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审讯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审讯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小镇的地牢和他一年前来时没什么变化。

    大规模基础建设并未顾及到此地,尽管上方的住宅和道路统统换了个新模样,变得规整而亮堂,但地下的监牢依然充斥着腐烂破败的气息。石壁上结出了青苔,脏水顺着阶梯流淌,发出嘈杂的滴答声。

    唯一不同的是,地牢里收押的犯人已所剩无几。

    随着领地扩大开发,人们只要愿意劳作,就总能找到一份填饱肚子的工作。而那些不肯悔改的恶棍,则被罗兰统统发配进了矿山,在那里自然有皮鞭和棍棒教导他们做人的道理。

    由于最底层的牢房被安娜毁坏,又没有修复的必要,所以干脆封住了入口,弃之不用。罗兰跟着铁斧走到第三层监牢中央,看到了被关押的神官——他也是这一层唯一的犯人。

    对方并没有被悬挂在刑架上,或是一副被拷打得血肉模糊的模样,总之和罗兰预想中的拷问情景完全不同。他贴着冰冷的墙壁坐在牢房一角,身上的衣服基本完好,只是看起来有些萎靡,脸色苍白,眼神茫然,像是失去了焦点。

    “他还好吧?”罗兰低声问道。

    “问题不大,殿下,”铁斧弯下腰回答道,“有什么问题,您直接问他就行了。”

    王子点点头,看来沙民的拷问方式的确与众不同,不过他对铁斧到底是如何做的兴趣不大,也不想去探究是否人道,只要能得到结果就好。他清了清喉咙,坐到牢房旁的长木凳上,隔着铁栏杆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就是灰堡四王子……罗兰.温布顿?”对方的眼神有了些许变化,“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把魔鬼的力量释放出来了。”

    “殿下在问你的名字,”铁斧冷声道,“如果不想再重复昨晚的惩罚,就最好不要说多余的废话。”

    神官表情顿时一僵,停顿片刻才低头说道,“我……我叫坎帕斯。”

    “听说你来自赫尔梅斯圣城?”罗兰打量着对方,“那名和你同行的女巫又是谁,她也是从圣城来的吗?在教会中担当什么职务?”

    “她……”坎帕斯一脸犹豫,过了好久才回应道,“她叫奥萝拉,是泰弗伦大人的纯洁者,并不在教会中担任职务。”

    “泰弗伦?”王子思索了一阵,这名字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他是圣城三大主教之一,负责教会对外事宜,也是仅次于教皇冕下的大人物,”神官解释道。

    罗兰终于想起来,他的确有见过这个人——在王都的庆典上。那一天,温布顿三世为提莉.温布顿举办了盛大的成年礼,教会派出主持典礼的主教正是泰弗伦。记忆里的画面中,对方看起来就像是一位慈祥的老者,笑容中带着关爱和怜悯,仿佛世间的任何丑陋之事都不可能跟他有关。

    “纯洁者又是什么?”

    坎帕斯再次犹豫起来,直到铁斧出声呵斥,他才不情愿地交代,“纯洁者是教会培养的女巫,只有主教或者教皇冕下才能掌控她们,关于这些人的消息,我知道得也不多。”

    罗兰挠了挠耳朵,向夜莺求证,得到的回应是对方没有说谎。

    “教会暗藏女巫这种事情,有多少人知晓?”

    神官摇了摇头,“我也是最近两年才被泰弗伦大人告知,并且他叮嘱我绝不可以向其他信徒提起,所以……我并不清楚有哪些人得知了这个消息。”

    看来教会对培养纯洁者一事捂得十分严密,这至少可以说明他们没有在内部公然实施两套准则,罗兰想,这对自己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以前他也只是猜测,现在终于得到了证实,击垮教会信仰的证据又多了一条——若信徒知道他们奉为真理的教义不过是虚构的废纸,教会打着剿灭魔鬼势力的旗号却在背地里收养魔鬼爪牙时,会露出怎样精彩的表情?

    “你们谋划陷害坠龙岭领主的目的是什么?为何之后又想把她押往赫尔梅斯?”

    “我不知道,我的任务只是监视奥萝拉的行动,具体目的只有她才了解。至于后面改主意,是因为奥萝拉发现领主是一名真正的女巫,而新教皇要求我们把抓捕到的女巫都送往圣城净化。”

    “净化,”罗兰嗤之以鼻,“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如果净化后的女巫……不,纯洁者无罪的话,为何教会还要隐瞒她们的存在?”

    “因为……因为一些信徒还不够虔诚,只能先用这种方式……”他声音越来越低,最后闭上了嘴巴。

    王子冷笑两声,“你们离开坠龙岭后,计划前往哪里?”

    “赤水城。”

    “接下来呢?”

    “绝境堡。”

    “还有吗?”

    “就只有这三座城市,”透露出纯洁者的情报后,神官像是放弃了抵抗,麻木的回答道,“泰弗伦大人并没有说出归期,在新命令下达前,我们会在绝境堡驻留下来。”

    这个答案跟女巫身上缴获的密信内容相吻合,“为什么选这三座城市?”

    坎帕斯摇头。

    看来这家伙知道的事情不怎么多,大概对于教会来说,他只是安插在纯洁者旁的一道保险罢了。罗兰摸着下巴暗想,坠龙岭在南境,赤水城在王国中部,绝境堡在北地和西境的交界处,基本没什么关联,本身也并非关隘或枢纽城市,就算教会想要颠覆灰堡,应该不大可能先挑它们下手才对。

    如果非要说它们有什么相似之处,大概就是三所城市恰好都落在西境的边界上了——他脑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难道使者团的这番行动针对的其实是自己?

    ……

    审问一直持续到傍晚,罗兰整理了下所得资料,起身准备离开时,注意到神官靠在墙边一动不动,如同一具活尸,既不求饶,也没有痛斥自己,这让他感到颇为意外,“你就不问问我打算怎么处置你吗?”

    “你用折磨逼迫我说出这些……神明都会看在眼里,”坎帕斯闭着眼睛说道,“最后审判我的也是神明,而不是你。至于你会怎么处置我,都没有区别。”

    “殿下,再把他交给我一个晚上,”铁斧沉声道,“我会让他改变态度的。”

    “不必了,就这样吧,”既然对方说了该说的,罗兰也没兴趣单纯为了折磨而折磨,“他会得到审判的,不是来自神明……而是人民的裁决。”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