会女巫,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温蒂已和排在前列的几名姐妹拉开了差距,想到自己还被殿下赋予了联盟管理者的职责,便更是感到肩头压力巨大。

    只有在教导新人时,她才能放下负担,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给两人布置完晚上的作业,温蒂去浴室泡了个热水澡,一身舒坦的回到卧室,却看到夜莺正坐在床头,抱着一本《自然科学理论基础》发呆。

    也只能是发呆了,如果她有把注意力放在书上的话,不到半刻钟就能沉沉地昏睡过去——温蒂还从未见过她能坚持看上一刻钟的。

    “怎么了?”温蒂揭开被子爬上床,坐到对方身边。

    夜莺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茫然空洞地神色让她心头不由得一紧——对方的这种神情她只在银光城见过,也就是最初与夜莺相遇的日子。那时候她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小雪纷飞的街头,全然不顾雪花覆满肩头。

    “罗兰殿下和安娜在一起了……”她低声道,“是我推了他一把。”

    “……”温蒂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近她也能看出安娜和殿下之间的关系明显亲密了不少,只是大家都默认了这点,所以并不觉得意外——作为殿下第一个接触的女巫,安娜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无可挑剔,除开无法生育外,书卷甚至认为她是最适合成为王后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个变化却是夜莺一手促成的。

    “我明明做好了准备,明明知道这是必然结果,可看到他们在一起时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觉得这么难受?”夜莺紧紧抓住了温蒂的手,“我早就下定了决心啊……”

    望着对方的模样,温蒂心里也感到难受起来,夜莺给她最大的印象就是坚强,无论是银光城中手刃囚禁自己的远亲,还是在共助会与教会战斗,不管陷入怎样的困境,她都能沉着应战,即使面对咄咄逼人的哈卡拉,她也没有显露过惧意。可是在感情面前,她再次变回了那个无助的孩子,而在这一点上,自己无力帮助到她。

    因为感情本身没有对错。

    温蒂只好将她搂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如果觉得难受,哭出来就好了。”

    夜莺摇摇头,闷声道,“我在离开葛兰家时就已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再哭泣,绝对不会……”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得几不可闻。温蒂感到胸口渐渐传来温热的湿润感,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发出一丝抽泣声,因为极力的忍耐,夜莺的双肩微微颤抖,抓着自己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我没有哭……”

    “嗯,你没有……我知道。”温蒂闭上眼睛,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曾对夜莺说的那些话——待在身边是一个简单的答案,事实上大多数女巫都会待在殿下身边……因为她们无处可去。愿意接受一名无法生育,不能传承血脉的女子,本身就是极小概率的事件,女巫们也都明白这个事实。可待在身边最重要的便是距离,就像太阳一样,所有人都可以沐浴到太阳带来的光辉,但越想要靠得近就越容易被灼伤,而夜莺想做的,显然不只是远远观望。

    这并非一条容易走的路。

    “要不,就放弃吧……”温蒂轻声道,“就算你后退一步,还有姐妹们陪着你呢。”

    长久的沉默让时间仿佛凝固于此,她如同在等待一场审判,尽管对象不是自己,她也依然觉得无比难熬。有好几次温蒂都忍不住再次问出口,但到了嘴边的话最终又滑落回去。

    直到夜莺抬起头来。

    她的眼框有些微红,不过已经看不到泪水——胸口的湿润感仿佛是自己的错觉一般。当看到对方的眼神时,温蒂就知道,这场审判终于有了结果……但不是结束。

    “我不会放弃,”她摇头道,“无论怎样,我都想守着他走到最后——”

    哪怕被太阳烧成灰烬。

    这是就是她的答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