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质疑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质疑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莫非……她没有跟着你们去沉睡岛?”王子很快意识到了对方话里的?33??思。

    “的确如此,”五王女无奈地摇头道,“此人叫斯佩尔.帕西,能力是魔力通道,能将数名女巫的魔力连接起来,换句话说,在生效期间,连上通道的女巫可以暂时借用其他人的魔力,应该能够满足你的要求。”她顿了顿,“她就住在坠龙岭。”

    “你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肯定和这名女巫有过联系,”罗兰不解道,“为何她宁可冒着被教会抓捕的危险也要继续留在那里?”

    提莉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因为她既是一名侯爵,也是坠龙岭的领主。”

    “领主?”他怔住,“一名女巫?”

    “没错,她的父亲老帕西,也就是前一任领主,将自己的爵位和领地都传给了她,而不是次子或三子。由于地位颇高,所以斯佩尔能够很好的隐藏身份,日子也过得比一般女巫要优渥很多。”提莉缓缓说道,“在大迁移中,还是她主动找上门来提供帮助,我才能如此快速地聚拢王国中南部城镇的女巫。”

    「主动找上门来」……罗兰立刻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之处,“等等……她不打算收留同胞?”

    “没有,”提莉摇摇头,“不仅如此,她还希望这些女巫能尽快离开自己的领地,以免遭到教会迫害,对于斯佩尔来说,领主之位显然要重要得多。”

    如果被教会发现领主在庇护女巫,这个位子无疑会变得岌岌可危——毕竟坠龙岭不比荒凉的边陲小镇,当地设有教堂和常驻祭司,信徒势力范围也比西境大上不少。罗兰虽然清楚这个道理,但对方的选择仍让他倍感惊讶:“当地女巫若是被抓住的话,难道她……”

    “我也曾问过对方这个问题,”提莉遗憾地说道,“斯佩尔.帕西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如果是被民众抓住,她会想办法在监牢中将女巫替换成其他死囚,再把她们偷运出境;但如果是被审判军抓住,或者由教会进行审判的话,她基本会选择坐视不管。”

    “……”所以为了解决女巫隐患,对方才会主动选择联系五王女——后者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最终才没有考虑在坠龙岭扎下脚跟,而是冒着风险横渡海峡,前往陌生的峡湾之地。想到这儿罗兰不禁皱起了眉头,“你觉得我能请动她前往边陲镇吗?”

    “没什么希望,但你可以试一试,”提莉摊手道,“我只是告诉你有这样的女巫,并不保证过她一定会过来。”

    罗兰长叹了口气,“我会先派使者和她谈谈的。”

    而这个使者最合适的人选毫无疑问就是夜莺了……能够避开众人耳目,神出鬼没地混入城堡之中,还可以辨别谎言,只要表明自己没有敌意的话,对方大概也不会采取什么过激行动。

    从边陲镇搭船前往坠龙岭需要五、六天时间,若换成麦茜空运的话,仅需半天就能抵达目的地,加上速度更快的闪电作照应,这趟行程并没有太多危险——她们三人本就是女巫联盟中机动性能最高的组合,现在有了枪支后,更是攻防兼备。

    稍稍思索了一番,罗兰心中便有了注意。

    尽管此行说服侯爵的成功率接近于零,但事先探查下对方领地情况也是迟早要实施的行动,坠龙岭作为通往极南境的要道,恰好在他的春季攻势计划范围内。

    “听说城堡里又有一名女巫进化了?”提莉忽然换了个话题。

    “啊,你是说谜月吗,她的确已经凝聚了魔力,”罗兰点点头,将她进化的过程大致讲述了一遍,“不过用古代女巫的方法促成进化,对魔力的提升并不理想,想要像安娜那样,还是得老老实实学习基础知识才行。”

    “但这也不失为一个提升能力的方法,”提莉饶有兴致地说道,“而且你刚才提到的内容里,我有一点十分在意:「能力是魔力的具体表现形式,而非自然存在的现象」,这句话要怎么理解?”

    “这也是我个人的推测,”他端起杯子喝了口热茶,“安娜的心火也好,黑火也罢,都无法在自然中找到对应的实例,说它们是魔力的具现并不难理解,那么进化前的普通火焰呢?所以我假设从一开始,它们就都由魔力构成,是脑中「热」的映射,而随着认知逐渐深入,热的形象也在不断变化——这一点恰好能与爱葛莎的经历对应起来:许多女巫在未进化前,都拥有相似的能力,因为她们看到的大多是同一种自然现象。可高阶觉醒后,女巫的能力将变得截然不同,这正是因为每个人认知中的巨大差异所导致的。”

    “听起来有那么些道理,”提莉不置可否道,“不过按这个说法,若同类女巫对事物都抱有一致的理解,进化新能力时也依然会十分贴近,对吧?”

    “差不多就是这样,前提是她们的理解能力完全相同。”

    罗兰还有一个想法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魔力到底可以进化到什么地步?既然它构成了各种能力的基础,充分说明它具有底层性和万用性。假若有一名全知全能的女巫,是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出所有能力?

    “你……来自没有魔力的世界吗?”提莉冷不丁问道。

    “噗——”王子差点将口里的茶水全部喷出来,他擦了擦嘴角,“你、你在说什么?”

    “这一个月时间里,我已经将你写的书籍全部翻阅过了一遍,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五王女直视着他的眼睛,“直到你刚才说出的那番话,我才终于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完全将魔力排除在了自然之外……无论是《自然科学理论基础》还是《初等物理》都完全没有提到魔力这回事,你说魔力具现出来的效果是自然界中不存在的现象,可……魔力本身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啊。”

    罗兰顿时愣住。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全然忘了对方生活在一个魔力天然存在的世界——不仅是提莉.温布顿,四王子生前也是如此,而自己却将魔力放在了自然现象的对立面,并且习以为常。

    把这个纰漏甩给突然多出来的记忆?这回恐怕难以行得通了,如果说四王子本身学识浅薄,照着记忆中的内容原封不动地抄录下了这几本书还说得过去,但为何连言行和想法都对这部分记忆深信不疑,下意识将魔力单独划分出来?他还能信誓旦旦地称这是四王子作为主导的记忆吗?

    罗兰感到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