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蛇牙(下)

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蛇牙(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不过蛇牙没有料到,更难以置信的事还在后面——演讲者的下一个消息让他再也无法挪动双脚。

    “五天后,也就是春季首月的第二周,市政厅将在广场发放救济口粮!所有人都能在此地领到两份热腾腾的麦粥,中午傍晚各一份,城民们,感谢王子殿下的仁慈吧!”

    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骚动起来。

    “天哪,高尔居然没说谎,宣告里真有这么一条!”

    “是啊,我就想来确认下。”

    “我没听错吧?每天都有麦粥喝?”

    “你也来?你家的麦子和肉干不是还有很多么?”

    “那也是两份免费的啊,守护大人又没有不准我来领,你没听人家是怎么说的吗,所有人!”

    “大人!”忽然有人高声问道,“麦粥真的是免费的吗?它会发到什么时候?”

    这也是大多数人关心的问题,众人顿时停止了议论,齐刷刷地望向贵族侍从。

    后者一直等到围观人群的期待感达到顶点,才不慌不忙地朗声道,“没错!麦粥确实是免费发放,而且将一直持续到邪魔之月结束!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更多邻居和朋友们吧,王子殿下做出的承诺就一定会实现!”

    几百号人瞬间沸腾起来,而蛇牙却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免费供应吃的,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可以暂时摆脱喀纳什的威胁,再也不用担心饿死在冰冷的雪地里——不对,不只是他们,所有老鼠都能轻松获得食物,这样一来,王和肚皮就要控制不住下面的尾巴了!

    喀纳什绝对不会坐视这样的情况发生,他会怎么做?派人驱散人群,搅乱发粥现场……还是收买市政厅官员,将麦粥都倒进赤水河?

    不过蛇牙也注意到,演讲者口中三番五次提到的「王子殿下」,也就是说,这次要求发放救济口粮是那位传说中的四王子,而非以往的公爵或五大家族。他会放任这些鼠王肆意妄为,还是真和其他贵族老爷有所不同?

    他不想信任任何贵族,白纸被骗走的那一幕仍然历历在目。

    但心中又有一个声音不停在问自己,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是真的呢?

    好在这个疑惑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台上的麋鹿侍从已经开始宣讲下一条消息——他原本以为这些政令不过是老爷们想出来折腾城民的新花招,跟自己这种居无定所的流浪儿毫不相关,结果前两个消息让他万分意外不说,第三个消息更是直指老鼠群体。

    “城民们,听好了,你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演讲者先用一句话稳住了嘈杂的人群,接着一字一句说道,“五天后,也就是从发粥日起,王子殿下将在长歌要塞展开严厉打击犯罪的行动,包括清除黑街组织,打击偷窃抢劫,以及一切威胁到城民生命与财产安全的不法行为!届时,大家不要在黑街逗留,也不要前往酒馆、赌场等混杂之地,以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要塞的秩序需要所有城民来维护,现在市政厅正在招募人手,包括治安人员和警务人员,下面我就详细为大家讲解下招募要求!”

    蛇牙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他钻出人群,飞快跑向篝火边,“快,我们快回去!”

    “听完了?”葵搓着双手,依依不舍道,“你也烤热了身子再走吧。”

    “不,现在就动身!”他焦急地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乔听出了不对劲之处。

    “我在路上跟你们解释,”蛇牙跺了跺脚,“我们得赶紧回去,不然等喀纳什先从别人那里听到消息,我们就死定了!”

    ……

    西区老鼠的聚集地位于无尾巷深处,一栋两层的民房里。

    喀纳什是个面相凶残的独眼壮汉,而他的脾气与手段也和面相一样残暴,蛇牙亲眼见过他将一名搞砸了事情的手下钉在墙上,再用鞭子活活抽死。加上他管控着街区几个老鼠团体的食物供给,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有任何不敬。

    蛇牙也是如此,他小心翼翼地跪在对方面前,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重复了一遍。

    “城主大人要对我们下手?”喀纳什皱眉道,“这吹的是什么风?”

    “……不是城主,”蛇牙谨慎地提醒道,“那人说的一直是王子殿下。”

    “你懂个屁!”他呸了一口,“再大的贵族,到了别人的地盘也不好使。这里是长歌要塞,不是边陲镇也不是王都,没有麋鹿家的首肯,他什么也做不到。名义上的西境守护又如何?只要看看城堡里坐着的是谁就行了,那个什么国王还名义上统领灰堡呢,谁在乎他的命令?”

    “您说得是,”喀纳什身边的一名女子娇声说道,“再说了,就算上面变了天,跟我们也没多大关系。贵族是贵族,老鼠是老鼠,别看两者都待在一个城里,事实上根本不能算是一种人。”

    “老鼠就是老鼠?这话我爱听,”喀纳什捏了把女子的屁股,“不过第二个消息倒有些奇怪,按照以往的情况,贵族想放粮赚个好名声,都会提前通知我们。而且要放也是有限发放,怎么这次听起来他们要把全城人都喂饱似的?”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但蛇牙知道,此时大家的心头都惦记着那两碗免费的麦粥。

    “会不会是……上面的老爷想要从血手大人那儿刮层好处?”女子轻笑道。

    “谁知道呢,”喀纳什耸耸肩,“我待会就去找老大问问,这种跟贵族有关的事,只有他才清楚。”

    所谓的血手,就是西区的王,听说他和一些小贵族交往甚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不能算是存粹的老鼠,而是没有爵位的“地下贵族”——事实上,每个王都有类似的门路。

    想到此处,蛇牙不由得泄了口气,他知道喀纳什的小情人说得没错,贵族存在了几百年,老鼠也同样如此,不管上面如何变化,地下世界总有一套自己的规矩……王子殿下也是贵族,他又能改变些什么?

    “对了,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喀纳什冷笑两声,“想去尝尝市政厅发放的麦粥?等到那天,所有人都必须待在这座屋子里,谁也不许去,听到了吗?如果有人敢背着我偷吃,我保证让他一辈子也吃不了东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