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胜利日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胜利日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

    天还未亮,卡库西姆的房门就被人敲得乓乓直响。他打了个哈欠,下意识想要去取外套,手伸到一半才想起来,到这里来起床的第一件事已不是批上外套了。

    厚实的砖墙将寒意阻挡在外,不可思议的暖气则让房间里始终保持着温暖,不管外面风雪有多大,屋内都不会像过去那样四处漏风,或是顶棚渗水,如此好品质的住宅,放到金穗城基本是贵族才能享用到的东西——当然,就是面积小了点。

    他打开门,外面站着的小伙子正是自己的副手梭鱼,“您怎么还没起来,我们得抓紧时间,船长先生!去晚了就占不到好位子了!”

    “需要这么早?”卡库西姆探头望了眼天色,晨曦刚从云层中探出头来,柔和的晨光将天际照亮了一个小角。

    “当然!我听隔壁的邻居说,这次胜利日庆典还会有星花剧团的戏剧演出,去晚了恐怕连广场都进不去!”

    “好吧,你等我下,”老人耸耸肩,回到睡房里更换衣服,望着另一张空荡荡的床铺,他轻声叹了口气。胜利日么……也不知道长歌要塞有没有这样的庆典,不然维德就错过了。

    两人出了门,朝广场区走去,街道两旁的树干上牵起了绳索,绳索下方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彩旗。加上晨光的映照,整个小镇的气氛变得焕然一新。时不时有人从岔路汇入主道,和他们并肩前行,看样子也是打算前往广场区。

    关于胜利庆典的消息,卡库西姆还是从梭鱼那儿听到的——王子殿下为了庆祝领地平安度过邪魔之月,将邪月结束后的第一天命名为胜利日,这一天,小镇不仅全员休假,还会在中心广场举办盛大的篝火宴会。得知这个消息的副手兴奋地跑来邀自己一同去参观,想来想去觉得闲着也是闲着,老人便答应了他的提议。

    步行至广场区,中央地带已经用木栅栏在剧台周边隔出了一块空地,身穿黑色制服的警察正在维持秩序,不少人来得比他们还早,将空地四周围上了三四层。两人赶紧找了一处靠近剧台的位置,边聊边等待庆典开始。

    当太阳升至头顶时,广场上已经是人潮汇聚,而王子也适时出现在剧台中央。他刚一现身,卡库西姆便听到了压倒性的欢呼声,身边的人都激动地举起双手,向他们的殿下高呼万岁!

    四王子微笑着等待人民呼声平息,举起拳头高声道,“我们再一次,战胜了邪恶!”

    这回广场上空顿时爆炸开来,震耳欲聋的应喝让老人心头颤动不已,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深受民众拥戴的领主了。

    “我的人民,不管你来自哪里,西境也好,北地也罢,又或者是东方与极南角,只要你为此地做出了贡献,这份荣耀就属于你!它属于每个为边陲镇付出汗水和鲜血的人们!”王子沉稳且包含情绪的声音如同拥有魔力一般,并未高声喊叫,却能清晰地传到卡库西姆耳中。“而今天的胜利日,就是为你们而设的日子——邪恶没有被彻底消灭,它迟早会卷土重来,但无论敌人来多少次,只要我们团结一致,齐心协力,胜利终将会属于我们!”

    老人从未听过一名王室贵族会和平民并称「我们」,但殿下看上去丝毫不以为意,他望向民众的眼神是如此自然,完全没有贵族常见的高傲和不屑,似乎在王子眼里,所有领民和他都是一个整体。

    不可思议,却意外的……协调。

    “现在,让我们尽情欢呼吧,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举杯庆祝!”

    “殿下万岁!”

    “胜利万岁!”

    欢声响彻广场上空,所有人都举起了右手,向殿下表示敬意,就连卡库西姆也不例外。

    “这才是值得我效忠的领主大人!”梭鱼激动地拍着胸口说道。

    接下来便轮到了星花剧团登场,不少人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好久没有看过他们的演出了。”

    “艾琳女士还是那么漂亮!”

    “但比起梅伊小姐来说,总觉得缺少了一份韵味。”

    “该叫梅伊女士了,你不知道么,听说她马上就要嫁给首席骑士为妻,王子殿下都送出了贺礼。”

    听到周围议论纷纷,梭鱼不由得好奇道,“剧团的名字要么跟剧院一致,要么和地名相同,为什么边陲镇的剧团会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你不是西境人吧,”身边立刻有人解释道,“梅伊女士和艾琳女士都是来自于长歌剧院,一个被称为西境之星,一个被叫做明日之花,现在都到了边陲镇,自然就叫星花剧团了。”

    “快看,开始了!”

    这不是卡库西姆第一次观看戏剧表演,不过故事的内容却格外新颖——不是讲述贵族间千遍一律的爱情,而是一段对西境历史的演绎……台上的演员分饰数名生活在边陲镇的普通人,他们从面对邪魔之月时的无助和彷徨,被人像羔羊一样驱赶,到决心留在小镇,和残暴的邪兽斗争到底,整个故事充满波折,振奋人心。当饰演的角色在饥寒交迫中逝去,或是为了保护亲人战死在防线上,都会让现场的人们感同身受。

    老人很快便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即使是才来西境不久的外地流民,也能感受到边陲人为生存而做出的牺牲与不懈努力。

    当戏剧以胜利日划上句点,广场中响起了如雷鸣般的掌声。

    接下来的一幕让卡库西姆目瞪口呆,只见一名亚麻色长发的女子手持黑线,将木台切了个七零八碎,然后直接利用这堆断木,引燃了冲天的篝火。

    而围观人群不仅没有感到惧意,还大声高呼她的名字,“安娜小姐!安娜小姐!”

    随着一只只全羊被架在篝火上烘烤,现场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当地人自发连成长串,以奇特的舞姿进入广场,开始这场庆典的最后部分——听旁人解释,只要舞蹈不停,烤肉就会不断补充,一直持续到午夜为止。

    “船长先生,我们也去吧?”梭鱼吞了口口水,跃跃欲试。

    “我老了,跳不动了,”卡库西姆摇头道,“你跟他们一起上吧。”

    “那……我就先过去了,”他吐了吐舌头,“等我分到了烤肉,再带给您吃!”

    望着小伙子跟随人群向空地涌动,老人不由得笑出声来。之前一直在犹豫,分配给自己的石头船到底该取什么名字,才能既有纪念意义,又不显得俗套,现在他终于有了主意。

    就叫胜利号好了,他想。(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