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谋划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谋划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斯佩尔不敢置信地说道,“魔鬼的爪牙?这是赤*裸裸的诬陷!”

    “是不是诬陷,祭司大人自有定论,”被称作为雷德温的男子高声道,“父亲会被你蒙蔽,不代表你能蒙蔽所有人!很快人民都将知道你的真面目,地狱才是你的归处!”

    “这都是你编造出来的?”斯佩尔的语气忽然冰冷下来,“还是另有他人?我觉得答案应该是后者——毕竟父亲选择我的理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你和三弟两个实在太不中用了。”

    “闭嘴!”

    随后夜莺听到了一记脆响,以及女侯爵的痛哼声。

    “够了,把她带回教堂受审,”另一人开口道,“审判未进行前,她依然是一名贵族,不要失了礼节。”

    斯佩尔.帕西被拖走后,审判武士也跟着鱼贯而出,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两人。由于神罚之石的影响,夜莺无法看到他们的模样,只能从声音分辨出其中一人正是之前与领主对话的雷德温。如果自己没听错的话,此人似乎还是斯佩尔的弟弟。

    “你表现得不错,雷德温先生……或许下一次见面时,我就该称呼你为伯爵大人了。”

    “这、这样就行了吗,罗萨德大人,”雷德温的语气里夹杂着抑制不住的兴奋,“我真的能继承爵位,成为坠龙岭的领主?”

    “当然,只要你遵照我们的约定,就算是更进一步都有可能,”后者笑道。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急切道,“我可以搬到老姐的房间里来吗?她不可能再从牢里出来了吧?”

    “斯佩尔.帕西很快就会以女巫的身份被绞死在广场上,这也是我们合作的保证,”对方沉吟了片刻,“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建议你召集起她的大臣、骑士和部下,将这件事告诉他们,并把一部分属于侯爵的权益划分出去。”

    “一……一定要这么做吗?”

    “如果所有人都能从该事件里获益的话,你的位子将稳固许多,这也方便我们之后的协议能顺利进行,”罗萨德说道,“如果你觉得无所适从的话,我可以调遣一名神官给你,他对处理政务十分在行,你有不懂之处,他随时都能给予答复。”

    “那就拜托你了,”雷德温很快应道。

    “你能坐稳领主之位,对我们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这种事情教会自然责无旁贷。”对方大笑出声。

    等到两人离开,夜莺才从迷雾中现出身形,闪电和麦茜也跟着落了下来。

    “这下麻烦了,”她望向两人,“教会怎会如此凑巧找上门来?”

    “不是说她弟弟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然后透露给了教会么。”闪电眼睛放光道,“我们有事情可做了。”

    “早不发现晚不发现,偏偏是现在?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劲,”夜莺皱眉道。

    “不管如何,我们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处死斯佩尔,”闪电昂首说,“必须把她救下来,再将教会杀个落花流水!”

    “落花流水咕!”

    自从击败魔鬼后,金发小丫头的自信心就有些膨胀了,这可不是个好信号。夜莺摇头道,“暂时不能击溃教会,这场阴谋必然有他们的参与,如果铲除掉这帮人,斯佩尔自然可以重回领主之位。这对我们来说或许是个机会,只要将她悄无声息地救出来,面对无路可去的情况,她大有可能会同意和我们返回边陲镇。”

    “诶,不和教会战斗吗?”闪电失望道。

    “战斗是万不得已的做法,对方的人数众多,还拥有大量神罚之石,想要快速清除对手风险颇大。”夜莺思考了一阵后吩咐道,“我先前往教堂打听下情况,看看能不能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一点她没说出来,如果不将前因后果弄明白,斯佩尔.帕西说不定会把这场陷害联想到殿下身上,这种事情必须极力避免。

    “那我们呢?”小姑娘问。

    “在外面接应我就好。”

    ……

    坠龙岭教堂坐落在外城区,规模不大,拥有一个祈祷厅、一座信徒居所和一栋三层楼的高塔,周边砌有围墙,只有一个出入口。不过对夜莺来说,这些障碍都不是问题。

    待到傍晚时分,前来祷告的信徒散尽后,她已经将整片区域摸了个遍——虽然神罚之石的数量比起城堡里多了好几倍,可也并非寸步难行。厅堂中摆放着足以禁绝整个房间魔力的大型神石,一些过道也是如此,不过她完全可以绕道而行,甚至从楼板上翻越过去。

    夜莺还找到了斯佩尔.帕西被监禁的位置,就在高塔的地下室里,看上去并没有遭受什么折磨,只是精神有些萎靡。她打算等到夜深人静时,再动手将女侯爵带出来。

    把自己的计划跟两人讲述了一遍后,夜莺重新潜入高塔之中,这一次她顺着现实中不存在的线条直上顶层,并在一间装饰华丽的房间中隐藏起来。

    这里应该就是祭司的居室,等到他回来,面对匕首的威胁应该会老实交代事情的真相。

    当夜晚九时的钟声回响在坠龙岭上空时,房间门被推开了。

    她悄悄拔出匕首,却没有行动,从脚步判断,来者有两人。

    “意外之喜,”首先说话的竟然是名女子,“没想到斯佩尔侯爵真是一名女巫,看来计划必须要稍稍作出改动了。”

    “呃……圣使大人,”答话者正是之前的罗萨德,他的语气显得十分恭敬,“她是女巫的话,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现在不同于以往了,按教皇冕下的意思,如果有新女巫,在不暴露的情况下应尽可能移交给圣城处理。”女子说道,“至于原定的绞刑,就改成火刑吧,换成一个身材差不多的蒙面死囚执行。”

    “是,”罗萨德应道,“不过冕下为何要定下这么麻烦的规矩,运送一个女巫前往赫尔梅斯并不容易啊。”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上面说,这只是回归传统罢了。”

    “回归……传统?”

    “你无需知道太多,安心办好目前的事就行,”圣使没有继续说下去,“等到这里处置妥当,我就要前往赤水城了。”

    “遵命!”罗萨德声音一凛道。

    这人到底是谁?为何祭司在她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出?而且听两人的对话,似乎他们在抓捕斯佩尔.帕西之前根本不知道女侯爵是名女巫,难道此事从头到尾都是针对坠龙岭领主之位设下的阴谋?

    夜莺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走出,借助迷雾向对方张望,出乎她意料的是,对方居然没有佩戴神罚之石。在黑白世界中,圣使体内的魔力就像荧光一样醒目。

    这人是一名女巫!

    “谁在那?”而她也很快作出了反应,几乎是瞬间,一道炫目的银光直朝夜莺刺来!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