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平静与波澜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平静与波澜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温蒂、书卷和斯佩尔坐在城堡一层大厅中,分享着来自辉光城的上品红茶。

    从壁炉的挂钩上取下噗噗作响的水壶,将烧开的井水倒入茶杯,看着水面逐渐被染成透明的橙红,翻腾的白雾中传来醇厚的芳香,温蒂觉得浑身都变得慵懒起来。吹散杯沿的热气,她轻轻抿了小口,微微的苦味过后是回荡在唇舌间的清甜,暖流涌入腹中,让她情不自禁发出满足的哼声。

    大厅另一边,白纸仍在和神意符印较劲,她现在已经掌握了将魔力注入符印的技巧,也能够较为精准的控制魔力输出,但无论怎么折腾,也只能点亮符印上的第一颗魔石。

    “看到她,我就不禁想起了在共助会的日子,”书卷感慨道,“那时候只怕谁也没想到,大家还能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

    “如果能提前预知的话,哈卡拉也不会一意孤行了。”温蒂放下杯子,“好在以后觉醒的姐妹都不必再经历我们遭受的那些苦难,”说到这儿她笑了笑,“大概,我们是最后一批吃尽苦头的女巫了。”

    “也是最老的一批,能享受到好日子的时光也最短,”书卷扶额道,“听起来似乎吃了大亏啊。”

    “所以你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就是想趁机多享受些闲暇时光?”温蒂打趣道。

    “我可是处理完手头的公务才走的,”后者耸耸肩,“罗兰殿下不在,连要忙活的事情都少了许多,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是吗?”温蒂挑了挑眉头,“等殿下回来后,这些话我会一字不漏地转告给他的。”

    “唔……那等到下一次考试时,我就不能保证你每道题目都能看得懂了。”

    “你们的感情还真好,”斯佩尔在一旁轻笑道,“我虽然也不年轻了,倒没你们这么深的感受……在女巫里,应该算得上是幸运儿吧。”

    “那当然,不是每个女巫都拥有一名位高权重的父亲,”书卷喝了口茶,“而且还会将自己的一切传给女儿——这样的人即使在贵族里也是少数。”

    “对了,市政厅的感受如何?”温蒂望向她,“听说你最近一有空就往那儿跑。”

    “受益良多,”斯佩尔长出了口气,“我第一次见识到如此分隔有序,又紧密关联的部门管理方式。比起让数位大臣独管一事,由市政厅自己承担雇员薪酬既可以避免换人困难,又能够让有能力的平民毫无阻碍的加入进来……我真的不知道殿下是如何想到这些的。”

    “她还和巴罗夫相谈甚欢呢,”书卷掩嘴道。

    “咳咳,只是他向我请教了几个贵族律法上的问题,这些我恰好比较了解,”斯佩尔摇头道,“而且殿下制定的新法条文十分独特,以后说不定也会在坠龙岭实施,我便忍不住和他多讨论了一会儿。”

    “哦?独特在何处?”

    “例如对人民的定义这部分上……”

    “温蒂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点亮第二颗魔石啊,”白纸不知何时凑了过来,举着神意符印嚷嚷道。

    “等你再长大点,”她向小姑娘伸出手,“来,让我抱抱。”

    白纸攀住她的手,手脚并用地爬进了她的怀里。

    温蒂摸着白纸的脑袋,望着眼前就新法律展开讨论的两人,内心感到一片宁静。

    若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就在此时,一名侍卫走进了大厅,他先是左顾右盼了一会儿,随后有些犹豫地朝四人走来。

    “发生了什么事吗?”温蒂认得他,来者正是王子殿下的亲卫之一。

    “温蒂女士,城堡外来了一位镇民,她称自己的女儿刚刚觉醒为女巫了……”他抚胸行礼道,“殿下有交代过,如果他不在,就让您来处理这样的事情。”

    “什么?”三人齐齐一愣,“新觉醒的女巫?”

    “那人是这么说的。”

    “快带我去看看,”温蒂立刻说道。

    ……

    在城堡区的大门口,她见到了两位在寒风中等待的镇民,一人约四十来岁,头发已经半白,额头上的皱纹又深又长,穿着颇有些陈旧的袄子,身躯微显佝偻。另一人则年轻得多,大概只有十七八岁,神情拘谨地站在老妇人身边。

    “这位是女巫联盟的温蒂女士,”侍卫介绍道。

    “大人……您好。”两人恭敬地鞠了个躬。

    “她们说是来自南境的迁移民,一个半月前搬进内城小区,我也核对过身份证了,和上面的信息基本吻合。”

    “你就是女巫?”温蒂望向那名年轻女子,用尽可能柔和的语调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人问你话呢。”妇女扯了扯她的袖子。

    “阿夏。”后者低声道。

    “你是她的……母亲?”

    “是是是,她爸还在炉窑区工作,所以我就先送她过来了,”妇女连连点头道,“大人,请问王子殿下在告示上说的……女巫每个月都有一枚金龙的薪酬,是真的吗?”

    “如果她愿意加入女巫联盟的话,是这样没错。”

    “我……”阿夏张了张口。

    “她愿意,她当然愿意为殿下奉献一切,”母亲打断了女儿的话,“请问要签契约吗?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这笔钱?”

    对方的这番言辞让温蒂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从语气里不难听出,妇女显然是把女儿当成了待售的货物,更是将女巫联盟视作供王子殿下取乐的场所。

    她压下心底的不快,平声回答道,“殿下如今正在长歌要塞处理政务,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另外加入联盟前需要进行审核和测试,你可以先将女儿托放到城堡,等殿下返回边陲镇后再签订契约。”

    毕竟不管怎么样,阿夏总是无辜的,她不想把对愚昧之人的怒火波及到无辜者身上——虽然小镇的大部分原住民已经接受了女巫,但这些邪月之后才来到西境的各地难民,对女巫依然存在较深的误解。

    “那就拜托大人了。”妇女又鞠了个躬,拍了拍女儿的脑袋,“好好表现,不要让殿下失望。”

    “妈,我——”阿夏想要说些什么,可对方已经转身朝离开的坡道走去。(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