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交手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交手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多年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发挥了作用,夜莺脑中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她下意识的向后仰倒,银光贴着脸颊穿过,即使身处迷雾之中,她也能感到这道光芒蕴含的力量——灼热而暴烈,绝非凡物所能拥有。避开突如其来的攻击后,夜莺趁势就地翻滚,与对方拉开了距离。

    “发、发生了什么事,圣使大人?”罗萨德惊慌地问。

    “似乎有老鼠溜进来了,”女巫舔了舔嘴唇,“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蹲好,小心不要被波及到了。”

    “您的意思是……这里有女巫!?”祭司神情一变,“我去把审判武士叫来!”

    “不,不用,我已经很久没有亲手捕猎过女巫了,难得遇见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交给他人?你只用待在一旁好好看着就行。”

    两人说话之际,夜莺也在打量这名被称作圣使的女子,尽管知道教会很可能在暗中蓄养女巫,但真当确认这一点时,她仍觉得无比心痛。这名女巫已经完全成了教会的一份子,甚至还可能位居高层,从对方的话语中可以听出,她对狩猎女巫充满兴趣,完全不把自己当成同类看待。

    夜莺不由得想起了在王都郊外码头遇见的那名突袭者,将短剑刺入温蒂身体时毫不犹豫的眼神。

    这些人已不能再算是同类,她们已经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想到这里,她不再迟疑,拔出了腰间的转轮手枪——哪怕再不喜欢这样的战斗,她也别无选择,有时候唯有杀戮方可制止杀戮。

    “你来自何方?”圣使侧过头,望向夜莺所站的位置,“祭司看不到你,说明你的能力可以隐藏自身;能够避开我的攻击,就意味着接受过战斗训练,或者亲身经历过上百场战斗。无论是哪者,对野女巫来说,都难能可贵。”

    “我来自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夜莺冷声说。她注意到对方的脸上系着一条缎带,将两只眼睛完全遮蔽起来,这是盲人才会做出的打扮。圣使手中的那条“银鞭”也并未消失,依然盘踞在她身侧,尖锐的端部像是昂起的蛇头,正对着自己摇摆。

    在迷雾中,只有魔力才具有颜色,难道她正是靠着这条奇特的鞭子来确定自己的位置的?

    “有些事情你或许还不知道,教会加冕了一位新教皇,他生性宽容,心怀怜悯,认为野女巫也有被救赎的价值。只要你愿意为神明效忠,教会可以洗去你的罪孽,接纳你成为纯洁者。”圣使抚胸道,“这对于你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你不是独自一人来到此地,还结识有其他堕落女巫同伴,可以带着她们一道前往赫尔梅斯圣城,迎接自己的新生。”

    “是么,听起来挺不错的,”夜莺冷笑两声,“不过觉醒为女巫后真有所谓的罪孽,而你们有办法去除它的话,为何现在才定下这条规矩,而不是一开始就拯救那些迷途的姐妹?你当我是三岁孩童,从来没有见识过无耻的谎言吗?”

    她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说道,“我,无罪!”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夜莺脱离迷雾,扣下了扳机,枪管绽放火焰,发出雷霆般的怒吼。

    “银鞭”瞬间动了起来,只见光带向上一扬,挡在圣使身前,顿时四溢出点点火星。接着鞭头舒展开来,将一小块扭曲的金属丢到地上——正是自己射出的子弹。

    这玩意竟然能挡下火枪!

    “喔?”对方挑了挑眉头,“这是什么暗器?”她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我改变主意了,看来你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银光再次向夜莺扑来,不同的是,这一次它分化出数十根长鞭,几乎将她身处的位置全部笼罩。

    夜莺施展出迷雾,一步之间便跨过了三四米的距离——和凡物不同,魔力构成的长鞭即使在迷雾中也无法躲避,她不能将其视作无物,迎头穿越过去,只能从两侧绕行躲避。不过敌人的攻击范围实在太广,银光贴身闪过,她感到小腿一麻,再也无法保持平衡,歪斜着摔倒在地。魔力之鞭像暴风骤雨般扎入她身后的位置,将石板地面打得粉碎。如果被直接击中的话,恐怕瞬间就会失去反抗能力。

    夜莺来不及查看腿部的伤势,躺在地上一口气将手枪中的子弹全部射了出去。

    银鞭再次缩回,化作一道飞速旋转的光带,将子弹悉数挡下。

    她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在迷雾中装填子弹,一旦不能用火枪牵制对手,自己很可能会陷入困境——这里空间太过狭小,没办法把距离拉开到五米之外,加上无法越过对方的攻击,活动范围只会被越逼越小。心念急转之下,她掏出另一把手枪,随手将子弹打空,接着遁入迷雾,穿过脚下的楼板,直坠二层。

    *******************

    “她跑了!”圣使大吼道,“快召集审判军封锁教堂,还有女侯爵的地牢也要派人守住,她说不定是冲着此人来的!”

    “跑?”罗萨德望了望四周,无论是门窗还是密道入口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从哪儿?”

    “墙壁、天花或者地板——她的能力绝不止隐身这么简单,房间里已经没有魔力反应了!”纯洁者咬牙道,“照我说的去做,她受了伤,应该跑不了多远,叫你的人都戴上神罚之石弩矢!”

    “是!”

    等到祭司急匆匆离开,她才双腿发软地坐倒在地,手指微微颤抖,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武器?

    她的能力堪称攻守兼备,特别在防御上,更是被视作纯洁者中最强的盾,这道魔光能够自行抵挡任何来袭之物——刀剑也好、弩矢也罢,都不可能穿过它构成的屏障。

    为了强化能力,她时时刻刻都保持魔光在激发状态,十多年下来,自身所能容纳的魔力已变得十分庞大,一般的弓弩射上数百支箭都无济于事,从来不会因为抵御飞矢而耗空魔力。

    但对方仅仅在瞬息之间发起的攻击,就让她的魔力消耗一空,到现在甚至连能力都无法维持,身体也感到了极度的疲惫,这种虚弱乏力的感觉已经很多年都没出现过了。

    一定要抓住这名堕落者,死活不论,圣使恨恨地想。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