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运输通道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运输通道

目录:放开那个女巫| 作者:二目| 类别:玄幻魔法

    

    “殿下,您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等维德离开后,卡特凑近问道。

    “拥有药丸的,除开教会就是提费科,嘉西亚如今已经远离灰堡,不大可能还惦记着我。”罗兰叹了口气,“比起前者,提费科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现在不敢轻易派出大军离开王都,但不代表他不会向我发起报复。”

    好在这些混入人群中的袭击者只携带了药丸,没有全身挂满火药。不然在人群中引爆的话,这两个月来的功夫就白费了。

    罗兰并不担心他派出的“敢死队”会威胁到自己,夜莺不在的日子,他走到哪里都带着十余名亲卫,自己也佩戴了神罚之石。别说是嗑药狂化者,就连超凡女巫也很难在十杆转轮火枪的压制下靠近自己身边。

    他发现坐上领主之位才一年不到的时间,自己的心态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若是初到此地时,见到这种架势难免会双腿发软,不知所措。但就在刚才,他虽然感到有些紧张,可表面上依然装出镇定自若的模样——他知道守卫一定会挡在自己身前,奋不顾身地拦住敌人,而他作为群众的目光焦点,更不能有丝毫失态,这种想法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把使者团的人都叫过来,问清楚他们招人的详细过程,”罗兰转身朝巴罗夫说道,“我需要知道这几个人是从哪里登上帆船的。”

    “是,殿下。”市政厅总管脸色显得有些阴沉,大概是没料到自己派出去的得意手下居然会犯下这种重大错误,颇觉颜面无存。

    “你也不要太过苛责他们,先问明白情况再说。”

    等到流民全部通过关卡后,罗兰回到了城堡办公室。这一次使者团带回来的消息令他分外惊喜——在南境一带,有着大量流离失所的人民,雄鹰城和碧水港毁于战火,城外许多田地被荒废。加上今年诡异的天气,灰堡各地气温骤降,粮食价格日益高涨,连带着奴隶价格都跌了一半。

    只要他能建立起一条可靠的运输通道,便可以将这些人口源源不断引入西境——事实上,根据使者团的汇报,听到边陲镇的开拓招募令后,已经有不少难民开始自发的向西境前进。

    然而难点就在于“运输通道”上。

    邪魔之月的大雪封盖了整个陆路交通,想要把人接进来,只能通过赤水河运送,而边陲镇仅有一艘不靠女巫就无法动弹的小镇号,远远无法满足需求——若要时时刻刻都有船只行驶在航道上,至少得投入二十艘左右的内河帆船。

    例如此次派出去的使者团便陷入了这样的困境:随身携带的金龙仅有少部分用于拉拢难民,其余的大都花在了雇佣船只和安置人员上。目前抵达边陲镇的不过四百人,仍有三千余人滞留在柳叶镇、银光城和坠龙岭,等待船只运送。

    加上各个船主都清楚西境目前的状况,将价格抬得很高,光这三千多人,预计费用就已经和上回的王都大救援持平,这样下去根本不是长久之计。罗兰思考了会,决定还是向玛格丽商会发出求助信,希望对方能看在闪电的份上,不至于报出一个翻上几倍的价格。

    但是想要彻底砍去这部分支出,还是得自己造船——如今钢筋和水泥的质量已有了大幅提升,完全能建造更结实、更庞大的内河平底船,使用蒸汽机作为动力,来构建这条赤水河交通线。

    ……

    待到吃过午饭,巴罗夫敲门走了进来,“殿下,情况大致问清楚了。”

    “说。”

    “一位叫塞伦的弟子,负责前往北地拉拢难民,返回途中由于缺船,所以联系了之前在王都认识的朋友,希望他们能帮忙打听或雇佣一些愿意前往西境的商船。”巴罗夫叹气道,“消息应该就是从这儿走露出去的……他把难民们都安置在了银光城,离王都不过半天的路程,提费科想动手脚也不难。”

    “目前滞留在银光城的还有多少人?”

    “八百左右,”巴罗夫低声道,“商船来回一次就是半个月,下批难民抵达时,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情况。要不……立刻召回第一军小队,把这些人放弃了吧。”

    “不不,提费科插多少人进去,我们一个个剔除掉就好了,到时候只要把好审核关卡,让他们分开过卡就行,”罗兰摇头道,“如果把难民丢在银光城不管,一旦有人折返回北地,将自己的遭遇宣扬出去了怎么办?我们就再也别想从那里拉到人了。”

    在希尔维的透视观察和夜莺的真言询问下,任何探子和刺客都无所遁形,所以他对此并不担心,只要别让他们伤害到其他难民就好。

    “是,殿下。”巴罗夫咳嗽两声,才开口问,“那……赛伦的处理,您看……”

    “你怎么认为?”

    他犹豫了片刻,“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由于他太过大意,我建议除去他在市政厅的职位,再罚两个月薪酬就差不多了。赛伦的过错不是故意为之,也没有造成太大损伤,发配北坡矿区并不合适。”

    罗兰不禁笑出声来,对方把肉痛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放心,我已经决定好了。考虑到他犯此错误是因为缺乏经验,而非主观意义上的失职,因此可以从轻处置。毕竟算是首次担任过此类职务……我记得他才二十多岁吧?既然如此,经过这次教训,想必他也能快速成长起来。只罚他两个月的薪酬好了。”

    “遵命,”巴罗夫立刻躬身道,“就按您说的办。”

    王子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一开始说得无比严厉,但真要惩罚时,他又表现出了不明显的舍之情——毕竟塞伦在王都时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亦是最初抵达边陲镇的一批弟子。在巴罗夫眼里,差不多跟自己培养的孩子一样。

    “你下去吧。”

    处理完这件事,罗兰伸了个懒腰。从抽屉里拿出几张空白纸,正打算绘制蒸汽水泥船草图时,叶子忽然跑了进来。

    “殿下,”她激动地说道,“远望号回来了!”

    “真的?”罗兰蹭地一下站起,跟着她快步来到后花园。只见巨大的热气球正缓缓降落,气囊的阴影使院子的光线都暗上了几分。

    吊篮刚一落地,安娜就跳了下来。罗兰张开双手迎上前去,后者微笑着轻轻和他相拥。

    “我回来了。”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