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四百章 结盟协议

正文 第四百章 结盟协议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按照以往惯例,接见其他王国的使者一般都安排在苍穹殿堂,但那儿如今才刚刚清理完坍塌的顶棚碎石,等到修复还遥遥无期。想到这里,提费科对罗兰的记恨又多了一分。

    “带他们去我的书房吧,”他沉吟片刻,最终决定还是在王宫招待对方。把使者接到地下室里来,再怎么说都是失礼行为。

    至于对方的来意,十有八九是为了寻求援助——不是粮食上的,就是抗寒物资上的。贵族间有种说法,夏天联系的是朋友,冬天联系的是敌人。放到王国与王国之间,这说法同样成立。提费科暗地里摇了摇头,自己这边还有许多事要忙,早点把使者打发走好了。

    回到书房,两名使者团成员已经在布林特爵士的陪伴下等待多时。见到陛下,两人齐齐起身,弯腰行礼,“尊敬的灰堡之王,温布顿四世,晨曦国王托我们向您致意。”

    “也向他问好,”提费科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坐吧。”

    他注意到这一男一女都十分年轻,面相也颇为接近,胸口的家徽是鹿角权杖,没记错的话,他们应该来自晨曦王国赫赫有名的洛溪家族。

    不过晨曦之王米萨拉四世到底在想些什么?居然派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来作为“乞讨”的谈判官?提费科略感诧异,这个年纪的贵族大多心高气傲,比起那些为了援助死皮赖脸在谈判桌上哭穷的老家伙,实在差得太多了。

    “你们都是巨鹿家族的一员吧?”提费科指了指胸口,“我和洛溪公爵曾有过一面之缘。”

    “的确如此,陛下,”年轻男子微笑道,“我叫奥托.洛溪,这位是我的妹妹,贝琳达.洛溪。”

    居然还是兄妹,他挑起眉头,既然如此,自己也无需再陪他们绕下去。

    “如今正是邪月肆虐之际,不知晨曦之王派你们前来是所为何事?”提费科率先开口道,“如果是急需粮食、棉花或麻布,我只能从自己的王宫里搬出一些来表示心意。你们应该知道,争王令把王国搅得一团糟,许多地方都陷入了瘫痪,光是救济难民就让王都的存粮所剩无几,很难再抽出更多物资了。”

    “对于此事,我深表遗憾,”奥拓抚胸道,“不过米萨拉四世此次派我们前来,并不是为了恳求援助一事,而是为了应对更大的威胁。”

    他的这番话让提费科微微一怔,“什么威胁?”

    “教会,陛下,”贝琳达接道,“如今教会的大军已经侵占了永冬和狼心,大批逃亡者涌入晨曦境内——根据他们带来的消息,教会的手段极为恶劣,严重违背了贵族间的交战准则,他们将抵抗者绞死或流放,只有彻底倒向他们的贵族,才能苟且活下去。”

    “这种做法完全是打算消灭贵族,将领地彻底纳入教会的掌控之下。”奥拓的语气颇为沉重,“米萨拉四世相信,狼心不会是他们最后的目标,晨曦和灰堡现在的处境岌岌可危,等到来年,教会很可能会发动新的战争,将战火引至我们的土地。晨曦之王希望两国能联合起来,携手对抗教会。”

    “你确定狼心城已经被攻陷了?”听完对方的陈述,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千真万确,陛下。”两人点头道。

    对于教会的侵略战争,提费科略有耳闻,但没想到对方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相继攻陷了两大王国。如果他们没有说慌的话,教会展现出来的实力未免也太骇人了点。

    当然,这种事情还是得和情报大臣印证过才行,提前降临的邪魔之月雪让商队行程受阻,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接收到狼心王国的讯息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提费科才开口问道,“具体的方案是什么?”

    奥拓舔了舔嘴唇,从怀中取出一卷地图,摊开在提费科面前,“如果教会从圣城出发,攻击晨曦或灰堡,那么另一国则率军北上,进攻赫尔梅斯圣城,以此来遏制教会的攻势,让其首尾不能相顾。”

    “一个攻守协议?”

    “是的,陛下,”使者应道,“无论是从灰堡的寒风岭出发,还是从晨曦的北郡出发,都能在一周之内抵达赫尔梅斯圣城。只要将主力部队驻扎在这两座城镇,教会说不定便会知难而退——若能避免这场战争,对两国来说都将是场幸事。”

    这样一来,也别想从教会那儿买到药丸了,提费科暗想,没有药丸,又怎么将罗兰.温布顿赶出西境?

    但是教会也是必须提防的对象,最好是在购得足够的药丸,并且统一灰堡全境后,再和晨曦王国达成协议。

    “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还需要和大臣们商议一下才能做出决定,你们可以暂住在王宫中,等待消息。”

    “当然,陛下。”

    “另外,我还想问下,你们对永冬和狼心王国的情况知道多少?所有消息都是从难民口中得来的吗?”

    “也有一些探子的汇报,不过并不多……教会在围攻断牙堡和狼心城的同时还封锁了城镇周边的道路,我们对战斗的过程并不是很了解。”奥拓回答道,“听难民说,教会使用了一种可怕的攻城武器,短短一天之内,就摧毁了狼心城的城墙。”

    那多半也是雪粉武器,恐怕正是从三姐那儿泄露出去的。“我不是问这个,”提费科摆摆手,“你们是否有听到过黑帆舰队和嘉西亚.温布顿的消息?”

    “这个……”两人对望了一眼,贝琳达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听说,她和狼王在逃离王城时,死于教会的乱箭。”

    “嘉西亚和狼王在一起?”他心头一跳,“有看到尸体吗?”

    “不,没有,但从教会事后的大肆宣传和狼心方面的沉默来看,他们逃出来的几率确实不大。”

    “是么……”提费科吐出口气,虽然有些遗憾,但这也算得上是入冬以来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了,希望他们说的没错,“行了,你们先下去吧。”

    奥拓犹豫了会儿,“呃……还有一件小事,您说的个人援助一些粮食和布料,能不能……”

    果然,冬天来联系的全是麻烦,他耸耸肩,也罢,就当是嘉西亚死亡情报的奖赏好了,“我会安排人手去实施的。”

    “多谢陛下。”两人高兴地躬身道。

    看着使者离开,提费科不由得扬起了嘴角。罗兰.温布顿,你听到了吗?这就是叛乱者的下场,最终你也会变成这样。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